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105《卷十七卷首》○日本後紀卷第十七〈起大同四年四月、盡四年四月。〉左大臣正二位兼行左近衞大將臣藤原朝臣冬繼等奉勅撰」天推國高彦天皇〈平城天皇〉。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甲寅【壬子朔三】》○夏四月甲寅。令山陰道觀察使正四位上兼民部卿菅野朝臣眞道攝行東海道事。山陽道觀察使正四位下兼皇太弟傅宮内卿藤原朝臣園人攝行北陸道事。右少辨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智治麻呂爲兼神祇大副。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己未【八】》○己未。從五位下紀朝臣咋麻呂爲中務少輔。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眞勝爲治部少輔。陰陽頭備中守如故。從五位下淡海朝臣貞直爲雅樂頭。從五位上菅野朝臣庭主爲木工頭。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甲子【十三】》○甲子。内舍人廿人准少監物賜馬料。以出納官物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丁卯【十六】》○丁卯。有二烏集於若犬養門樹枝上。接翼交頚倶死。終日不墜。遂爲人被打墜。時人以爲。北陸道觀察使從四位上藤原朝臣仲成。典侍正三位藤原朝臣藥子兄妹招尤之兆。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庚午【十九】》○庚午。外從五位下飛騨國P5106造祖門爲主計助。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壬申【廿一】》○壬申。淡路國飢。以播磨國穀賑給。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癸酉【廿二】》○癸酉。從四位下□田女王卒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乙亥【廿四】》○乙亥。幸神泉苑。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四月辛巳【卅】》○辛巳。驛鈴遺在廊下者自鳴。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壬午朔》○五月壬午朔。曲宴。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癸未【二】》○癸未。廢但馬國□三驛。以不要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甲申【三】》○甲申。先是詔衞門佐從五位下兼左大舍人助相摸介安倍朝臣眞直。外從五位下侍醫兼典藥助但馬權掾出雲連廣貞等。撰大同類聚方。其功既畢。乃於朝堂拜表曰。臣聞。長桑妙術。必須湯艾之治。太一秘結。猶資鍼石之療。莫不藥力迥助。拯殘魂於〓厄。醫方所鍾。續遺命於斷□雖一貫。典墳澄心願。猶復降懷醫。家汎觀攝生。乃詔右大臣。宜令侍醫出雲連廣貞等依所出藥。撰集其方。臣等奉宣修□在尋詳。愚情所及靡敢漏。□成一百卷。名曰大同類聚方。宜校始訖。謹以奉進。但凡厥經業不詳習。年代懸遠。注紀絲錯。臣等才謝稽古。學拙知新。輙呈管窺。當夥紕謬。不足以對揚天旨。酬答聖恩。悚忸之□墜氷谷。謹拜表以聞。帝善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丙戌【五】》○丙戌。停馬射。以天下疫病也。』勅。如聞。大同元年洪水爲害。餘弊未復。去年以來。疫病流行。横斃者衆。顧彼困厄。深懷矜愍。P5107思施恩徳。以慰黎烝。宜大同元年被水損七分已上戸。所擧正税未納。悉從免除。』是日曲宴。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戊子【七】》○戊子。幸神泉苑。』令畿内七道諸國停貢相撲人。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己丑【八】》○己丑。遣使療治左右京病民。』勅。去年□用□□□百姓之間。新錢未多。宜新舊列用。暫濟民乏。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庚寅【九】》○庚寅。從五位下田口朝臣息繼爲右少辨。阿波守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安繼爲雅樂助。從五位下紀朝臣貞成爲河内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伊勢臣爲齋宮頭。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辛卯【十】》○辛卯。詔曰。朕以寡昧。虔嗣丕基。履薄如傷。黔首之隱是恤。馭奔若〓。紫宸之尊非寧。尅己思治。勵精施政。而仁無被物。誠未感天。自從君臨。咎徴斯應。頃者天下諸國。飢餒繁興。疫癘相尋。多致夭折。朕之不徳。〓及黎元。撫事責躬。〓焉疚首。或恐政刑乖越。上爽靈心。漫汗煩苛。下貽人〓。此皆朕之過也。兆庶何辜。靜言念之。無忘監寐。詩不云乎。民亦勞止。〓可小康。其畿内七道言上飢疫諸國者。今年之調。宜咸免除。仍國司親巡郷邑。醫藥營救。兼令國分二寺轉讀大乘一七箇日。左右京亦宜遣使普加振贍。庶幾爲善有効。濟困窮於畝糧。脩徳不虚。返遊魂於岱録。務崇寛惠。副朕意焉。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甲午【十三】》○甲午。幸神泉苑。宴P5108群臣。賜錢有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乙未【十四】》○乙未。從四位上巨勢朝臣野足爲兼近江守。左兵衞督左京大夫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國雄爲介。式部大輔從四位下賀陽朝臣豐年爲兼下野守。從五位下谷忌寸野主爲土左守。從五位下紀朝臣長田麻呂爲筑前守。』是日。置筑前國守介掾大少目各一員。先是令府官攝行國政。彼此相讓。心非專一。事多廢闕。因茲改焉。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丙申【十五】》○丙申。播磨國獻白燕二。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戊戌【十七】》○戊戌。東宮奉獻。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庚子【十九】》○庚子。從四位下民部大輔安倍朝臣枚麻呂以年老致仕。許之。』山陽道觀察使正四位下皇太弟傅兼宮内卿藤原朝臣園人奏言。當道播磨。備中。備後。安藝。周防等五箇國。去延暦四年以降。廿四年已往。庸并雜穀等未進。其數不少。良由頻年不稔。人民彫弊也。今將追辨本色。國司則或死或替。相續難成。百姓則且病且飢。運進太難。伏望未進代。一收穎稻。混合正税。庶於公無損。於私得便。但任觀察使以來。一依舊令辨進。許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壬寅【廿一】》○壬寅。奉黒馬於丹生川上雨師神。以祈雨也。』從四位上吉備朝臣泉爲
左大辨。左衞士督從四位上藤原朝臣仲成爲兼右大辨。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蘰麻呂爲右大舍人頭。P5109美濃守如故。從五位下雄川王爲散位頭。從五位上藤原朝臣繼彦爲治部大輔。右京大夫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藤繼爲兼兵部大輔。從五位上和朝臣建男爲少輔。侍從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世繼爲兼宮内卿。外從五位下山田連弟分爲内掃部正。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弟貞爲攝津介。内匠頭從五位上平群朝臣眞常爲兼尾張守。從五位下佐伯宿禰社屋爲美濃守。從五位下□志可□眞廣爲介。從五位下紀朝臣長田麻呂爲太宰少貳。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鯛取爲筑前守。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甲辰【廿三】》○甲辰。雨。群臣言。今日甘雨。不可不賀。皇帝曰。朕亦有此情。群臣稱萬歳。仍飮宴終日。有司奏樂。賜物有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乙巳【廿四】》○乙巳。停有品親王月料。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己酉【廿八】》○己酉。從六位下坂上大宿禰大野授從五位下。正四位下安倍朝臣兄雄爲畿内觀察使。從四位上藤原朝臣緒嗣爲東山道觀察使。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安繼爲左大舍人助。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眞直爲右大舍人助。右衞士佐相摸介如故。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道雄爲治部大輔。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山人爲雅樂頭。但馬介如故。從五位上藤原朝臣繼彦爲民部大輔。從四
位下藤原朝臣今川爲美濃守。從四位上P5110藤原朝臣緒嗣爲陸奧出羽按察使。東山道觀察使右衞士督如故。從五位下佐伯宿禰社屋爲但馬守。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大野爲陸奧鎭守副將軍。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五月辛亥【三十】》○辛亥。但馬國飢。遣使賑給。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壬子朔》○六月壬子朔。曲宴。賜五位已上衣被。』從五位下文室眞人正嗣爲中務少輔。豐後守如故。從五位下雄川王爲大監物。從五位下大枝朝臣永山爲大學頭。從五位下紀朝臣咋麻呂爲散位頭。外從五位下山田連弟分爲伊賀守。』東山道觀察使從四位上守刑部卿兼右衞士督陸奧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緒嗣言。伏奉去月廿八日勅。以臣遷任東山道觀察使。兼帶陸奧出羽按察使。臣以弱庸。躡□非據。負乘之咎。年月積淹。今復恩寵崇重。方任加授。無所逃責。榮悚相交。臣聞。簡才官人。聖上之通範。量力就列。臣下之恒分。臣性識羸劣。久纏疾痾。戎旅之圖。未嘗所學。而委愚臣。專總邊鎭。軍機多變。兵術靡常。若萬一有躓。事意相違。即非啻微臣之死罪。還亦國家之大勞也。當今天下困疫。亡歿殆半。丁壯之餘。猶未休息。是知民窮兵疲。而守不可止。忽有不虞。何用支防。又臣前屡言。軍事難成。今當其位。益知不堪。伏願P5111陛下。曲賜鑒察。特愍臣之駑駘。免有臨時之失。不任悚懼屏營之至。謹昧死奉表以聞。觸輕宸威。罔識攸措。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甲寅【三】》○甲寅。山城國久世郡地六町賜高丘親王。』散位從三位藤原朝臣乙叡薨。右大臣從一位豐成之孫。右大臣贈從一位繼繩之子也。母尚侍百濟王明信被帝寵渥。乙叡以父母之故。頻歴顯要。至中納言。性頑驕好妾。而縁山臨水。多置別業。以信宿之。必備内事。推國天皇爲太子時。乙叡侍宴。瀉酒不敬。天皇含之。後遘伊豫親王事。辟連乙叡。免歸于第。自知無罪。以憂而終。時年〓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己未【八】》○己未。増大宰府并管内諸國官人歴。以爲五年。停賜交替料。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庚申【九】》○庚申。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全成爲雅樂助。從五位下笠朝臣庭麻呂爲玄蕃助。正五位下百濟王聡哲爲刑部大輔。越後守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良門爲大和介。鎭守將軍從五位下百濟王教俊爲兼陸奧介。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大野爲權介。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清主爲左馬頭。從五位上坂上大宿禰石津麻呂爲右馬頭。外從五位下道嶋宿禰御楯爲陸奧鎭守副將軍。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壬戌【十一】》○壬戌。西海道觀察使兼大宰帥從三位藤原朝臣繩主上表曰。伏奉發中之詔。擢臣P5112爲西海道觀察使。兼賜食封。恭聞顯命。恩越恒品。心魂震奮。啓處無地。臣聞。諸道觀察使。任在内官。更無外澤。至于賜封。固其宜矣。於臣身居當道。饒給公廨。兼亦食邑。偏濫殊甚。又臣性識庸虚。一無足取。况乎奉使經歳。政達未聞。伏願奉返使封。少免素〓[冫+食]。區區丹愿。伏待矜允。謹遣少典正七位下臣山田造益人。奉表以聞。詔報曰。忽省來表。獨辭使封。執志謙退。聲溢時聽。但遠出外州。人之所苦。卿者爲方牧。兼居蕃鎭。思欲分憂同康景化。忠肅之懿。優賞斯期。宜得此意。無煩重表。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甲子【十三】》○甲子。禁中有一株橘樹。彫枯經日。生意既盡。忽生花葉。楚楚可愛。因茲右近衞府奉獻。宴飮。賜物有差。』散位從四位下安倍朝臣弟當卒。正五位上勳五等船守之孫。美作守從五位上意比麻呂之男也。寳龜四年叙從五位下。延暦廿年授從四位下。清愼作性。夙夜在公。不過擁門。無事資産。家風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壬申【廿一】》○壬申。省因幡國八上郡莫男驛。智頭郡道俣驛馬各二匹。以不縁大路乘用希也。』東山道觀察使從四位上守刑部卿兼右衞士督陸奧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緒嗣言。臣染疾已還。年月久矣。幸沐天地覆〓之恩。遂荷聖明昌泰之運。P5113臣至今日。實頼鴻私。臣聞。定刑名决疑〓者。刑官之職掌也。然則罪之輕重。人之死生。平反所由。最合留意。又禁衞宮掖。検校隊仗者。衞府之守局也。然則以時巡検。臨事陳設。若有闕失。罪更寄誰。是故快課拙。常慮其難。况今以庸愚。當出遠鎭。毎思方任。未遑内官。豈帶宿衞。遥臨邊要。伏望解辭文武兩職。且避賢路。且專劣懷。斯臣之中識。匪敢外飾。無任丹款懇切之至。謹昧死奉表陳情以聞。』是日。令有品親王并諸司把笏者進役夫。各有差。爲防葛野河也。』從五位下葛井宿禰豐繼爲右京亮。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魚取爲大和介。從五位下紀朝臣百繼爲上野權介。右衞士佐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良門爲越後守。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乙亥【廿四】》○乙亥。從五位下和朝臣男成爲大監物。從五位下礒野王爲圖書頭。駿河守如故。從五位下永原朝臣最弟麻呂爲諸陵頭。從五位下中臣丸朝臣豐國爲大炊頭。從五位下雄川王爲正親正。從五位下御長眞人仲嗣爲左兵庫頭。』勅。用印之事。應據令格。宜諸國觀察使印。一從停止。若事可行下。准諸司請印。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丙子【廿五】》○丙子。内匠助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益成爲兼常陸介。右大舍人頭從四位下藤原P5114朝臣縵麻呂爲兼美濃守。從四位下藤原朝臣今川爲越前守。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六月己卯【廿八】》○己卯。從五位下小野朝臣眞野爲少納言。正四位上菅野朝臣眞道爲左大辨。山陰道觀察使如故。從五位下田口朝臣息繼爲左少辨。阿波守如故。神祇大副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智治麻呂爲兼右少辨。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承之爲大監物。正四位下藤原朝臣園人爲民部卿。山陽道觀察使東宮傅如故。從四位上吉備朝臣泉爲刑部卿。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辛巳朔》○秋七月辛巳朔。日有蝕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甲申【四】》○甲申。勅。夫鎭將之任。寄功邊戍。不虞之護。不可暫闕。今聞。鎭守將軍從五位下兼陸奧介百濟王教俊。遠離鎭所。常在國府。儻有非常。何濟機要。邊將之道。豈合如此。自今以後。莫令更然。』廢攝津國河邊郡畝野牧。爲牧馬逸出損害民稼。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丁亥【七】》○丁亥。幸神泉苑。觀相撲。令文人賦七夕詩。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己丑【九】》○己丑。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八千足爲少納言。正五位下安倍朝臣鷹野爲内藏頭。右近衞少將武藏守如故。從五位下小野朝臣眞野爲木工助。從五位上藤原朝臣眞雄爲主殿頭兼備前守。右近衞少將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岡繼爲掃部□。正五位下布勢朝臣尾張麻呂爲攝津守。右衞士佐從五位下P5115紀朝臣百繼爲兼越前介。從五位下大宅眞人淨成爲土左守。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辛卯【十一】》○辛卯。曲宴。賜侍臣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癸巳【十三】》○癸巳。禁苅麥苗。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乙未【十五】》○乙未。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全成爲大監物。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承之爲縫殿助。從五位上石川朝臣繼人爲玄蕃頭。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岡繼爲刑部大輔。從五位下讃岐公千繼爲少輔。備前權介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淨岡爲典藥頭。』是日。詔曰。八屯之士。本斷窺覦。七萃之卒。義在禦侮。然則雖鉤陳所當。事資不虞。而變通之理。不必守株。今者巨猾無聞。姦究不興。多置禁兵。空備警衞。靜而忖度。孔無爲也。正始之減吏員。建武之省國邑。蓋如此故也。其七衞府雜任已下。員伍稠疊。思從減省。卿等詳議。定數奏聞。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丙申【十六】》○丙申。勅。陸奧鎭守官人。遷代之期。未有年限。宜自今以後。一同國司。其醫師以八考爲限。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庚子【廿】》○庚子。停内藏寮御履長上一人。内膳司食長上一人。料理長上一人。藥師寺木工長上二人。東大寺別勅長上一人。金銀銅鐵長上一人。西大寺木工長上二人。法華寺一人。秋篠寺一人。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辛丑【廿一】》○辛丑。曲宴。賜觀察使已上衾。四位已上衣。』是日。令内親王及命婦進堀P5116葛野川役夫。各有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壬寅【廿二】》○壬寅。廢衞門併左右衞士府。廢衞士府主帥各六十人。置門部各一百人。其諸門禁衞出入禮儀及門籍門〓等事。令衞士府主之。仍號曰左右靭負府。其左右近衞及左右兵衞等府。近衞兵衞元各四百人。今定各三百人。使部元各卅人。今定各十人。從五位下紀朝臣百繼爲左衞士權佐。越前介如故。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眞直爲右衞士佐。相模介如故。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七月丁未【廿七】》○丁未。幸大堰。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庚戌朔》○八月庚戌朔。曲宴。賜五位已上衣被。』加太政官少納言一員。併左右大舍人寮爲一。加少屬一員。加内藏寮少允一員。其隼人司。依今年正月廿日詔書。既從廢省。併衞門府。而衞門府併左右衞士府。仍更置此司。隷兵部省。但廢佑一員使部二人。加大藏省大丞大録。大膳職少進少屬各一員。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壬子【三】》○壬子。從四位下三諸朝臣綿麻呂爲大舍人頭。右兵衞督播磨守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安繼爲助。正五位下御長眞人廣岳爲宮内大輔。』勅。齋宮寮之炊部司。元長官一人。而今改置長官主典。宜准舍人藏部等司官位。』散位從四位下葛野王卒。三品〓田親王之第四男。時年卅P5117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乙卯【六】》○乙卯。令諸國進徭帳。爲諸國雜徭差役各殊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庚申【十一】》○庚申。外從五位下難波連廣成爲内藥正。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乙丑【十六】》○乙丑。野狐窟朝堂院中庭常棲焉。經十餘日而不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庚午【廿一】》○庚午。勅。凡貢調庸。期限已明。至有違闕。科條亦具。而諸國司等。不遵憲章。多致闕怠。積習實亦。頓難懲肅。宜後令條期。各七箇月。特莫効罪。不得以此更爲合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辛未【廿二】》○辛未。幸神泉苑。飮宴極歡。賜五位已上綿。各有差。』正五位下御長眞人廣岳爲左中辨。從五位下大伴宿禰彌繼爲中務少輔。從五位下小野朝臣眞野爲大監物。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承之爲大藏少輔。從五位下文室眞人正嗣爲齋宮頭。豐後守如故。從四位下紀朝臣廣濱爲美濃守。右京大夫如故。從五位下和朝臣雄成爲豐前□從五位下紀朝臣百繼爲左衞士佐。越前介如故。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癸酉【廿四】》○癸酉。廢監物主典。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乙亥【廿六】》○乙亥。齋内親王禊於葛野川。即移入野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八月丙子【廿七】》○丙子。夜。左右兵庫鉦鼓自鳴。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辛巳【庚辰朔二】》○九月辛巳。勅。伊勢大神并度會二宮大内人各三員。元是白丁。自今以後。宜預外考并把笏。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癸未【四】》○癸未。齋内親王向伊勢。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甲申【五】》○甲申。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眞直爲少納言。右衞士佐相摸介如故。天文博士外從五位下志斐連國守爲P5118兼陰陽博士。從五位下中科宿禰雄庭爲主計頭。外從五位下犬上朝臣望成爲助。外從五位下飛騨國造祖門爲主税助。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八千足爲大藏大輔。正五位下百濟王教徳爲宮内大輔。從五位上高橋朝臣祖麻呂爲大膳大夫。安藝守如故。從五位下大原眞人眞福爲備後守。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庚寅【十一】》○甲寅。大白晝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乙未【十六】》○乙未。勅。權入食封。限立令條。比年所行。甚違先典。其招提寺封五十戸。荒陵寺五十戸。妙見寺一百戸。神通寺廿戸。宜且納穀倉院。』禁私養鷹。其特聽養者。賜公驗焉。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戊戌【十九】》○戊戌。幸神泉苑。有勅。令從五位下平群朝臣賀是麻呂作和歌曰。@伊賀爾布久。賀是爾阿禮婆可。於保志萬乃。乎波奈能須惠乎。布岐牟須悲太留 如何(いか)に吹(ふ)く 風(かぜ)にあればか 大島(おほしま)の 尾花(をばな)の末(すゑ)を 吹(ふ)き結(むす)びたる K002。皇帝歎悦。即授從五位上。』勅。去五月詔書曰。言上飢疫諸國者。今年之調。宜咸免除者。然則遭疫國内。理須咸免。詔旨分明。不足致疑。今聞。或國司等。免見病之輩。徴未病之民。愚吏之失。還致民憂。宜早下知。莫令更然。其浪人調。并中男作物。亦准於此。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己亥【廿】》○己亥。詔曰。官多則政黷。人少則事稽。故省併量宜。委寄期要。昔諸司百寮。有閑有劇。是以資俸賞賜。或厚或薄。今官既從改。賞何依舊。宜要P5119劇馬料時服公廨。悉革前例。普給衆司。詳爲條例。具以奏聞。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庚子【廿一】》○庚子。勅。去大同元年十一月六日格云。頻年不稔。民弊特甚。非有輕租。何得自存。伊賀。紀伊。淡路三箇國田租。始自今年六箇年。收不四得六。亦今年三月十九日格云。收備後。安藝。周防等國田租。不四得六。有疑通計。宜毎戸立率。免四收六。莫用通計之法。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九月乙巳【廿六】》○乙巳。大和國言。此國水田一萬七千五百餘町。河内。和泉兩國田一萬七千餘町。以此比彼。多少無異。而班田使員。已倍兩國。伏請准河内等國。省使員數。除民之弊。許之。仍省次官一人。判官二人。主典二人。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己酉朔》○冬十月己酉朔。宴五位已上。賜綿有差。』從五位下佐伯王爲大監物。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全成爲縫殿助。大外記從五位下豐宗宿禰廣人爲兼主税頭。山陰道觀察使判官。陰陽助如故。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乙卯【七】》○乙卯。遊獵北野。布勢内親王奉獻。飮宴極日。有司奏樂。賜五位以上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丙辰【八】》○丙辰。左衞士坊失火。燒百八十家。賜物有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丁卯【十九】》○丁卯。廢能登國能登郡越蘇。穴水。鳳至郡三井。大市。待野。珠洲等六箇驛。以不要也。』東山道觀察使左近衞中將正四位下行春宮大夫安倍朝臣兄雄卒。從五位上粳蟲之孫。P5120无位道守之子也。乏文堪武。性好犬。高直有耿介之節。所歴之職。以公廉稱。伊豫親王無罪而廢。當上盛怒。群臣莫敢諌者。兄雄抗辭固爭。雖不能得。論者義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庚午【廿二】》○庚午。群烏集朝堂院東一殿。啄剥座茵。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乙亥【廿七】》○乙亥。行幸近江國大津。修禊。以御大甞也。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月丁丑【廿九】》○丁丑。制。稽於前例。大甞散齋三月也。自今以後。以一月爲限。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辛巳【戊寅朔四】》○十一月辛巳。從四位上秋篠朝臣安人爲右大辨。左大辨正四位上菅野朝臣眞道爲兼大藏卿。從五位下谷忌寸野主爲内掃部正。左兵衞督從四位上巨勢朝臣野足爲兼春宮大夫。近江守如故。』是夜有盜入内藏寮府。爲人所圍。時屬大甞。恐其自殺。遣使告喩。投昏出去。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戊子【十一】》○戊子。勅。如聞。大甞會之雜樂伎人等。專乖朝憲。以唐物爲餝。令之不行。往古所譏。宜重加禁斷。不得許容。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辛卯【十四】》○辛卯。奉幣帛於伊勢大神宮。以行大甞事也。』是夜。御朝堂院。行大甞之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壬辰【十五】》○壬辰。於豐樂殿宴五位已上。二國奏風俗歌舞。賜五位已上物。及二國獻物班給諸司。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癸巳【十六】》○癸巳。宴飮終日。賜五位以上衣衾。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甲午【十七】》○甲午。奏雜舞并大歌五節舞等。賜由貴主基兩國國郡司役夫物。各有差。』是日。從五位下葛井王授從五位上。正六位上新城王P5121從五位下。從四位下三諸朝臣眞屋麻呂。藤原朝臣大繼從四位上。正五位上藤原朝臣繼業。正五位下安倍朝臣鷹野從四位下。從五位上高橋朝臣祖麻呂。藤原朝臣繼彦。藤原朝臣道雄。紀朝臣田上。藤原朝臣眞雄正五位下。從五位下永原朝臣最弟麻呂。大伴宿禰人益。石川朝臣繼人。三嶋眞人年嗣。百濟王元勝。多治比眞人今麻呂。紀朝臣繩麻呂。讃岐公千繼。藤原朝臣山人。安倍朝臣眞勝。大中臣朝臣智治麻呂從五位上。正六位上大中臣朝臣弟守。紀朝臣越永。安倍朝臣寛麻呂。藤原朝臣弟葛。多朝臣人長。安倍朝臣清繼。齋部宿禰廣成從五位下。外從五位下秦宿禰都伎麻呂外從五位上。正六位上名草直道主外從五位下。』賜五位已上揩衣。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丙申【十九】》○丙申。從四位上藤原朝臣緒嗣。吉備朝臣泉授正四位下。正四位上五百井女王。藤原朝臣勒子從三位。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藥子正四位下。无位紀朝臣田村子從四位下。從五位上三善宿禰姉繼。无位伊勢朝臣繼子正五位下。无位藤原朝臣佐禰子從五位上。无位坂上大宿禰井手子。大中臣朝臣百子。藤原朝臣高子。藤原朝臣岡子。正六位上P5122粟田朝臣仲繼從五位下。從七位上尾張連眞縵外從五位下。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甲辰【廿七】》○甲辰。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常麻呂爲神祇大副。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弟葛爲陰陽助。正五位上大野朝臣直雄爲兵部大輔。從五位下谷忌寸野主爲主殿助。從五位下新城王爲内掃部正。從四位下藤原朝臣繼業爲左京大夫兼大和守。侍從如故。從四位下紀朝臣廣濱爲右京大夫。美濃守如故。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鷹養爲造西寺長官。從五位下安倍朝臣清繼爲下野介。從五位上大中臣朝臣智治麻呂爲丹波守。左兵衞佐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貞本爲兼但馬介。内藏助如故。式部少輔從五位下御室朝臣今嗣爲兼出雲介。從五位下安倍朝臣清足爲美作介。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弟守爲備前介。從五位下紀朝臣越永爲讃岐介。雅樂頭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山人爲兼伊豫守。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今麻呂爲大宰少貳。從五位下巨勢朝臣諸成爲右兵庫頭。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一月丁未【卅】》○丁未。右衞士坊失火。燒七十八家。賜物有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戊申朔》○戊申朔。曲宴。奏樂。五位以上賜衣被。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辛亥【四】》○辛亥。外從五位下日下部連高道爲造酒正。從五位下伊勢朝臣繼麻呂爲園池正。助教P5123外從五位下名草直道主爲兼越中權掾。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壬子【五】》○壬子。勅。定額隼人。若有闕者。宜以京畿隼人。隨闕便補之。但衣服粮料。莫同舊人。特准衞士給之。其女者不在補限。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甲寅【七】》○甲寅。大雪。宴飮終日。五位已上賜綿有差。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丙辰【九】》○丙辰。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子伊太比。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惠子。賜姓永原朝臣。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甲子【十七】》○甲子。東山道觀察使正四位下兼行右衞士督陸奧出羽按察使臣藤原朝臣緒嗣言。臣以空虚。謬叨非據。司帶兩使。封食二百。兼復預武禁。寄備宿衞。荷恩則丘山非重。議勞則涓塵未効。心□神飛。罔知所〓。臣聞。擇才官人。聖上之宏規。量力取進。臣下之恒分。故名器無濫。授受惟宜。臣前數言。陸奧之國。事難成熟。至于今日。用臣委彼。退慮前言。益知不堪。加以今聞。國中患疫。民庶死盡。鎭守之兵。無人差發。又狂賊無病。強勇如常。降者之徒。叛端既見。因茲奧郡庶民。出走數度。儻乘隙作梗。何以支擬。臣生年未幾。眼精稍暗。復患脚氣。發動無期。此病歳積。兼乏韜略。若不許賎臣。猶任其事。縱令萬一有失。非只臣身之伏誅。還紊天下之大事。然則上損朝庭之威。下敗先人之名。伏願皇帝陛下。更簡良材。以代愚臣。方隅之鎭。速寄P5124其人。臣生長京華。未閑宣風。望請。咸返進所帶封職。被任熟國長官。且問百姓之苦。且療一身之病。雖製錦之誠慙於前古。特願天鑒紆光。曲賜矜允。無任兢懼慊懇之至。謹奉表以聞。經黷嚴〓。伏深戰越。有勅不許。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戊辰【廿一】》○戊辰。從六位下息長丹生眞人文繼授從五位下。外從七位下日置臣登主外從五位下。无位笠朝臣道成從五位下。道成。皇大弟乳母也。特有此叙。
《卷十七大同三年(八〇八)十二月丙子【廿九】》○丙子。免伊賀國大同元年正税未納一萬九千束。以水害殊甚百姓彫弊也。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戊寅朔》○四年春正月戊寅朔。廢朝。風寒異常也。宴五位已上於前殿。賜物有差。正三位藤原朝臣内麻呂授從二位。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己卯【二】》○己卯。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藥子授從三位。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甲申【七】》○甲申。宴侍臣。賜衣被。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丁亥【十】》○丁亥。令諸國停獻正月七日十六日兩節會珍味。以煩民也。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壬辰【十五】》○壬辰。有犬登大極殿西樓上吠。烏數百群翔其上。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癸巳【十六】》○癸巳。春宮亮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冬嗣爲兼侍從。齋宮頭從五位下文室眞人正嗣爲兼上總守。從五位下息長丹生眞人文繼爲介。左近衞少將從五位下大伴宿禰和武多麻呂爲兼常陸權介。從五位下百濟王教俊P5125爲下野守。從五位下谷忌寸野主爲豐後介。從五位下佐伯宿禰耳麻呂爲陸奧鎭守將軍。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乙未【十八】》○乙未。令天下諸國。爲名神寫大般若經一部。奉讀供養。安置國分寺。若无國分寺者。於定額寺。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戊戌【廿一】》○戊戌。曲宴。奏樂。賜四位已上被。』從四位上三緒朝臣眞屋麻呂。從四位下三諸朝臣綿麻呂等賜姓三山朝臣。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正月庚子【廿三】》○庚子。從五位下息長丹生眞人文繼爲内藥正。上総介如故。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全成爲上総守。陰陽博士外從五位下志斐連國守爲兼因幡權掾。從五位下豐宗宿禰廣人爲肥後介。主税頭大外記如故。從五位下文室眞人正嗣爲豐後守。起從五位下安倍朝臣清繼復本官。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丁未朔》○二月丁未朔。曲宴。賜四位已上被。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辛亥【五】》○辛亥。勅。倭漢惣歴帝譜圖。天御中主尊標爲始祖。至如魯王。呉王。高麗王。漢高祖命等。接其後裔。倭漢雜糅。敢垢天宗。愚民迷執。輙謂實録。宜諸司官人等所藏皆進。若有挾情隱匿。乖旨不進者。事覺之日。必處重科。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甲寅【八】》○甲寅。山城國乙訓郡地六町賜大原内親王。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丁巳【十一】》○丁巳。宴五位已上。賜布有差。』有勅。聽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内麻呂着中紫朝服。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己未【十三】》○己未。從五位上大中臣朝臣智治麻呂爲神祇P5126大副。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冬嗣爲右少辨。侍從春宮亮如故。從五位下安倍朝臣兄麻呂爲大監物。從五位下巨勢朝臣諸成爲圖書助。從五位下文屋眞人正嗣爲陰陽頭。豐後守如故。從五位上安倍朝臣眞勝爲大學頭。備中守如故。從五位上百濟王元勝爲大判事。從五位下伊勢朝臣繼麻呂爲主殿助。從五位下氷上眞人河繼爲典藥頭。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伊勢人爲齋宮頭。正五位下坂田宿禰奈弖麻呂爲造東寺長官。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清岳爲筑後守。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眞直爲左近衞少將。侍從少納言如故。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常麻呂爲右衞士佐。從五位下佐伯王爲右兵庫頭。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己巳【廿三】》○己巳。加少納言一員。中監物二員。少監物二員。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庚午【廿四】》○庚午。置佐渡。隱岐兩國掾各一員。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二月壬申【廿六】》○壬申。皇帝不豫。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庚辰【丁丑朔四】》○閏二月庚辰。勅。前例特簡劇官。給要劇錢。准其官位。多少有差。仍革前例。官無閑劇。皆令普給。但米價已貴。懸倍往年。依舊給錢。事乖隨時。加以食料之儲。豈有多少之異。改張前例。四位已下初位已上。毎人給米二舛。但觀察使不預此例。夫奉公之道。清愼爲先。無功之賞。廉吏所耻。宜細勘上日。依實申送。務從P5127正直。不得疎略。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乙酉【九】》○乙酉。令天下諸國進膂力人。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庚寅【十四】》○庚寅。廢減供御并年中雜用。諸司官人已下月料。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癸巳【十七】》○癸巳。屈清行僧廿人於内裏讀經。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丁酉【廿一】》○丁酉。制。越前國氣比神。豐前國八幡大菩薩宮司等。遷替之日。准國司與解由。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辛丑【廿五】》○辛丑。始遷志摩國國分二寺僧尼安置伊勢國國分寺。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閏二月甲辰【廿八】》○甲辰。外從五位下山田連弟分爲伊賀守。』從四位下安部朝臣鷹野卒。鷹野者從五位下猪名麻呂之子也。有仁慈之性。多所汲引。侍從中臣王連伊豫親王之事。經拷不服。時嬖臣激帝令加大杖。王背崩爛而死。□□□□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丁末【丙午朔二】》○三月丁未。前上総介石川朝臣道成。大掾千葉國造大私部直善人。並授本位。道成從五位下。善人外從五位下。在任之日。贓汚狼籍。並追位記。矜有其老舊之勞。故忖復焉。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癸丑【八】》○癸丑。外從五位下犬上朝臣望成爲日向守。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甲寅【九】》○甲寅。雷雨雹。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丙辰【十一】》○丙辰。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常麻呂爲兵部少輔。右衞士佐如故。從五位上和朝臣建男爲駿河守。圖書頭從五位下礒野王爲兼武藏守。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八千足爲下総守。外從五位下難波連廣名爲丹波掾。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己未【十四】》○己未。始置左右兵庫史生各二員。内藥司二員。造兵司二員。皷吹司P5128二員。隼人司二員。囚獄司二員。織部司二員。内膳司二員。主水司二員。加左右辨官各四員。内藏寮二員。陰陽寮二員。兵部省四員。大藏省八員。大膳職四員。主殿寮二員。左右馬寮各二員。減内記二員。内匠寮二員。散位寮二員。雅樂寮一員。木工寮四員。園池司一員。彈正臺二員。東西市司各一員。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庚申【十五】》○庚申。定賜諸司史生以下雜色人以上。時服并月料之法。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辛酉【十六】》○辛酉。山城國獻白鼠。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癸亥【十八】》○癸亥。長岡京地四町賜四品坂本親王。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丙寅【廿一】》○丙寅。定雅樂寮雜樂師。歌舞師四人。笛師二人。唐樂師十二人。横笛師二人。高麗樂師四人。横笛箜篌莫目舞等師也。百濟樂師四人。横笛箜篌莫目舞等師也。新羅樂師二人。琴舞等師也。度羅樂師二人。鼓舞等師也。伎樂師二人。林邑樂師二人。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戊辰【廿三】》○戊辰。山城國葛野郡地八町賜大原内親王。』是日。東山道觀察使正四位下兼行右衞士督陸奧出羽按察使藤原朝臣緒嗣。爲入邊任。辭見内裏。召昇殿上。令典侍從五位上永原朝臣子伊太比賜衣一襲被等。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己巳【廿四】》○己巳。縁修宮殿。欲暫御於辨官廳。而役夫一人自辨官南門墜死。仍停焉。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三月乙亥【卅】》○乙亥。從三位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藤原朝臣葛野麻呂。P5129並授正三位。正四位上菅野朝臣眞道。正四位下藤原朝臣園人。並從三位。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四月丙子朔》○夏四月丙子朔。讀經宮中。又遣使於京下諸寺誦經。』天皇自從去春寢膳不安。遂禪位於皇大弟。詔曰。現神等大八洲所知倭根子天皇〈我〉。詔旨〈良未止〉勅御命〈乎〉。親王等王等臣等百官〈乃〉人等天下公民衆聞食〈止〉宣。朕躬劣弱〈弖〉洪業〈爾〉不耐〈己止乎〉。本自思畏〈利〉賜〈許止〉暫〈毛〉不息。加以朕躬元來風病〈爾〉苦〈都都〉身體不安〈志弖〉。經日累月〈弖〉萬機缺懈〈奴〉。今所念〈久〉。此位〈波〉避〈天〉。一日片時〈毛〉御體欲養〈止奈毛〉所念〈須〉。故是以皇大弟〈止〉定賜〈流〉某親王〈爾〉天下政〈波〉授賜〈布〉。諸衆此状〈乎〉悟。清眞心〈乎毛知〉。此皇子〈乎〉輔導〈伎〉。天下百姓〈乎〉可令撫育〈止〉勅。天皇御命〈乎〉衆聞食〈止〉宣。後太上天皇涕泣固辭。乃上表陳讓曰。臣幽昧自天。教訓無染。逸遊率性。機務未渉。陛下奬餝。忝茲儲貳。願惟重託。因攸寄顏。頃者聖體乖和。淹除日月。醫藥無驗。責在臣躬。今忽遜神器。傳之孱蒙。事殊恒制。聞命兢〓。若登此皇階。當彼大寳。人神之聖既缺。中外之心又沮。冀日復甞藥。祈天遠壽。佇昇平於半武。濫庶績於一簣。無任懇迫之至。謹奉表以聞。天皇不許。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四月丁丑【二】》○丁丑。天皇避御於東宮。P5130上未敢當命。
《卷十七大同四年(八〇九)四月戊寅【三】》○戊寅。上復抗表曰。臣聞。天下神器。不可輕傳。皇業大寳。非聖不踐。抗表冐請。庶蒙優容。丹款不孚。亥鑒悠〓。俯仰焦惶。心魂靡〓。臣學慙一物。勤缺三朝。生長深宮。素闇稼穡。常欲靜忝宸位。周施聖訓。頌王澤於泰平。覩至治之欝起。而陛下不察鄙衷。強授鼎祚。臣之梼昧。何堪之有也。但以。君唱臣和。上下之分。綸詔忽降。敢不對揚。苟欲遂志。還懼稽命。臣冀咨詢公卿。擁攝萬機之務。穆卜有効。當待翌日之〓。然後臨學齒曹。□道終年。在臣至願。實爲欣幸。無任悚戰之至。謹重詣闕。奉表以聞。詔不許。」天皇遂傳位。避病於數處。五遷之後。宮于平城。而事乖釋重。政猶煩出。尚侍從三位藤原朝臣藥子常侍帷房。矯託百端。太上天皇甚愛。不知其姦。遷都平城。非是太上天皇之旨。天皇慮其亂階。擯於宮外。官位悉免焉。太上天皇大怒。遣使發畿内并紀伊國兵。與藥子同輿。自川口道向於東國。士卒逃去者衆。知事不可遂。廻輿旋宮。落髮爲沙門。
《卷十七卷尾》日本後紀卷第十七
(三條西家本奥書)
  天文元〓廿八書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