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100《卷廿三逸文卷首》日本後紀卷廿三逸文〈起弘仁四年三月、盡同五年六月。〉
  左大臣正二位兼行左近衞大將臣藤原朝臣冬繼等奉勅撰
 太上天皇 嵯峨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三月辛未【十八】》(『日本紀略』)三月辛未。大宰府言。肥前國司今月四日解稱。基肆団校尉貞弓等、去二月廿九日解稱。新羅一百十人駕五艘船、着小近嶋、與土民相戦、即打殺九人、捕獲一百一人者。又同日解稱。新羅人一清等申之。同國人清漢巴等、自聖朝歸來、。云々。宜明問定、若願還者、隨願放還。遂是化來者、依例進止。」今日任官。」(『類聚國史』八六赦宥)公卿奏。謹案名例律、凡略和誘人、若和同相売、及略和誘家人奴婢、若嫁売之、即知情娶買等雜類、赦書到後、百日内首。又云。凡會赦応改正徴収經責簿帳、而不改正徴収者、各論如本犯律。由茲觀之、唯此二條、別立限極、自余雜犯、無誘定程。雖經多歳、追從原免。夫宥過肆罪、渙汗惟深。改旦自新、寧渉年序。而或雖經恩蕩、未見首露。或赦後赦前犯、不必明尋其由緒。大概不得已而施恩。応立程而無限之所致P6101也。奸之爲端、触途多類。伏望。自今以後、雜犯會赦可免者、赦書出後、三百六十日内言訖。若過此期、不入原例。許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四月癸未朔》○(『日本紀略』)夏四月癸未朔。日有蝕之。」(『類聚國史』一八二禁止寺辺)勅。從三位藤原朝臣産子、暫住於山城國愛宕郡林寺、宜其居住之間、不得伐損寺四辺之地樹木、及放棄□馬藏物等。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四月辛卯【九】》○辛卯。右衞門府獻鳥。似魚虎鳥、羽毛觜足皆赤。時人無知其名。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四月甲辰【廿二】》○甲辰。幸皇太弟南池。命文人賦詩。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園人、上歌曰。@祁布能比乃、伊介能保度理爾、保止度伎須、多比良波知與止、那久波企企都夜 今日(けふ)の日(ひ)の 池(いけ)の邊(ほとり)に 杜鵑(ほととぎす) 平(たひら)は千代(ちよ)と 鳴(な)くは聞(き)きつや K012。天皇和曰。@保止度伎須、那久己惠企介波、宇多奴志度、度毛爾千世爾度、和禮母企企多理 杜鵑(ほととぎす) 鳴(な)く聲(こゑ)聞(き)けば 歌主(うたぬし)と 共(とも)に千世(ちよ)にと 吾(われ)も聞(き)きたり K013。大盡〓舞踏)雅樂寮奏樂。賜五位已上衣被。及諸王藤氏六位已下并文人等綿、各有差。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五月五日・『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五月丙辰【五】》○五月丙辰。御馬埒殿、觀騎射。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五月辛酉【十】》○辛酉。攝津國獲兎。一頭二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施物僧)弘仁四年(八一三)五月戊辰【十七】》○戊辰。賜玄賓法師書并布。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弘仁四年(八一三)五月丙子【廿五】》○丙子。勅。治國之要、在於富民。民有其畜、凶年是防。有禹水九年、人無飢色、湯旱七歳、民不失業。今諸國之吏、深乖委寄。或差役夫失時、妨廃農要、或專事侵漁、無心撫宇。因此、黎玄失業、飢饉自隨。非縁災〓、常告民飢。P6102仍年々賑給、倉廩殆〓。儻有災害、何以相濟。不治之弊、一至於此。宜自今以後、非有田業損害、及有疾疫等、不得輙請賑給。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五月辛巳【卅】》○辛巳。從三位文室朝臣綿麻呂、爲征夷將軍。云々。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弘仁四年(八一三)六月壬午朔》○六月壬午朔。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園人奏曰。念舊酬労、賢哲遺訓。重生愛命、貴賎無殊。今天下之人、各有僕隷。平生之日、既役其力、病患之時、即出路辺、無人看養、遂至餓死。此之爲弊、不可勝言。伏望。仰告京畿、早從禁止。庶令路傍無夭枉之鬼、天下多終命之人者。勅。宜令可禁制、猶致違反者、五位已上、注名奏之。六位已下、不論蔭贖、決杖一百。臺及職國、知而不糺、及條令坊長、國郡隣保、相隱不告、並與同罪。自今以後、重加禁斷、〓示要路、分明告知。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弘仁四年(八一三)六月癸未【二】》○癸未。岩見・安藝二國大水。免民逋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蝗・『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六月甲申【三】》○甲申。大隅薩摩二國蝗。免納税。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彈正臺)弘仁四年(八一三)六月乙未【十四】》○乙未。加彈正臺少疏一員、巡察彈正二員。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弘仁四年(八一三)六月乙巳【廿四】》○乙巳。幸於大堰。賜侍臣禄。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七月七日・『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七月丁巳【七】》○秋七月丁巳。幸神泉苑、觀相撲、命文人賦七夕詩。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五曲宴・『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七月丙寅【十六】》○丙寅。縁于後庭合歓樹下。賜四位錢三萬、五位二萬。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居多文書」)弘仁四年(八一三)七月壬申【廿二】》○壬申。〈授神位。〉」(「居多文書」)越後國頚城郡无位居多神從五位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七月甲戌【廿四】》○甲戌。P6103太政官奉獻。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七月庚辰【卅】》○庚辰。右近衞・右兵衞・右衞門三府奉獻。賜五位已上被、六位已下衣。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弘仁四年(八一三)八月庚寅【十】》○八月庚寅。正六位上大伴宿禰乎智人授從五位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八月乙未【十六】》○乙未。幸皇太弟南池。命文人賦詩。雅樂寮奏樂。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八月丙申【十七】》○丙申。幸葛野川。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八月丁酉【十八】》○丁酉。葛井親王冠。宴群臣賜禄。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八月庚子【廿】》○庚子。葛井親王冠。宴群臣、賜禄。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九月戊午【九】》○九月戊午。幸神泉苑。命群臣賦詩。賜綿有差。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九月壬戌【十三】》○壬戌。任官。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九月癸酉【廿四】》○癸酉。宴皇太弟於清涼殿。具物用漢法。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正税八四公廨・『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九月丙子【廿七】》○丙子。勅。辺要之地、外寇是防、不虞之儲、以粮爲重。今大軍頻出、儲粮悉〓。遺寇猶在、非常難測。若無貯蓄、如機急何。宜陸奥出羽兩國公廨、混合正税、毎年相換、給於信濃越後二國。但年穀不登、無物混税、并有不可得公廨之人、合隨状移送、依實相換、停止之事、宜待後勅。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九月丁丑【廿八】》○丁丑。遊獵于大原野。賜侍臣及山城國掾已上衣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二修理佛寺)弘仁四年(八一三)九月己卯【卅】》○己卯。故布勢内親王家直錢一萬貫、充修理諸寺料。親王遺命也。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壬午【三】》○冬十月壬午。奉幣於名神。報豐稔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癸未【四】》○癸未。遊獵于北野。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甲申【五】》○甲申。大隅薩摩二國P6104蝗。免未納税。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丙戌【七】》○丙戌。遊獵于櫟原野。賜侍臣及山城國司衣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癸卯【廿四】》○癸卯。遊獵栗前野。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監物)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甲辰【廿五】》○甲辰。公卿言。拠職員令、少納言三員、中堅物四員、少監物四員。而大同年中、量事繁劇、令員之□□更加少納言一員、中堅物一員、少監物二員。古今異宜、増減隨時。伏望。省減後加、一依令條。許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猿女)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丁未【廿八】》○丁未。從四位下左中辨兼攝津守小野朝臣野主等言。猿女之興、國史詳矣。其後不絶、今尚見在。又猿女養田、在近江國和邇村、山城國小野郷。今小野臣和邇部臣等、既非其氏。熟捜事緒、二氏之中、貪人利田、不顧恥辱、拙吏相容、無加督察也。乱神事於先代、穢氏族於後裔。積日經年、恐成舊慣。伏請。令所司厳加捉搦、斷用非氏。然則、祭祀無濫、家門得正者。可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弘仁四年(八一三)十月(日付不明))》○□□。筑後肥前豐前薩摩大隅五國風、免民租調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弘仁四年(八一三)十一月庚午【廿一】》○庚午。勅。夷俘之性、異於平民。雖從朝化、未忘野心。是以、令諸國司謹加教喩。而吏乖朝旨、不事存恤。彼等所申、經日不理。含愁積怨、遂致反逆。宜令播磨介從五位上藤原朝臣藤成、備前介從五位下高階眞人眞仲、備中守從五位上大中臣朝臣智治麻呂、P6105筑前介正六位上栄井王、筑後守從五位下弟村王、肥前介正六位上紀朝臣三仲、肥後守從五位上大枝朝臣永山、豐前介外從五位下賀茂県主立長等、厚加教喩、所申之事、早與處分。其事既重、不可輙決者、言上聽裁。若撫慰乖方、令致反逆、及入京越訴者、專當之人等、准状科罪。但不得因此令、後百姓。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弘仁四年(八一三)十一月壬申【廿三】》○壬申。正五位上多賀王授從四位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弘仁四年(八一三)十一月癸酉【廿四】》○(『類聚國史』三二遊獵)癸酉。遊獵水生野。山城攝津河内等國奉獻。侍臣及三國掾已上賜衣被、目已下綿各有差。」(『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勅。簡諸國介已上一人、爲夷俘專當。遷去之代、更選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十一月丙子【廿七】》○丙子。遊獵芹川野。皇太弟奉獻。五位已上賜衣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施物僧)弘仁四年(八一三)十一月丁丑【廿八】》○丁丑。布一百〓(四十)段、錢一十一貫、米七斛、賻故傳燈大法師位慈賢弟子僧等。稱師遺言、辭而不受。有勅強賜之。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十二月癸巳【十五】》○十二月癸巳。勅。在大和國添上郡隅山村、贈太政大臣正一位藤原朝臣墓地(房前か)、東西八丁南北二丁、勿令百姓侵伐。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四年(八一三)是歳》○此歳、天下呉竹實如麦。其後枯盡。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一朝賀・『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己酉朔》○五年春正月己酉朔。皇帝御大極殿、受朝賀。宴侍臣於前殿、賜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七一七日節會・『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乙卯【七】》○乙卯。宴五位以上、賜禄有差。无品仲野親王授四品。正三位藤原朝臣P6106園人從二位。從五位下佐伯王・宇智王從五位上。正六位上栄井王從五位下。正五位下藤原朝臣道繼・良岑朝臣安世・藤原朝臣三守・從五位上紀朝臣咋麻呂從四位下。從五位上佐伯宿禰社屋・安倍朝臣雄野麻呂、坂上大宿禰廣野從五位上。外正五位下山田連弟分・正六位上藤原朝臣澤嗣・從六位下藤原朝臣高貞・正六位下石川朝臣廣主。從七位下紀朝臣善峯。從六位下浄野宿禰夏嗣。從六位上賀茂朝臣關守・正六位上坂上宿禰關守・從七位下住吉朝臣豐繼從五位下。正六位上朝原宿禰諸坂・葛井連繼成。從六位上余浄繼外從五位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丙辰【八】》○丙辰。正六位上住吉朝臣繼麻呂、授從五位下。繼麻呂者、左近衞將監豐繼父也。豐繼請謙於父。故可。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庚申【十二】》○庚申。任官。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二遊獵七二子日七二踏歌・『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甲子【十六】》○甲子。宴侍臣。賜綿有差。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二射禮・『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乙丑【十七】》○乙丑。御馬埒殿觀射。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丁卯【十九】》○丁卯。外從六位下牡鹿連息繼・俘勳六等吉彌侯部奈伎宇・吉彌侯部痲須・吉彌侯部弖僅奈、授外從五位下。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己巳【廿一】》○己巳。任官。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弘仁五年(八一四)正月辛未【廿三】》○辛未。外從五位下山田宿禰大庭、授從五位下。P6107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雉・『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己卯朔》○二月己卯朔。陸奥國獲白雉。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〇常祀)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乙酉【七】》○乙酉。大隅國曽於郡造嶋神、預幣帛例。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丙戌【八】》○丙戌。遊獵於栗前野。山城國及彈正尹明日香親王奉獻。賜侍臣衣衾。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戊子【十】》○戊子。夷第一等遠胆澤公母志、授外從五位下。以討出雲謀叛俘之功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辛卯【十三】》○辛卯。遣外從五位下當宗忌寸家主於阿波國、教喩夷俘。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癸巳【十五】》○(『類聚國史』九九叙位)癸巳。從六位下住吉朝臣豐繼、授從五位下、爲左兵衞佐。」(『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出雲國俘囚吉彌侯部高來・吉彌侯部俊子、各賜稻三百束。以遇荒橿之乱妻孥被害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甲午【十六】》○(『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甲午。幸交野。」(『日本紀略』)是日。鶺鴒萬集陰陽寮枇杷樹。觀人異之。(『日本紀略』)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乙未【十七】》○乙未。幸于交野。日暮御山埼離宮。河内國及掌侍從五位下安都宿禰吉子奉獻。賜四位已上被、五位及び百濟王等衣。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九九叙位・『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丙申【十八】》○丙申。遊獵水生野。攝津國奉獻。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九叙位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己亥【廿一】》○己亥。山城守從四位下藤原朝臣繼彦、授從四位上。介外從五位下高丘宿禰弟越外從五位上。攝津守從四位下小野朝臣野主從四位上。介從五位下廣根朝臣諸勝從五位上。河内守從五位上紀朝臣南麻呂正五位下、介從五位下大伴宿禰雄堅魚從五位上。賜四位已上P6108衾、侍從并三國掾已上衣、目已下及郡司綿各有差。佐爲及百濟寺、施綿各一百屯是日。車駕至自交野。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九禁制)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乙巳【廿七】》○乙巳。勅。水陸之利、公私所倶。捕之不時、物無繁育。如今、百姓好捕小年魚。雖所獲多、於物無用。宜仰山城大和河内攝津近江等諸國、令加禁斷。唯四月以後、不在禁限。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二月丙午【廿八】》○丙午。幸神泉苑。命文人賦詩。賜侍從及獻詩者綿有差。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彌勒如來感応抄草』)弘仁五年(八一四)三月戊申朔》○(『類聚國史』九九叙位)戊申朔。從五位上百濟王忠宗、授正五位下。」(『日本紀略』)大安寺僧安澄卒。法師爲人敏給、問答絶倫。西大寺律師泰演、特爲仇敵、奉對竜顔、共爭折角、彌勒出世、勝負定矣。卒時五十二」(宗性『彌勒如來感応抄草』第三)類聚國史第百八十八云。〈菅野眞道撰〉〈弘仁〉五年三月戊申。大安寺傳燈大法師位安澄卒。法師俗姓身人部、丹波國船井郡人也。同寺善議大徳之入室也。大啓空宗、能傳密法。論甚研精、殆踰于匠藍。與贈僧正勤操、結交深矣。共誓弘演一乘津梁六趣。起延暦八年、世々相傳、期之無窮。法師爲人敏給、問答絶倫。西大寺律師泰演、爲仇敵、奉對竜顔、共爭折角、彌勒出世、勝負定矣。朝議許以綱維之事。未及印可、先機早卒。春秋五十二。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三月辛亥【四】》○(『類聚國史』七四九月九日七八獻物)辛亥。右大臣從二位兼行皇太弟傅藤原朝臣園人奏。去大同二年、停正月二節、迄于三年、又廃三月節。大概爲省費也。今正月二節、復于舊例、九月節准三月。去弘仁三年已來、更加花宴。准之延暦、花宴獨余。比此大同、四節更起。顧彼禄賜、庫貯〓乏。伏望。九日者、不入節會之例、須臨時択定堪文藻者、下知所司、庶絶他人之望、省大藏之損。又奏。延暦十年、車駕幸交野。此時、禁畿内諸國司獻物。而比年間、曽無遵行。國郡官司、比必其人。寄言貢獻、還煩百姓。不穏之譏、P6109相續爲息。伏望。自今以後一切禁斷。但臣下之志、私有供進者、不在禁限者。許之。」(『日本紀略』)傳燈大法師光意卒。年七十八。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四月丙申【十九】》○夏四月丙申。武官五位已上、聽朝服位襖通着。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九九叙位・『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四月乙巳【廿八】》○乙巳。幸左近衞大將正四位下藤原朝臣冬嗣閑院。供張之宜、尋有雅致。天皇染翰、群臣獻詩。時人以爲嘉會。授冬嗣從三位。无位藤原美都子從五位下。賜五位以上衣被。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庚戌【四】》○五月庚戌。有鳥集太政官府。捕之不驚。白身黒頭、兩〓殊長、足似水鳥。人不能名焉。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五月五日・『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辛亥【五】》○辛亥。御馬埒殿觀馬射。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河海抄』一桐『河海抄』一桐壷壷・『類從三代格』參照。)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甲寅【八】》○甲寅。詔曰。朕當揖讓、纂踐天位、徳愧睦邇、化謝覃遠。徒歳序屡換、男女稍衆。未識子道、還爲人父。辱累封邑、空費府庫。朕傷于解、思除親王之號、賜朝臣之姓。編爲同籍、從事於公、出身之初、一叙六位。但前號親王、不可更改。同母後産、猶復一列。其余如可開者。朕殊裁下。夫賢愚異智、顧育同恩。朕非忍絶廃体余、分折枝葉、固以天地惟長、皇土逓興、豈競康樂於一朝。忘凋弊於萬代。宜普告内外、令知此意。

《卷廿三逸文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乙卯【九】》○(『日本紀略』)乙卯。正。新羅王子來朝之日、若有朝獻之志者、准渤海之例。但願修隣好者、不用答禮、直令還却。但給還粮。』P6110(『河海抄』一桐壷)是日。公卿奏状。今月八日詔書稱。徒歳序屡換、男女稍衆。未識子道、還爲人父。辱累封邑、空費府庫。朕傷于解、思除親王之號、賜朝臣之姓。編爲同籍、從事於公、出身之初、一叙六位者。陛下則哲承基、窮神開花、然猶垂顧〓弊、降除王號。抑恩育長久、斯誓計天下、未有臣等見之矣。唯我國家、聖緒一統、初無五運。君臣之位、自然各定。若除親王之號、叙庶人之位、託封邑之費、卑枝葉之曹。恐後世之有識、謂前時之不穏。枉言聖択、不敢不奏。以申聞。不許之。(『河海抄』桐壷)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一天皇行幸下・『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戊午【十二】》○戊午。幸神泉苑、曲宴。賜侍臣衣被。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甲子【十八】》○甲子。免除出雲國意宇・出雲・神門三郡未納十六萬束。縁有俘囚乱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己巳【廿三】》○(『類聚國史』一八六施物僧・『日本紀略』)己巳。遣使賜玄賓法師御製詩、兼施物卅段。」(『日本紀略』)今日任官。)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五月是月》○是月。有蟲、食栢原山陵樹。東北方六十丈許皆枯焉。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六月丙子朔》○六月。丙子朔。先是、中務卿四品萬多親王、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園人等、奉勅撰姓氏録。至是而成。上表曰。云々。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六月戊寅【三】》○戊寅。神泉苑北垣、无故自潰。長四十五丈。」賑給京中飢民。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九神今食三四天皇不予・『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六月己丑【十四】》○己丑。行神今食祭於神祇官。縁聖体不適也。
《卷廿三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六月甲午【十九】》○(『日本紀略』)甲午。禊於鴨川。縁神祇官奏也。」(『類聚國史』一八六施物僧・『日本紀略』)僧最澄久住比叡山、P6111学業共勤。施近江國稻四百束、以充山資。
《卷廿三逸文(『日本紀略』)弘仁五年(八一四)六月甲辰【廿九】》○甲辰。常陸守從三位菅野朝臣眞道薨。歳七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