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031
《卷六逸文卷首》日本後紀卷第六逸文〈起延暦十六年四月、盡十七年三月。〉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左右京職)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夏四月己未【四】》延暦十六年夏四月己未。遣正五位上行左少辨兼右兵衞佐丹波守秋篠朝臣安人於左京職、從五位上守民部大輔兼行造西寺次官信濃守笠朝臣江人於右京職、検延暦五年以來十五年以往雜官物。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夏四月己未【四】》大納言紀古佐美薨。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施物僧)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四月壬戌【七】》○壬戌。以大和國稻四百束、施僧延尊・聖基・善行、文延等四人。以其在山中、苦行修道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四斎宮)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四月癸酉【十八】》○癸酉。以布勢内親王、爲伊勢大神宮斎。
《卷六逸文(『扶桑略記』)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丙子【廿一】》○丙子。僧正善珠卒。年七十五。皇太子圖其形像、置秋篠寺。法師、俗姓安都宿禰、京兆人也。流俗有言。僧正玄〓[日+方]□□□□□□□□□〔密通太皇后藤原宮子〕、善珠法師實是其息也。云々。善珠、尋師往学、遲鈍難入。初讀唯識論、反復无數、爾乃窮三藏之教旨、分六宗之通衢。大器晩成、蓋是之謂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壬辰【七】》○五月壬辰。巡幸宮中。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癸巳【八】》○癸巳。遣彈正弼文室波多麻呂、造宇治橋。P6032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八〇糶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丙申【十一】》○丙申。遣使於大和・山城・攝津・河内等國、以屯田稻、賣與貧民、以救乏勸農也。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戊戌【十三】》○戊戌。有雉、集禁中正殿。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甲辰【十九】》○甲辰。於禁中并東宮、転讀金剛般若經。以有恠異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二五追號天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乙巳【廿】》○乙巳。遣僧二人於淡路國、転經、悔過。謝祟道天皇之靈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二修法)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丁未【廿二】》○丁未。於禁中、行灌頂經法。
《卷六逸文(『法曹類林』二二六)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丁未【廿二】》是日、自去十九日、東西洪水汎溢、往往沒百姓家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五月庚戌【廿五】》○庚戌。曲宴。賜五位以上衣被。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八三正税)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庚申【六】》○六月庚申。詔曰。古者、什一而税、謂之正中。三代因循、頌聲作矣。國家薄征利農、勤恤民隱。是以制令之日田一町租、定爲廿二束。其後有勅處分、減爲一十五束。以今況古、軽重相懸。而今民部勘租之例、通計國中、以七分已上爲定。所余三分者、任國司處分。如今諸國之司、偏執斯例、雖遇年豐穣、全徴其租。而至納官不過七分、其所余者、常事截留。農夫以之受弊、貪吏因茲擅利。興言於此、事乖善政。自今以後、収租之法、宜計人別所営町段、仍作十分、収八免二。其八分之内、計損四分、若合門被害、産業全亡。如此之類、具録言上。然則人知輸法、獲免枉徴之苦、吏不私利、終杜施奸之途。宜班告率土、知朕意焉。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雀)(『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辛酉【七】》○辛酉。三品朝原内親王、獻白雀。御監及家司等賜物有差。初見者伊勢直藤麻呂、P6033獲者菅生朝臣魚麻呂、叙位一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四七律令格式)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癸亥【九】》○癸亥。詔曰。觀時施教、有國之彜範。量事立規、爲政之要務。然則設官分職、是有閑繁、錫禄命位、非無軽重。今覽從三位守大納言兼彈正尹神王等所奏刪定令格四十五條、事憑穏便、義存折衷。宜下有司、並令遵用。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庚午【十六】》○庚午。勅。遭喪之徒、復任以前出仕、捕身奏聞。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一祈祷・『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壬申【十八】》○壬申。遣使奉幣畿内・七道諸國名神。皇帝於南庭、親臨發焉。以祈萬國安寧也。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己卯【廿五】己卯。參議藤原眞友卒。年五十六。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八三免租税)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六月壬午【廿八】》○壬午。詔曰。云々。天下地、建都者、萬□勤苦殊甚。重宜免今年之祖。又畿内者、□接都下、非無差發。宜半免之。唯大和國平群郡、河内國高安郡者、去年遭霖、山阜頽崩、損傷已甚。特全免之。虚役之國、不在是限。〈事具京都部。〉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七月乙酉【二】》○七月乙酉。賜陰陽允大津海成〓[糸+施の旁]五匹・布十端。以占霽有驗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〇雜祭)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七月丙戌【三】》○丙戌。遣陰陽少屬從八位上菅原朝臣世道、陰陽博士正六位上中臣志斐連國守、鎮祭大和國平群山、河内國高安山。先是、霖雨、二山崩頽、埋人家也。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七月戊子【五】》○戊子、任官。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九禁制・『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七月甲午【十一】》○甲午。勅。男女有別、禮典攸崇。上下無差、名教已闕。頃者、愚闇之輩、不識禮儀、至于會集、混〓無別。宜加禁制、P6034勿令更然。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七月辛丑【十八】》○辛丑。正五位下藤原朝臣緒嗣授從四位下。」是日、曲宴。賜物有差。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七月戊辰【廿五】》○戊辰。任官。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乙卯【二】》○八月乙卯。幸葛野川。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九禁制)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丙申【三】》○丙申。勅。浮宕之徒、寄住王臣之庄、仮勢其主、全免庸調。云々。又庄長多営私田、仮威乘勢、蠧民良深。奸猾之源、不可不絶。宜加禁制。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九禁制)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庚申【七】》○庚申、幸近東院、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僧尼雜制)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甲子【十一】》○甲子。勅。諸國講師、所以教導緇徒也。宜除造寺事之外、寺内庶務、及糺正僧尼、皆委講師。若有不遵者、准法科斷。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乙丑【十二】》○乙丑。幸葛野川。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丁卯【十四】》○(『類聚國史』一七一地震)丁卯。地震、暴風。左右京坊門、及百姓屋舎、倒仆者多。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己巳【十六】》○己巳。掖庭溝中獲魚。長尺六寸、形異常魚。或云椒魚、在深山澤中。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四斎宮・『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甲戌【廿一】》○甲戌。斎内親王祓于葛野川。即移入野宮。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丙子【廿三】》○丙子。任官。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戊寅【廿五】》○戊寅。選任山城國治於長岡京南。以葛野郡地勢狭隘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八月庚辰【廿七】》○庚辰。遊獵于的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丙戌【四】》○九月丙戌。曲宴。賜五位已上衣。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己丑【七】》○己丑。遊獵于北野。賜五位已上衣。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庚寅【八】》○庚寅。曲宴。賜五位以上綿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壬寅【廿】》○壬寅。勅。時屬秋収、民事収穫。宜令畿内諸國、勿供獻於行在所。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癸卯【廿一】》○癸卯。遊獵于北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戊申【廿六】》○戊申。遊獵于大原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七度者)延暦十六年(七九七)九月壬子【卅】》○壬子。賜從五位上紀朝臣P6035田村子度二人。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庚申【八】》○十月庚辰。有啄木鳥、入前殿。明日車駕將幸交野、縁斯而止。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十五曲宴・『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癸亥【十一】》○癸亥。曲宴。酒酣皇帝歌曰。@己乃己呂乃、志具禮乃阿米爾、菊乃波奈、知利曾之奴倍岐、阿多羅蘇乃香乎 この頃(ごろ)の 時雨(しぐれ)の雨(あめ)に 菊(きく)の花(はな) 散(ち)りぞしぬべき 惜(あた)らその香(か)を K006。賜五位已上衣被。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甲子【十二】》○甲子。遊獵于北野。還宮、曲宴。賜五位以上衣。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九祝)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丙寅【十四】》○丙寅。勅。云々。又祝部有犯、潔斎無方、依理解却。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五曲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戊辰【十六】》○戊辰。曲宴。賜侍臣物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丙子【廿四】》○丙子。遊獵于日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戊寅【廿六】》○戊寅。遊獵于陶野。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月庚辰【廿八】》○庚辰。雉止兵衞陣、入禁中諱房、被獲。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一月乙酉【四】》○十一月乙酉。遊獵于栗栖野。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一月丙戌【五】》○丙戌。從四位下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爲征夷大將軍。〈有副將軍等。〉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一月辛卯【十】》○辛卯。宴五位以上。賜物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九新嘗)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一月甲辰【廿三】》○甲辰。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一月己酉【廿八】》○己酉。遊獵于大原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二月丙辰【二】》○十二月丙辰。遊獵于北野。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雪)延暦十六年(七九七)十二月乙丑【十四】》○乙丑。大雪。諸司掃雪。賜綿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一朝賀・『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壬午朔》○延暦十七年春正月壬午朔。皇帝御大極殿受朝。宴侍臣於前殿。賜被。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一七日節會)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戊子【七】》○戊子。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百八十二施入物)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壬申【十一】》○壬申。河内國稻二千束、施入百濟寺。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乙未【十四】》○乙未。唐僧惠雲爲律師。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二踏歌)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丁酉【十六】》○丁酉。宴五位以上。賜物有差。P6036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庚子【十九】》○庚子。巡幸京中。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八四公廨・國儲八三正税)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甲辰【廿三】》○甲辰。云々。停止公廨、一混正税、割正税利、置國儲及國司俸。又定書生及事力數、停公廨田。〈事具國郡部。〉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九神宮司)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乙巳【廿四】》○乙巳。勅。掃社敬神、銷禍致福。今聞。神宮司等、一任終身、侮黷不敬。崇咎屡臻。宜天下諸國神宮司、神主、神長等、択氏中清慎者補之。六年相替。始以神祇官神封物、賜伊勢大神宮司季禄。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丁未【廿六】》○丁未。停伊勢・美作等國獻早栗。(『類聚國史』三三御膳)》有兎、出朝堂院東道。爲人所獲。(『日本紀略』)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正月己酉【廿八】》○己酉。任官。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八七配流)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壬子朔》○二月壬子朔。美濃國人村國連悪人、配流淡路國。以停宿群盗、侵犯百姓也。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五九公田)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甲寅【二】》○甲寅。右京人正六位上許曾部朝臣帶麻呂等言。大和國廣瀬郡、田疇多數、灌漑乏水。伏望。以公田七町、築堤爲池、同利公私。其功食等、並用私物。許之。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丁巳【六】》○丁巳。任官。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己未【八】》○己未。巡幸京中。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壬戌【十一】》○壬戌。停近江守〓仗。
《卷六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丙子【廿五】》○丙子。任官。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二月丙子【廿五】》○是日。巡幸京中。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辛巳朔》○三月辛巳朔。巡幸京中。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三月三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癸未【三】》○癸未。宴五位已上。命文人賦詩。賜物有差。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乙酉【五】》○乙酉、巡幸京中。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一九國造四〇采女)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丙申【十六】》○丙申。詔曰。昔難波朝廷、始置諸郡。仍択有労、補於郡領。子孫相襲、永任其官。云々。宜其譜第之選、永從停廃、取藝業著聞堪理郡者P6037爲之。云々。其國造兵衞、同亦停止。但采女者依舊貢之。〈事具郡司部。〉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己亥【十九】》○己亥。遊獵于水生野。賜五位以上衣。
《卷六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癸卯【廿三】》○癸卯。曲宴。賜五位以上衣。
《卷六逸文(『扶桑略記』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三月丁未【廿七】》○丁未。沙門明一卒。春秋七十一。俗姓和仁部臣、大和國添上郡人也。住東大寺。法師依止釋門、宣揚聖教。心蘊海藏。名高日下。寔謂佛乘之玄匠、法王之大寶也。及于晩年、以備後房。簷花全凋、尚含四照之色、蘭葉半落、亦送十歩之芳。況乎才爲出世、器堪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