『日本後紀』朝日新聞本
凡例
底本: 『増補 六国史』(全十二巻 佐伯有義、朝日新聞社、昭和15)巻五、六を新訂増補国史大系本他、諸本で校訂しました。
日本後紀(にほんこうき)は、平安時代初期に編纂された勅撰史書で、続日本紀に続く六国史の第三にあたります。承和7年 (840年) に完成し、延暦十一年 (792年) から天長十年 (833年) に至る42年間を記します。編者は藤原緒嗣ら。編年体、漢文、全40巻で、現存は、巻五、八、十二、十三、十四、十七、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四の10巻です。
朝日新聞社本は、巻五に現存の十巻、巻六に残り三十巻の逸文を載せています。
逸文は、六国史等の抜粋版である『日本紀略』と、六国史の項目分類である『類聚国史』を主に、諸本からの引用により本文を部分的に復元しています。
記事の冒頭に、(  )に出典を記しています。
『増補 六国史』の頁を記しました。P+増補 六国史の巻数1桁(日本後紀・上=5、日本後紀・下=6)+ページ3桁
JISにない文字は、他の文字に置き換えるか、〓にしました。一部[ ]に字の形を示しました。
漢字は、原則として底本の字体(主に旧字体)にしました。
割注は、〈    〉に入れました。
各項目の始めに《年月日》を付しました。

『日本後紀』朝日新聞本 序、巻一
《逸文序》日本後紀序
臣緒嗣等、討論綿書、披閲曩策。文史之興、其來尚矣。無隱毫釐之疵、載錙銖之善。炳戒於是森羅、徽猷所以昭晰。史之爲用、蓋如斯歟。伏惟前後太上天皇、一天兩日、異体同光。並欽明文思、濟世利物。問養馬於牧童、得烹鮮於李老。民俗未飽昭華、薛羅早収渙汗。弘仁十年、太上天皇(嵯峨)、勅大納言正三位兼行左近衞大將陸奥出羽按察使藤原朝臣冬嗣、正三位行中納言兼民部卿藤原朝臣緒嗣、參議從四位上行皇后宮大夫兼伊勢守藤原朝臣貞嗣、參議左衞門督從四位下兼守右大弁行近江守良岑朝臣安世等、監修撰集。未了之間、三臣相尋薨逝、緒嗣獨存。後太上天皇(淳和)、詔副左近衞大將從三位兼守権大納言行民部卿清原眞人夏野、中納言從三位兼行中務卿直世王、參議正四位下守右近衞大將兼行春宮大夫藤原朝臣吉野、參議從四位上守刑部卿小野朝臣岑守、從五位下勲七等行大外記兼紀傳博士坂上忌寸今繼、從五位下行大外記嶋田朝臣清田等、續令修緝。屬之讓祚、日不暇給。今上陛下、稟乾坤之秀氣、含宇宙之滴精。受玉璽而光宅、臨瑤圖而治平。仁孝自然、聿修鴻業。聖綸重疊、筆削遲延。今更詔左大臣正二位臣藤原朝臣緒嗣、正三位守右大臣兼行東宮傅左近衞大將臣源朝臣常、正三位行中納言臣藤原朝臣吉野、中納言從三位兼行左兵衞督陸奥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良房、參議民部卿正四位下勲六等臣朝野宿禰鹿取、令遂功夫。仍令前和泉守從五位下臣布瑠宿禰高庭、從五位下行大外記臣山田宿禰古嗣等、銓次其事、以備釋文。錯綜群書、撮其機要。瑣事細語、不入此録。接先史後、綴叙已畢。但事縁例行、具載曹案。今之所撰、弃而不取。自延暦十一年正月丙辰、迄于天長十年二月乙酉、上下四十二年。勒以成四十卷、名曰日本後紀。其次第列之如左。庶令後世視今、尚今之視古。臣等才非司馬。識異董狐。代匠傷手、流汗如漿。謹詣朝堂、奉進以聞。謹序。
 承和七年十二月九日
  左大臣正二位臣藤原朝臣緒嗣
  正三位守右大臣兼行東宮傅左近衞大將臣源朝臣常
  正三位行中納言臣藤原朝臣吉野
  中納言從三位兼行左兵衞督陸奥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良房
  參議民部卿正四位下勲六等朝野朝臣鹿取
  前和泉守從五位下臣布瑠宿禰高庭
  從五位下行大外記臣山田宿禰古嗣
〔  仁明天皇承和八年十二月甲申【十九】修日本後紀訖。奏御。(『類聚國史』一四七國史)〕
P6001
《卷一逸文卷首》日本後紀卷第一逸文〈起延暦十一年正月、盡同十二月〉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一朝賀・『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丙辰朔》延暦十一年春正月丙辰朔。皇帝御大極殿受朝拝。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一朝賀)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丁巳【二】》丁巳。宴侍臣於前殿。賜御被。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及七一七節会)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壬戌【七】》壬戌。御南院、宴五位以上。賜禄有差。云々。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及七二射禮・『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甲子【九】》甲子。車駕巡覽諸院於猪熊院令五位以上射。賜中射錢。射罷賜五位以上及内命婦帛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丙寅【十一】》丙寅。陸奥國言。斯波村夷胆澤公阿奴志己等、遣使請曰己等思歸王化、何日忘之。而爲伊治村俘等所遮、無由自達。願制彼遮鬪、永開降路、即爲示朝恩、賜物放還。夷鏑之性、虚言不實、常稱歸服、唯利是求。自今以後、有夷使者、勿加常賜。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己巳【十四】》己巳。先是、藥物往々出、公卿詣闕上表白、。云々。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七度者)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庚午【十五】》庚午。傳燈大法師位施暁奏曰。竊以、眞理無二、帝道亦一。敷化之門是異、覆載之功乃同。故衞護萬邦、唯資佛化。弘隆三寶、靡非帝功。夫沙門釋侶、三界P6002旅人。離國離家、無親無族。或坐山林而求道、或蔭松柏而思禪。雖有避世出塵之操、不忘護國利人之行。而粮粒罕得、飢餓常切。伏望、以本寺供、給彼住處、則緇徒各全百年之命、聖化遠流千載之表。又山城國姓秦忌寸刀自女等卅一人、倶發誓願、奉爲聖朝、自去寶亀三年、迄于今年、毎年春秋、悔過修福。顧其精誠、實可隨喜。伏望、從其心、咸令得度。並許之。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二射禮・『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壬申【十七】》壬申。幸南院觀射。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乙亥【廿】》乙亥、遊獵于登勒野。獵罷臨葛野川、賜從臣酒。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戊寅【廿三】》戊寅、山背國地四十町、賜大納言紀船守》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一地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壬午【廿七】》壬午。地震。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癸未【廿八】》癸未。大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小黒麻呂奉獻。五位以上及藤原氏六位以上賜物有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正月甲申【廿九】》甲申。白氣貫日。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二八天皇聽朝・『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丙辰朔》二月丙辰朔。皇帝御大極殿、聽朝禮也。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丁亥【二】》丁亥。任官。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辛卯【六】》辛卯。遊獵於水生野。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壬辰【七】》壬辰。宴侍臣。賜物有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乙未【十】》乙未。任官。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庚子【十五】》庚子。伊豫親王冠。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癸卯【十八】》癸卯。遊獵于大原野。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二寺田地)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甲辰【十九】》甲辰。以大和國高市郡水田一町、施入長谷川原寺。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壬子【廿七】》壬子。遊獵于栗前野。獵罷、御右大臣藤原朝臣是公別業、賜物有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癸丑【廿八】》癸丑。率諸衞府、守平城舊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甲寅【廿九】》甲寅。P6003巡幸京中。御兵部大輔從四位下藤原朝臣乙叡第、宴飲奏樂。父右大臣繼繩獻布帛。賜從官有差。大臣孫正六位上諸主從授從五位下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施物僧)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二月乙卯【卅】》乙卯、大蔵省奏請。頃年所施善珠法師〓[糸+施の旁]綿類、以法師辭而不受、物實在省。伏望、依數返納官庫。上聞而驚焉。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三月三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三月丁巳【三】》三月丁巳。幸南園、禊飲。命群臣賦詩。賜綿有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三月乙丑【十一】》乙丑。行幸〓谷。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八七配流)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三月壬申【十八】》壬申。流内膳奉膳正六位上安曇宿禰繼成於佐渡國。初安曇高橋二氏、爭供奉神事。行立前後、是以去年十一月新嘗之日、有勅以高橋氏爲前、而繼成不遵詔旨、背職出去。憲司請誅之、特有恩旨以減死。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雉)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三月乙亥【廿一】》乙亥。美作國獻白雉。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伊勢大神・『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三月戊寅【廿四】》戊寅。造伊勢國天照大神宮。以遭失火也。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三月戊寅》戊寅。曲宴。賜五位以上錢有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四月丙戌【二】》四月丙戌。大納言紀船守薨。詔贈正二位右大臣。』《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二寺田地)四月丙戌【二】》在攝津國嶋上郡菅原寺野五町、梶原僧寺野六町、尼寺野二町、或寺家自買、或債家所償。並縁法制、還與本主。大井寺野廿五町、贈太政大臣正一位藤原朝臣不比等野八十七町、贈太政大臣正一位藤原朝臣房前野六十七町、故入唐大使贈正二位藤原朝臣清河野八十町、P6004或久載寺帳、或世爲家野。因隨舊給之。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四月乙巳【廿一】》乙巳。任官。從四位下大中臣朝臣諸魚爲近衞大將。云々。』勅。近衞中衞兩府大將、元從四位上官也。去天平神護元年、改爲正三位官。宜依舊爲從四位上官。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四月己酉【廿五】》己酉。曲宴。賜五位以上帛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七八修法)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五月丁巳【三】》五月丁巳。於禁中行灌頂経法。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五月五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五月己未【五】》己未。停馬射。以頻年有旱災也。宴侍臣、奏樂賜物有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五月甲子【十】》甲子。唐女李自然授從五位下。自然從五位下大春日朝臣清足之妻也。入唐娶自然爲妻。歸朝之日、相隨而來。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五月庚午【十六】》庚午。幸葛野川。便御右大臣藤原繼繩別業。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六月甲申朔》六月甲申朔。寒。人或著絮。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六月丙戌【三】》丙戌。任官。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六月戊子【五】》戊子、奉幣於畿内名神。以皇太子病也。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六月癸巳【十】》癸巳。皇太子久病。卜之祟道天皇爲祟。遣諸陵頭調子王等於淡路國、奉謝其靈。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二五追號天皇)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六月庚子【十七】》庚子。勅。去延暦九年、令淡路國充某親王〈祟道天皇〉守冢一烟、兼隨近郡司、專當其事。而不存敬衞、致令有崇。自今以後、冢化置隍、勿使濫穢。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六月乙巳【廿二】》乙巳。雷雨。潦水滂沱。式部省南門爲之倒仆。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九法制)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七月乙卯【二】》秋七月乙卯。勅。頃年京職輙賜諸王姓、即著籍帳以成常。自今以後、六世以下之王、情願賜姓、注所願姓、先以申請、然後行之。P6005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七月戊午【五】》戊午。禁桑棗鞍橋。但舊者申所司、燒印用之。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七月丁丑【廿四】》丁丑、曲宴。賜五位以上衣。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七月戊寅【廿五】》戊寅。勅。今聞。夷爾散南公阿破蘇、遠慕王化、情望入朝。言其忠款、深有可嘉。宜路次之國、撰壯健軍士三百騎、迎接國堺、專示威勢。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七九禁制・『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八月丙戌【三】》八月丙戌。禁葬埋山城國紀伊郡深草山西面。縁近京城也。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八月辛卯【九】》辛卯。大雨洪水。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八月癸巳【十一】》癸巳。幸赤目埼、覽洪水。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八月甲午【十二】》甲午。遣使賑瞻百姓。以遇水害也。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八月己亥【十七】》己亥。曲宴。賜五位以上帛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隼人)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八月壬寅【廿】》壬寅。制。頃年隼人之調、或輸或不輸。於政事、甚渉不平。自今以後、宜令偏輸。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九月丙辰【四】》九月丙辰。曲宴。賜五位以上物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九月辛酉【九】》辛酉。遊獵于大原野。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九月己酉【廿一】》己酉。遊獵于栗前野。賜五位以上衣被。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九月丁丑【廿五】》丁丑、遊獵于登勒野。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九月己卯【廿七】》己卯、任官。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九月庚辰【廿八】》庚辰。遊獵於交野。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月癸未朔》冬十月癸未朔。陸奥國俘囚吉彌侯部眞麻呂、大伴部宿奈麻呂、叙外從五位下。懷外虜也。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月乙未【十四】》乙未。遊獵于大原野。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三御膳『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月丁未【廿五】》丁未。停相模國獻橘、伊豫國獻瓜。以路遠也。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五九口分田)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月庚戌【廿八】》庚戌。勅。班京畿百姓田者、男分依令給之、以其余給女。其奴婢者、不在給限。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壬子朔》十一月壬子朔。日有蝕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甲寅【三】》甲寅。饗P6006陸奥夷俘爾散南公阿波蘇、宇漢米公隱賀、俘囚吉彌侯部荒嶋等於朝堂院。阿波蘇、隱賀、並授爵第一等。荒嶋外從五位下。以懷荒也。詔曰。蝦夷爾散南公阿波蘇、宇漢米公隱賀、俘囚吉彌侯部荒嶋等、天皇朝〈爾〉參上仕奉〈弖(て)〉今者己國〈爾〉罷去〈天〉仕奉〈牟止〉白〈止〉聞食行〈弖(て)〉、冠位上賜〈比〉、大御手物賜〈久止〉宣。又宣〈久〉。自今往前〈母〉伊佐乎〈之久〉仕奉〈波〉、益々〈須〉治賜物〈曾止〉宣大命〈乎〉聞食〈止〉宣。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八〇諸寺)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乙丑【十四】》乙丑。聽捨故入唐大使贈正二位藤原朝臣清河家爲寺。號曰濟恩院。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九新嘗祭)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戊辰【十七】》戊辰。宴群臣。賜物有差。大歌彈琴人正六位上巨勢王・甘南備眞人國成、大宅朝臣廣足、授從五位下。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雪・『政事要略』二五)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乙亥【廿四】》乙亥。雨雪。近衞官人已下、賜物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雪)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丙子『二五)》丙子。大雪。駕輿丁已上、賜綿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一月己卯【廿八】》己卯。永免出羽國平鹿・最上・置賜三郡狄田租。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彈上臺・『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壬午朔》閏十一月壬午朔。新彈例八十三条、賜彈正臺。文多不載。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任官。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癸未【二】》癸未。遊獵于水生野。
《卷一逸文(『祭主補任』『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乙酉【四】》乙酉。從四位□多治比眞人子姉卒。故右大臣正二位大中臣朝臣清麻呂之妻、參議從四位下守近衞大將兼神祇伯行式部大輔近江守諸魚之母也。先是、諸魚進家牒云。中臣朝臣P6007任神祇伯者、是天照大神神主也。累世相承、遭喪不解者。勅。雖不躬喪紀、不可供神事。宜令終其服。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戊子【七】》戊子。巡幸諸院。還宮賜從官禄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甲寅【九】》甲寅。遊獵于葛葉野。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一五九口分田)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壬辰【十一】》壬辰。勅。今聞。畿内百姓、奸詐多端、或競増戸口、或浪加生年。宜勘眞僞、乃給其田。若致粗略、處以重科。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壬辰【十一】》伊豫國獻白鹿。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丁酉【十六】》丁酉。遊獵于大原野。日暮還宮。賜五位已上綿有差。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己亥【十八】》己亥。幸高橋津。便遊獵于石作丘。
《卷一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乙巳【一八】》乙巳。遊獵于登勒野。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辛丑【廿】》辛丑。勅。明経之徒、不可習音。發聲誦讀。既致訛謬。熟習漢音。
《卷一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一年(七九二)閏十一月己酉【廿八】》己酉。征東大使大伴乙麻呂辭見。
《卷一逸文(『東大寺要録』一〇)延暦十一年(七九二)十二月丁丑【廿七】》十二月丁丑。東大寺三綱言。案去天平勝寶元年十二月廿七日勅曰。以奴婢等、奉施金光明寺。其年至六十已上、及癈疾者、准官奴婢、依令行之。雖非高年、立性恪勤、駈使無違、衆僧矜請、放免從良。今奴廣前等、恪勤非懈、駈使合心。伏請從良。許之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