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紀』朝日新聞本巻三
P6015
《卷三逸文卷首》日本後紀 卷第三逸文 〈起延暦十三年七月、盡同十四年閏七月〉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七月辛未朔》秋七月辛未朔。遷東西市於新京。且造廛舎、且遷市人。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賞賜)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七月己卯【九】》○己卯。以山背・河内・攝津・播磨等國稻一萬一千束、賜從三位百濟王明信、從四位上五百井女王、從五位上置始女王、從四位上和氣朝臣廣蟲・因幡國造浄成等十五人。爲作新京家也。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七月庚辰【十】》○庚辰。震于宮中并京畿官舎及人家。或有震死者。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三疾疫)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八月乙巳【五】》○八月乙巳。安房國疫。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八月庚戌【十】》○庚戌。遊獵於大原野。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四七國史・『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八月癸丑【十三】》○癸丑。右大臣從二位兼行皇太子傅中衞大將藤原朝臣繼繩等、奉勅、修國史成。詣闕拝表曰。臣聞。黄軒御暦、沮誦攝其史官。有周闢基、伯陽司其筆削。故墳典新闡、歩驟之蹤可尋。載籍聿興、勸沮之議、允備、曁乎。班馬迭起述實録於西京、范謝分門、聘直詞於東漢。莫不表言旌事。播百王之通猷、昭徳塞違、垂千祀之烱光。史籍之用、蓋大矣哉。伏惟聖朝、P6016求道纂極、貫三才而君臨、就日均明、掩八州而光宅、遠安邇樂、文軌所以大同。歳稔時和、幽顕於焉〓福。可謂英聲冠於胥陸。懿徳跨於勳華者焉。而負〓高居、凝〓廣慮。修國史之墜業、補帝典之欠文、爰命臣與正五位上行民部大輔兼皇太子学士左兵衞佐伊豫守臣菅野朝臣眞道・少納言從五位下兼侍從守右兵衞佐行丹波守臣秋篠朝臣安人等、銓次其事、以繼先典。若夫襲山肇基以降、清原御寓之前、神代草昧之功、往帝庇民之略、前史所著、燦然可知。除自文武天皇、訖聖武皇帝、記注不昧、余烈存焉。但起自寶字、至寶亀、廃帝受禪、〓遺風於簡策、南朝登祚、闕茂實於從湧。是以故中納言從三位兼行兵部卿石川朝臣名足・主計頭從五位下上毛野公大川等、奉詔編緝、合成廿卷。唯存案牘、類無綱紀。臣等、更奉天勅、重以討論、芟其蕪穢、以撮機要、〓其遺逸、以補闕漏、刊彼此之枝梧、矯首尾之差異。至如時節恒事、各有司存、一切詔詞、非可爲訓。触類而長、其例已多。今之所修、並所不取。若其蕃國入朝、非常制勅、語關聲教、理歸勸懲、総而書之、以備故實。勒成一十四卷、繋於前史之末。其目如左。P6017臣等、学謝研精、詞慙質辨。奉詔淹歳。伏深戦兢。有勅、藏于秘府。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八月丙辰【十六】》○丙辰。遊獵于大原野。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一地震)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辛未朔》○九月辛未朔。地震。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一地震)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壬申【二】》○壬申。地震。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七仁王會・一八二禁殺生)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癸酉【三】》○癸酉。令天下諸國、三日之内、禁斷殺生。以講仁王經也。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乙酉【十五】》○乙酉、任官。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壬辰【廿二】》○壬辰。遊獵于交野。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戊戌【廿五】》○戊戌。奉幣帛於諸國名神。以遷于新都、及欲征蝦夷也。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七仁王會・『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九月己亥【廿九】》○己亥。請百法師、講仁王經於新宮。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甲辰【五】》○十月甲辰。任装束司・次第司。以將幸新京也。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庚戌【十一】》○庚戌。越前國人船木直安麻呂言。父外從五位下馬養、爲供公事、収米一千斛。而未遂其志、不幸早亡。伏望。所収之物、供造宮料、亡父之情、泉壌有悦。許之。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壬子【十三】》○壬子。遊獵於交野。賜百濟王等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辛酉【廿二】》○辛酉。車駕遷于新京。
《卷三逸文(『拾芥抄』宮城部)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廿三日》同十三年十月廿三日。天皇自南京、遷北京。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庚子【廿五】》○甲子。造宮使及山背國奉獻。賜五位已上衣被、并笠及産業器物。詔曰、云云、〈事具京都部。〉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乙丑【廿六】》○乙丑。近江國獻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丙寅【廿七】》○丙寅。攝津・河内二國獻物。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丁卯【廿八】》○丁卯。征夷將軍大伴弟麻呂奏。斬首四百五十七級、捕虜百五十人、獲馬八十五疋、燒落七十五處。』鴨・松尾神加階。以近郡也。』〈授位、任官。〉』遷都詔曰。云々。葛野〈乃〉大宮地者、山川〈毛〉麗〈久〉四方國〈乃〉百姓〈乃〉參出來事〈毛〉便P6018〈之弖(て)〉。云々。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丁卯【廿八】》詔曰、云云、又愛宕・葛野二郡〈乃〉今年田租免賜〈布止〉宣〈布〉勅命〈乎〉、衆聞食〈止〉宣。〈事具京都部。〉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月己巳【卅】》○己巳。和泉國獻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辛未【二】》○十一月辛未。遊獵於北岡。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大学寮『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丙子【七】》○丙子。詔曰。古之王者、教学爲先。云々。其去天平寶字元年所置大学寮田二十町、生徒稍衆、不足供費。宜更加越前國水田一百二町、通前一百廿余町、名曰勸学田。云々。〈事具勸学田部〉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丁丑【八】》○丁丑。詔。云々。山勢實合前聞。云々。此國山河襟帶、自然作城。因斯形勝、可制新號。宜改山背國、爲山城國。又子來之民、謳歌之輩、異口同辭、號曰平安京。又近江國滋賀郡古津者、先帝舊都、今接輦下。可追昔號改稱大津。云々。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戊寅【九】》○戊寅。遊獵於康樂岡。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己卯【十】》○己卯。伊勢・美作兩國獻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丙戌【十七】》○丙戌。美濃・但馬二國獻物。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乙未【廿六】》○乙未。左京人海上眞人眞直下獄死。眞直、故大宰少弐從五以上三狩之男、以宿怨、殺父妾婢一人。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一月戊戌【廿九】》○戊戌。播磨國獻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二月辛丑【二】》○十二月辛丑。斎宮寮獻物。曲宴。助正六位上三嶋眞人年繼、斎内親王乳母无位朝原忌寸大刀自授從五位下。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二月丙午【七】》○丙午。越前國獻物。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二月庚戌【十一】》○庚戌。遷置山城國乙訓社佛像於大原寺。初西山採薪人、休息P6019此社。便刻木成佛像、稱有神驗、衆庶會集驚耳目。故遷。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二月丙辰【十七】》○丙辰。遊獵於大原野。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三年(七九四)十二月癸亥【廿四】》○癸亥。遊獵于山階野。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一朝賀・『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正月庚午朔》延暦十四年春正月庚午朔。廃朝。以大極殿未成也。宴侍臣於前殿。奏大歌及雅樂。宴畢賜被。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一七日節會)延暦十四年(七九五)正月丙子【七】》○丙子、宴群臣。賜束帛有差。
《卷三逸(『類聚國史』一六五雪)文延暦十四年(七九五)正月壬午【十三】》○壬午、大雪。公卿以下、至于諸衞、賜綿有差。
《卷三逸(『類聚國史』七二踏歌・『日本紀略』)文延暦十四年(七九五)正月乙酉【十六】》○乙酉。宴侍臣。奏踏歌曰。山城顕樂舊來傳。帝宅新成最可憐。郊野道平千里望。山河擅美四周連。〈新京樂、平安樂土、萬年春。〉冲襟乃眷八方中。不日爰開億載宮。壯麗裁規傳不朽。平安作號驗無窮。〈新年樂、平安樂土、萬年春。〉新年正月北辰來。満宇韶光幾處開。麗質佳人伴春色。分行連袂〓[イ+舞]皇垓。〈新年樂、平安樂土、萬年春。〉卑高泳澤洽歓情。中外含和満頌聲。今日新京太平樂。年々長奉我皇庭。〈新京樂、平安樂土、萬年春。〉。賜五位已上物有差。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正月戊戌【廿九】》○戊戌。征夷大將軍大伴弟麻呂朝見、進節刀。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二月庚子【二】》○二月庚子。任官。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二月乙巳【七】》○乙巳。詔曰。云々。征夷大將軍以下加爵級。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二月丁巳【十九】》○丁巳、任官。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國造)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二月甲子【廿六】》○甲子。出雲國國造外正六位上出雲臣人長特授外從五位下。以縁遷都奏神賀事也。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二月乙丑【廿七】》○乙丑。伊豫親王奉物。飮宴奏樂、五位以上賜綿。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三月辛未【四】》○三月辛未。P6020勅。重禁私養鷹。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三月癸未【十六】》○癸未。獵於日野。賜五位已上衣。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七度者)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三月壬辰【廿五】》○壬辰。賜正四位下藤原朝臣産子度尼十一人。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三月甲午【廿七】》○甲午。遊獵于交野。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戊戌朔》○夏四月戊戌朔。日有蝕。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七配流)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戊戌朔》○先是、信濃國介正六位上石川朝臣清主、爲人被射而不中。遣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都麻呂等、勘捜射人不得焉。更遣衞門佐大伴宿禰是成、推問小県郡人久米舎人望足服焉。流讃岐國。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五曲宴)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戊申【十一】》○戊申、曲宴。天皇誦古歌曰。@以邇之弊能、能那何浮流彌知、阿良多米波、阿良多麻良武也、能那賀浮流彌知 古(いにしへ)の 野中古道(のなかふるみち) 改(あらた)めば 改(あらた)まらむや 野中古道(のなかふるみち) K003。勅尚侍從三位百濟王明信令和之、不得成焉。天皇自代和曰。@記美己蘇波、和主黎多魯羅米、爾記多麻乃、多和也米和禮波、都禰乃詩羅多麻 君(きみ)こそは 忘(わす)れたるらめ 和靈(にぎたま)の 手弱女(たわやめ)我(われ)は 常(つね)の白玉(しらたま) K004。侍臣稱萬歳。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辛亥【十四】》○辛亥。伊豫國獻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二施入物)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丁巳【廿】》○丁巳。大和國稻二千束、施入菩提寺。以遭火災也。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僧尼法制・『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庚申【廿一】》○庚申。勅。去延暦四年制。僧尼等多乖法旨、或私定檀越、出入閭巷、或誣稱佛驗、〓[言+圭]誤愚民。如此之類、擯出外國。而未有遵悛、違犯彌衆、夫落髪遜俗、本爲修道。而浮濫如此、還破佛教。非徒汚穢法門、實亦紊乱國典。僧綱率而正之、誰敢不從。宜重教喩、不得更然。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九禁制・一八二施入物)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四月甲子【廿七】》○甲子。勅。以田宅園地P6021捨施、及賣易與寺、禁制久矣。今聞。或寺借附他名、實入寺家。如此之類、往々而在。此而不粛、豈曰皇憲。宜其先既施捨、勘録申之、以後皆没官、以懲將來。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丁卯朔》○五月丁卯朔。任官。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己巳【三】》○己巳。右京人上毛野兄國女流土佐國以自稱諸天、妖言惑衆也。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五月五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辛未【五】》○辛未。御馬埒殿、觀騎射。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壬申【六】》○壬申。筑後國高良神奉授從五位下。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丙子【十】》○丙子。配俘囚大伴部阿弖良等妻子・親族六十六人於日向國。以殺俘囚外從五位下吉彌侯部眞麻呂父子二人。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己卯【十三】》○己卯。造宮使主典已下將領已上百卅九人、各隨其功叙位。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庚辰【十四】》○庚辰。令正五位下文室八多麻呂等十八人逓守長岡舊宮。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七度者)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五月庚辰【十四】》○賜正四位下藤原朝臣綿手度尼四人。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六月丙申朔》○六月丙申朔。周防國田百町、・山八百町賜茨田親王。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八四乘官物)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六月己亥【四】》○己亥。丹後國介正六位上御長眞人仲嗣言。國内有乘稻四萬六千一束。即賜仲嗣、以勸後輩。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大舎人寮・『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六月己酉【十四】》○己酉。勅。自今以後、左右大舎人、以蔭子孫補之。其位子者、依人、以容止端正工於書〓[竹+下]者補之。不得妄以雜色及畿外人補之。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六月庚戌【十五】》○庚戌。幸近東院。
《卷三逸文(『師光年中行事』)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六月辛亥【十六】》辛亥、勅、「定額散位及雜色等有藝能者、式・兵二省各加簡試、率將其身申太政官、官准選人列見、一定之後、不得輒替、」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六月壬戌【廿七】》○壬戌。幸大堰。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丁丑【十二】》○七月丁丑。巡幸京中。P6022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戊寅【十二】》○戊寅。幸佐比津。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辛巳【十六】》○辛巳。唐人等五人授官。以優遠蕃人也。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癸未【十八】》○癸未。曲宴。賜五位已上物有差。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一八〇諸寺)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癸未【十八】》○遣使七大寺、検校常住見僧尼。
《卷三逸文(『中古京師内外地図』)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戊寅【十二】》戊子。幸于佐比津。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七月辛卯【廿六】》○辛卯、遣左兵衞佐橘入居、検近江・若狭兩國驛路。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正税)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乙未朔》○閏七月乙未朔。詔曰。字民之道、義資恤隱。富國之方、事在薄斂。朕祗膺靈命、嗣守丕基。身在巖廊、心遍区域。思俾菽粟之積等於京〓。禮讓之風興於萠俗、而四海之内、未洽雍煕、百姓之間、致有〓乏、如今諸國出擧正税、例収半倍息利。貧窮之民、不堪備償、多破家産、或不自存。興言於此、深以閔焉。古人有言。百姓足、君孰與不足。且其論定公廨及雜色等稻出擧息利、始自今年、一從省減。乃率十束、収利三束。庶阜財利用、濟生民於頽弊、家給人足、緝隆平於當今。布告遐邇、使知朕意。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丙申【二】》○丙申。任畿内・七道巡察使。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辛丑【七】》○辛丑、幸大堰。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乙巳【十一】》○乙巳、大風。官舎・京中屋破壞。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八四隱截官物)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丁未【十三】》○丁未。武藏國司介從五位下勳六等都努朝臣筑紫麻呂、。云々。等並免官。以隱截官物也。〈事具免官部。〉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己酉【十五】》○己酉。詔。云々。雜徭宜以卅日爲法。
《卷三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辛亥【十七】》○辛亥。廃驛路。
《卷三逸文(『類聚國史』八三正税・『日本紀略』)延暦十四年(七九五)閏七月乙卯【廿一】》○乙卯。勅。諸國百姓、出擧之日、多受正税、収納之時、競申死亡。課口因斯隱没、P6023正税由其多損。自非釐革、何絶奸源。自今以後、身死百姓所負官稻、不合除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