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076《卷十六逸文卷首》○日本後紀卷第十六逸文〈起大同二年七月、盡同三年三月。〉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七月丙戌朔》○(『類聚國史』七五曲宴)秋七月丙戌朔。曲宴。賜五位已上衣被」(『日本紀略』)七月丙戌朔。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三相撲七三七月七日)大同二年(八〇七)七月壬辰【七】》○壬辰。御神泉苑。觀相撲。令文人、賦七夕詩。後日、文人詩綿有差。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五四多産)大同二年(八〇七)七月丙午【廿一】》○丙午。近江國蒲生郡人秦刀自売、一産二男一女、賜稻三百束。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七月癸酉【廿一】》○癸酉。畿内國司、聽私佃、守十町、介八町、掾六町、目四町、史生二町。云々。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大同二年(八〇七)七月甲寅【廿九】》○甲寅。幸神泉苑。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丙辰朔》○八月丙辰朔。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癸亥【八】》○(『類聚國史』三伊勢大神・『日本紀略』)癸亥。遣使奉神寶並唐國信物於伊勢大神宮」(『類聚國史』三二遊宴)癸亥。曲宴。賜觀察使已上被、四位衣。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三六山陵)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己巳【十四】》○己巳。大和山城二國、定八嶋〈祟道〉・河上(平城后藤原氏)・栢原〈桓武〉等山陵兆域、陵之四至、各有其限。其百姓田地并地、在八嶋・河上二陵界内者、以乘田賜之。但地者、准估賜直。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庚戌【十九】》○庚戌。下十五條憲法。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乙亥【廿】》○乙亥。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四斎宮)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己卯【廿四】》○己卯。五木内親王、禊於葛野川。即入野宮。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辛巳【廿六】》○辛巳。任官。P6077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大同二年(八〇七)八月癸未【廿八】》○癸未。幸神泉苑。宴五位已上、賜綿有差。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七斷罪)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戊子【四】》○九月戊子。律師傳燈大法師位脩哲免。依綱政不修、及対詔使無禮也。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七四九月九日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癸巳【九】》○癸巳。幸神泉、觀射。詔曰。今詔〈久〉。弓射都可波須事〈波〉、本〈與利〉正月〈乃〉行事〈奈利〉。但正月者、三節豐樂聞食〈之〉、雜事〈毛〉繁〈久〉、無暇〈支〉月〈奈利〉。此月者、時〈毛〉涼〈久〉、射禮都可波須〈爾毛〉便〈爾〉在〈利〉。又九月九日者、菊花豐樂聞食日〈爾〉在〈止毛〉、忌避所由〈爾〉依〈弖〉、比年乃間停〈支止〉聞行〈須〉。然時節〈止〉云物者、不可虚擲〈止〉、自昔云來〈留〉事〈毛〉在依〈天奈毛〉此豐樂聞食〈之〉始賜〈布〉。故是以御酒賜〈倍〉惠良支退〈止之奈毛〉、酒幣〈乃〉大物賜〈久止〉宣。賜親王已下文人已上物有差。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三正税)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己亥【十五】》○己亥。山陽道觀察使正四位下皇太弟傅不兼宮内卿藤原園人言。播磨國内、封戸巨多、運租之労、於民爲弊。加以、堺近都下、雜用繁多。動用穀穎、不足支用、不動之貯、只九萬斛。熟尋其源、由封戸之數多也。伏望。請減省春宮坊并諸寺封五百戸、以付東國、即収其租、以爲不動。然則弊民斯息、貯物自積者。許之。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大舎人寮・『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甲辰【廿】》○甲辰。依令、定左右大舎人員各八百人。先是、改令半減。至是復舊。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乙巳【廿一】》○乙巳。幸神泉苑。琴歌間奏。四位已上P6078共挿菊花。于時、皇太弟頌歌云。@美耶比度能、曽能可邇米豆留、布智波賀麻岐美能、於保母能太利太流祁布 宮人(みやびと)の その香(か)に感(め)づる 藤袴(ふじはかま) 君(きみ)の大物(おほもの)手折(たを)りたる今日(けふ) K010。上和曰。@袁理比度能己己呂乃麻丹眞布知波賀麻宇倍伊呂布賀久爾保比多理介利 をり人(ひと)の 心(こころ)のまにま 藤袴(ふじはかま) うべ色(いろ)深(ふか)くらむや 匂(にほ)ひたりけり K011。群臣倶稱萬歳。賜五位以上賜被。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己酉【廿五】》○己酉。皇后奉獻。宴飮終日、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九月壬子【廿八】》○(『類聚國史』八三正税)壬子。東海道觀察使從四位下安倍朝臣兄雄言。當道諸國、正税公廨、准戸數、増減爲擧。許之」(『日本紀略』)壬子。勅。巫覡之徒、好説禍福、庸愚之輩、深信妖言、淫祀斯繁。自今以後、一切禁斷。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丙辰【三】》○丙辰。令三位以上並緒浅紫。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四出納官物)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戊午【五】》○戊午。勅。拠令、倉藏給用、皆承官符。而今官符下中務省、省移諸司、然後出納、大改令意。宜改此令、一依令條。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五四多産)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丙寅【十三】》○丙寅。相摸國人太田部直守宅売、一産一男二女、賜稻三百束。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大舎人寮)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己巳【十六】》○己巳。停内竪、令左右大舎人寮、各一百人。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辛未【十八】》○辛未。定左右衞士府官人服色。大尉六位著深緑、少尉七位着浅緑、主帥着紺布。先是、大尉着緋、少尉・主帥着浅緑、无所拠。是以改。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壬申【十九】》○壬申。公卿奏曰。云々。頃年國司交代、皆四考爲限。宜以六歳爲限。許之。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五九口分田)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丙子【廿三】》○丙子。大宰府言。壱伎多〓兩嶋、校出隱田P6079一百〓町。須准諸國例、賜嶋司公廨田并郡司職田。以外悉班田百姓口分。〈云々〉者。許之。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辛巳【廿八】》○辛巳。蔭子藤原宗成、勸中務卿三品伊豫親王、潜謀不軌。大納言藤原雄友聞之、告右大臣藤原内麻呂。於是、親王遽奏宗成勸己反之状。即繋於左近府。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大嘗會・『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壬午【廿九】》○壬午。車駕禊於葛野川、縁大嘗事也。山城國奉獻。賜五位已上被。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月癸未【卅】》○癸未。繋宗成於左衞士府、按驗反事。宗成云。首謀反逆是親王也。遣左近中將安倍兄雄・左兵衞督巨勢朝臣野足等、率兵百五十人、囲親王第。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大嘗會・『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乙酉【二】》○乙酉。停大嘗事。乱故也。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癸丑【六】》○癸丑。徙親王并母夫人藤原吉子於川原寺、幽之一室、不通飮食。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庚午【十一】》○庚午。詔曰。云々。解却謀反之輩。又以廃親王之状、告于栢原山陵。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乙未【十二】》○乙未。親王母子、仰藥而死。時人哀之。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丙申【十三】》○(『類聚國史』七一七日節會七二踏歌)丙申。停正月七日・十六日二節」(『日本紀略』)丙申。配流宗也等。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己亥【十六】》○己亥。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庚子【十七】》○(『類聚國史』一五九口分田)庚子。停京戸口田授外國之例」(『日本紀略』)庚子。例修造大井。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辛丑【十八】》○(『類聚國史』四〇采女)辛丑。停諸國貢采女。唯択留其年老有労者卅二人、任舊終身。若叙五位已上及補雜色者、即除采女名」(『日本紀略』)辛丑。制。正權官、依階爲次。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一月乙巳【廿二】》○乙巳。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八〇諸寺一七八修法・『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二月甲寅朔》○十二月甲寅朔。大宰府言。於大野城P6080鼓峰、興建堂宇、安置四天王像、令僧四人、如法修行。而依制旨、既從停止、其像并法物等、並遷置筑前國金光明寺畢、其堂舎等今猶存焉。而遷像以來、疫病尤甚。伏請。奉遷本處者。許之。但停請僧修行。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〇布帛長短法)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二月乙丑【十二】》○乙丑。詔曰。云々。宜百姓所輸調庸雜物、推改常法。今須一丁輸絹、若〓、長一丈、闊二尺、四丁成疋、其余准此、折中商量、謹從軽薄、納民富寿、將待人給家足、復於恒典。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四〇内侍司)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二月辛未【十八】》○十八日辛未。公卿奏言。謹検令條、尚侍者、供奉常侍奏請宣傳。而禄令准從五位。典侍者、若无尚侍、代掌宣傳。而准從六位。掌侍者、雖不得奏請、而臨時處分、得宣傳。而准從七位。所務是重、准位猶卑。伏望。昇進爵級、品秩相當。尚侍准從三位、典侍從四位、掌侍從五位。許之。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二月壬申【十九】》○壬申。宴侍臣文武官直事者、給綿有差。觀察使已上、重更賜衾。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二年(八〇七)十二月戊寅【廿五】》○(『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戊寅。遣使賑給京中疫者。」(『日本紀略』)是冬。烏雀乳。桃李華。
《卷十六(『類聚國史』七一朝賀・『日本紀略』)逸文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癸未朔》○正月癸未朔。廃朝。以風寒以上也。宴五位已上於前殿、賜物有差。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二子日)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戊子【六】》○戊子。曲宴。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八四出納官物一七三疾疫)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己丑【七】》○己丑。勅。夫輸納官物、節制分明、勘責違闕、科條厳峻。而諸司怠慢、鮮有遵行。不加督察、何以P6081懲粛。宜諸國所進雜物、全好濫悪之品、并見進未進、合期過期等事、國別細勘、具録上奏。各期限月後卅日内奏盡。即當隨時黜陟、以励將來、兼下刑部、依法科處。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壬辰【十】》○壬辰。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甲午【十二】》○甲午。遣使、將医藥、京中病人。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乙未【十三】》○乙未。遣使、埋斂京中骼〓。勅。頃者、疫癘方熾、死亡稍多。庶資惠力、救茲病苦。宜令諸大寺及畿内七道諸國、奉讀大般若經。又給京中病人、米及鹽〓等。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二子日)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庚子【十九】》○庚子。曲宴。賜侍臣衣被。
《卷十六逸文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壬寅【廿】》○(『令集解』職員令)壬寅。詔曰。觀時改制、論代立規、往古沿革、來今莫革。故虞夏分職、損益非同。求之変通、何常准之有也。思欲省司合吏、少牧多羊、致人務於清閑、期官僚於簡要。」(『類聚國史』一〇七内舎人)減内舎人、定四十員。」(『類聚國史』一〇七内匠寮)其画工漆部二司、併内匠寮。」(『類聚國史』一〇七縫殿寮一〇七采女司)」(『類聚國史』一〇七隼人司)縫部采女二司、併縫殿寮。隼人司、併衞門府。」(『類聚國史』一〇七刑部省)臓物司、併刑部省。刑部解部、宜從省廃。」(『類聚國史』一〇七大膳職)筥陶司、併大膳職。主醤主果餅司、宜從省廃。」(『類聚國史』一〇七木工寮)鍛冶司併木工寮。」官奴司、併主殿寮。(『類聚國史』一〇七主殿寮)」(『類聚國史』一〇七彈正臺)内禮司、併彈正臺。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癸卯【廿一】》○癸卯。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
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丁未【廿五】》○丁未。正六位上宇智王・仲雄王、並授從五位下。從四位下安倍朝臣兄雄正四位下。從四位下吉備朝臣泉・巨勢朝臣野足從四位上。正五位下P6082藤原朝臣今川・安倍朝臣枚麻呂・紀朝臣廣浜從四位下。從五位上百濟王聡哲・坂田宿禰奈弖麻呂・多朝臣入鹿・安倍朝臣鷹野・大伴宿禰久米主正五位下。從五位下紀朝臣越麻呂・石川朝臣浄直・藤原朝臣城主從五位上。外從五位下林宿禰佐婆・豐宗宿禰廣人・正六位上藤原朝臣貞本・紀朝臣繼足・菅野朝臣高世・佐伯宿禰耳麻呂・田口朝臣雄繼從五位下。正六位上〓井宿禰家主・山田連弟分・物部敏久外從五位下。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戊申【廿六】》○戊申。給右京遭疫者綿。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庚戌【廿八】》○(『類聚國史』一〇七内舎人)庚戌。始令内舎人、與監物主計、出納諸司雜物。其辨官中務民部等、並不與焉。」(『類聚國史』七九禁制)禁葬埋雄河内國交野雄徳山。採造御器之土也。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大同三年(八〇八)正月辛亥【廿九】》○(『類聚國史』九九叙位)辛亥。正六位上大枝朝臣繼吉授從五位下。以鋳錢之事也。」(『類聚國史』七九禁制)在尾張國佐味親王墾田八町、爲公田。以爲民有妨也。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五曲宴)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癸丑朔》○癸丑朔。曲宴。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丙辰【四】》○(『類聚國史』一〇七大学寮)丙辰。減大学直講博士一員、置紀傳博士。」(『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勅。今聞。往還百姓、在路病患、或因飢渇、即到死亡。是誠諸司不存格旨、村里無意看養也。又頃者疫癘稍多、屍骸無斂、露委路傍、甚乖掩骼埋〓之義。宜令諸國巡検P6083看養、一依先格、所有之骸、皆悉収斂。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丁巳【五】》○丁巳。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丙寅【十四】》○丙寅。曲宴。賜侍臣衣被。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甲戌【廿二】》○甲戌。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丙子【廿四】》○丙子。御大極殿、祈祷名神。爲天下疫氣熾也。
《卷十六逸文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庚申【廿八】》○庚申。木工寮奉獻。曲宴、賜五位已上被有差。(『類聚國史』三二遊宴)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二月辛巳【廿九】》○(『類聚國史』七八獻物)辛巳。右大臣藤原朝臣奉獻。賜五位已上衣被。」(『類聚國史』七三三月三日・『日本紀略』)詔曰。朕孝誠有闕、奉親無從。橋山崩心、仰遺剣而已遠。穀林茹恨、望遊冠而何及。況復春風動樹、結蓼思終天。秋露霑叢、貫棘心於畢地。夫三月者、先皇帝及皇太后登遐之月也。在於感慕、最似不堪。三日之節、宜從停廃。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癸未朔》○三月癸未朔。令天下諸國、七日之内、共講仁王經。爲疫病也。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庚戌【八】》○庚戌。内裏及諸司左右京職、講説仁王經。爲疫病也。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甲辰【廿二】》○甲辰。黄雨。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丁未【廿五】》○丁未。任官。
《卷十六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中務省)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戊申【廿六】》○戊申。省中務省史生十員。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己酉【廿七】》○己酉。太田親王薨。
《卷十六逸文(『日本紀略』)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庚戌【廿八】》○庚戌。黄雨。
《卷十六逸文(『扶桑略記』)大同三年(八〇八)三月□□》○□□。傳燈大法師位仁秀卒于充野寺。俗姓物部首、伊豫國人也。法師落飾之日、操行不修、登壇之後、学業殊進、可謂開走東箭比血之南金者也。傳燈之勤、仰〓於龍樹、瀉瓶之敏、无謝於馬鳴。証無猶予、不待疑文、文義既弘、学徒欽尚。春夢於情塵、秋思驚於識浪。P6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