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038
《卷七逸文卷首》日本後紀卷第七逸文〈起延暦十七年四月、盡同十二月。〉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國造)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甲寅【四】》○四月甲寅。勅。依去三月十六日勅。云々。郡領譜第、既從停廃。國造兵衞、同亦停止。但先補國造、服帶刀杖、宿衞之労、不可不矜。宜除國造之名、補兵衞之例。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神宮司)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己未【九】》○己未。勅。承前之例、諸神宮司、准長上官、四考爲限。自今以後、宜改准番上之例。
《卷七逸(『類聚國史』一七一地震)(『日本紀略』)文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庚申【十】》○庚申。地震。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大藏省)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癸亥【十五】》○癸亥。大藏省藏部數、定爲四十人、仍給廿人夏冬衣服。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七度者及一八六僧尼制)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乙丑【十五】》○乙丑。勅。双林西変、三乘東流。明譬炬燈、慈同舟〓、是以、弘道持戒、事資眞僧、濟世化人、貴在高徳。而年分度者、例取幼童、頗習二經之音、未閲三乘之趣。苟忌避課役、纔忝緇徒、還棄戒珠、頓廃学業。爾乃形似入道、行同在家。鄒璞成嫌、齊竿相濫。言念迷途、寔合改轍。自今以後、年分度者、宜択年卅五以上、操履已定智行可崇、兼習正音、堪爲僧者、爲之。毎年十二月以前、僧綱・所司、請有業者、相対簡試、P6039所習經論、惣試大儀十條、取通五以上者、具状申官、至期令度。其受戒之日、更加審試、通八以上。令得受戒。』又沙門之行、護持戒律、苟乖此道、豈曰佛子。而今不崇勝業。或事生産、周旋閭里、無異編戸。衆庶以之軽慢、聖教由其陵替。非只黷乱眞諦、固亦違犯國典。自今以後、如此之輩、不得住寺、并充供養。凡厥斎會、勿關法筵。三綱知而不糺者與同罪。自余之禁、宜依令條。若有改過修行者、特聽還住、使夫住法之侶。彌篤精進之行、厭道之徒、便起慚愧之意。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丁卯【十七】》○丁卯。諱〈淳和太上天皇〉及葛原親王、於殿上冠。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左右京職)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庚午【廿】》○庚午。公卿奏。謹案令條、左右京職毎條置坊令一人、督察所部。惟人是憑。而任居要籍、秩無微俸、至于除補、競事避遁。伏望。准少初位下官、給禄并職田二町、優恤其身、令勤職掌。許之。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三渤海)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四月甲戌【廿四】》○甲戌。以外從五位下内藏宿禰賀茂麻呂、爲遣渤海使。正六位上御使宿禰今嗣爲判官。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七三五月五日・『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甲申【五】》○五月甲申。御馬埒殿、觀騎射。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丁亥【八】》○丁亥。巡幸京中。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辛卯【十二】》○辛卯。幸近東院。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癸巳【十四】》○癸巳。巡幸京中。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丁酉【十八】》○丁酉。幸葛野川。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三渤海)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戊戌【十九】》○戊戌。遣渤海国使内藏宿禰賀茂等辭見。因賜其王璽書曰。天皇敬問渤海國王。前年P6040廣岳等還、省啓具之。益用慰意。彼渤海之國、隔以滄溟、世脩聘禮、有自來矣。往者高氏繼緒、毎慕化而相尋、大家復基、亦占風而靡絶。中間書疏傲慢、有乖舊儀。爲此、待彼行人、不以常禮。王追蹤曩烈、脩聘于今。因請隔年之裁、庶作永歳之則。丹定款誠所著、深有嘉焉。朕祗膺睿圖、嗣奉神器、聲教傍泪。既無偏於朔南、区寓雖殊、豈有隔于懷抱。所以依彼所請、許其往來。使人之數、勿限多少。但顧巨海之無際、非一葦之可航。驚風踊浪、動罹患害。若以毎年、爲期、艱虞〓測。間以六歳、遠近合宜。故差從五位下行河内國介内藏宿禰賀萬等、充使發遣。宣告朕懷、并附信物。其數如別。夏中已熱、惟王清好。官吏・百姓、並存問之。略此遺書。言無所悉。又賜在唐留学僧永忠等書曰。云々。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乙巳【廿六】》○乙巳。任官。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七還俗僧)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五月丙午【廿七】》○丙午。正五位下羽栗臣翼卒。云々。父吉麻呂、靈亀二年、以学生阿倍朝臣中麻呂〓人入唐、娶唐女生翼及翔。翼年十六、天平六年、隨父歸國。以聡頴見稱。多所通渉。出家爲僧。未幾学業優長、朝廷惜其才而還俗、特賜度二人。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閏五月丙寅【十七】》○閏五月丙寅。任官。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令集解』繼嗣令)延暦十七年(七九八)閏五月壬申【廿三】》○壬申。詔曰。云々。依令、五世之王、雖得王名、不在皇親之限。爰及慶雲。P6041昇居親限。如聞、頑愚之輩、爲規微禄、携養庸流、名爲己胤、遂附屬籍。以汗宗室。非徒速禍於一己、同亦延黷於七廟。朕所以、丁寧過於再三、曾不改悟、彌長奸濫。静言其弊、深合懲清。宜停後格、一依令條。俾夫玉石殊貫、蘭〓不雜。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七年(七九八)閏五月癸酉【廿四】》○癸酉。宴於前殿。賜五位已上及衞府判官已上禄有差。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閏五月癸酉【廿四》先是、主鷹司、於北山造巣、放二鷂子。即生三雛。於御前養長之。天皇甚愛翫、詔曰。云々。授位、令群臣賦詩。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閏五月甲戌【廿五】》○甲戌。祈雨於丹生。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閏五月乙亥【廿六】》○乙亥。幸北野。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六月壬午【四】》○六月壬午。祈雨於丹生。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八四借貸)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六月乙酉【七】》○乙酉。勅。國司借貸官稻、先已禁斷。至有違犯、法亦不容。今聞。自停職田、只待食料、非有借貸、更無資粮。宜令一年之料三分之一、准其差法、且借且補。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六月辛卯【十三】》○辛卯。曲宴。賜五位已上物、有差。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七八賞賜)(『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六月戊戌【廿】》○戊戌。勅、唐人外從五位下嵩山忌寸道光、大炊權大屬正六位上清川忌寸是麻呂、鼓吹權大令史正六位上清根忌寸松山・官奴權令史正六位上栄山忌寸諸依、造兵權大令史正六位上栄山忌寸千嶋等、遠辭本蕃、歸投國家、雖預品秩、家格猶□乏。宜特優恤、隨便賜稻。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六月己亥【廿一】》○己亥。勅。相模・武藏・常陸・上野・下野・出雲等國、歸降夷俘、P6042徳澤是憑。宜毎加撫恤、令無歸望。時服・禄物、毎年給之。其資粮〓絶。事須優恤。及時節饗賜等類、宜命國司、且行且申。自余所須、先申後行。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七月壬申【廿五】》○七月壬申。奉幣於丹生、祈霽。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七月甲戌【廿七】》○甲戌。任官。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僧尼雜制)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七月乙亥【廿八】》○乙亥。勅。平城舊都、元來多寺、僧尼猥多、濫行屡聞。宜令正五位下右京大夫兼大和守藤原朝臣園人、便加検察。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壬午【五】》○八月壬午。遊獵。栢原野。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丙戌【九】》○丙戌。大風。壞京中百姓廬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巡幸・『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丁亥【十】》○丁亥。巡幸京中。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庚寅【十三】》○庚寅。遊獵於北野。便御伊豫親王山莊、飮酒高會。于時日暮。天皇歌曰。@氣佐能阿狭氣、奈久知布之賀農、曾乃己惠遠、岐嘉受波伊賀之、與波布氣奴止毛 今朝(けさ)の朝氣(あさけ) 鳴(な)くちふ鹿(しか)の その聲(こゑ)を 聞(き)かずは行(い)かじ 夜(よ)は更(ふ)けぬとも K007。登時鹿鳴。上欣然、令群臣和之。冒夜乃歸。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癸巳【十六】》○癸巳。〈授位。〉。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辛丑【廿四】》○辛丑。遊獵於栢原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宴)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癸卯【廿六】》○癸卯。御内膳院曲宴。賜物有差。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八月甲辰【廿七】》○甲辰。遊獵於大原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〇祈年祭・一九祝)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癸丑【七】》○九月癸丑。定可奉祈年幣帛神社。先是、諸國祝等、毎年入京、各受幣帛。而道路僻遠、往還多艱。今便用當國物。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乙卯【九】》○乙卯。遊獵於北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七九諸宗)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壬戌【十六】》○壬戌。詔曰。法相之義、立有而破空、三論之家、仮空而非有。並分軫而齊〓、誠殊途而同歸。慧炬由是逾明、覚風以之益扇。比來P6043所有佛子、偏務法相、至於三論、多廃其業。世親之説雖傳、竜樹之論將墜。良爲僧綱無誨、所以後進如此。宜慇懃誘導、兩家並習、俾夫空有之論、經馳驟而不朽、大小之乘、変陵谷而靡絶。普告緇侶、知朕意。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乙丑【十九】》○乙丑。越後國田地二百五十町、賜三品朝原内親王。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己巳【廿三】》○己巳。阿波國飢。遣使賑給。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庚午【廿四】》○庚午。遊獵於栗前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九月癸酉【廿七】》○癸酉。遊獵於日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國造)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月丁亥【十二】》○十月丁亥。勅。國造・郡領、其職各殊。今出雲・筑前兩國、慶雲三年以來、令國造帶郡領、託言神事、動廃公務。雖有其怠、無由勘決。自今以後、不得令國造帶郡領。又國造兼帶神主、新任之日、例皆弃妻、取百姓女子、號爲神宮采女、便娶爲妻。妄托神事、遂扇淫風。稽之國典、理合懲粛。宜國司卜定一女供之。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八六僧尼雜制)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月壬辰【十七】》○壬辰。勅。破戒之僧、或営生産、不聽住寺并充供養。其有犯之尼、宜准僧糺正、使得薫蕕不雜、〓渭異流。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八〇度量・估価、八四犯官物)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月乙未【廿】》○乙未。勅。量収糒穀、斗斛有限。經年除耗、法令立例。今或所司斛斗之外、更加耗分。糒則一俵二升以上、穀亦斛別五升已上輸納。百姓常苦此費。自今以後、検収糒穀、不得數外更加耗分。如有違犯、依法科處。度量權衡、先有定製。平校行用、P6044亦具令條。然所司怠慢、曾不遵行。大小任意、軽重由人。収納多濫、蠧害尤甚。自今以後、宜改此弊、升尺等類、就大藏省、依法平校、永絶姦源。若違此制、□〓厳科。又租税・調錢、出納有限。収徭充用、色數非一。奸吏之輩、犯用官物、名公文乘、不憚憲章。心挟貪濁、競事截留。至有剰徴田租、奸折調錢・職写田直・徭錢等類。臓汚多端、積習無悛。不設科條、何以懲粛。其來年正月以後、若有犯者、依法科罪。所犯若軽、猶解見任、永不叙用。又物有貴賎、価異高下。夏〓[糸+施の旁]秋穀、色類既多。諸國交易、先立估価。貴時強與賎価、賎時詐注貴直、遂事割截、枉規利潤。蠧民害政、莫甚於斯。宜改前過、不得重犯。仍候物賎之時、充和市之価、依實言上、不得奸截。如猶不悛、科違勅罪。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月戊戌【廿三】》○戊戌。幸大堰。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一月庚戌【五】》○十一月庚戌。遊獵於大原野。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一月乙卯【十】》○乙卯。P6045任官。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一月戊午【十三】》○戊午。遊獵於日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三二遊獵)(『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一月庚午【廿五】》○庚午。遊獵於水生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六五雪)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一月辛未【廿六】》○辛未。雨雪。諸司掃雪。賜禄有差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八五寺田地)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一月壬申【廿七】》○壬申。大和國添下郡荒廃公田廿四町、舊池一處、入秋篠寺、永爲寺田。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八〇糶糴)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二月壬午【七】》○十二月壬午。出畿内官稻、減時価、以糶與百姓。爲民食乏也。
《卷七逸文(『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二月壬辰【十五】》○壬辰。行幸北野。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〇七鋳錢司)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二月乙未【廿】》○乙未。加鋳錢司史生二員。
《卷七逸文(『類聚國史』一九三渤海)(『日本紀略』)延暦十七年(七九八)十二月壬寅【廿七】》○壬寅。渤海國遣使獻方物。其啓曰。嵩〓啓。使賀萬等至。所〓[貝+兄]之書、及信物絹・〓[糸+施の旁]各卅疋、糸二百〓[糸+句]、綿三百屯、依數領之。慰悦實深。雖複巨海漫天、滄波浴日、路無倪限。望斷雲霞、而巽氣送帆、指期舊浦、乾涯斥候、無闕〓粮。豈非彼此契齊、暗符人道、南北義感、特叶天心者哉。嵩〓莅有舊封、纉承先業、遠蒙善〓、聿脩如常。天皇遥降徳音、重〓[貝+兄]使命。恩重懷抱、慰喩慇懃。況俯記片書、眷依前請、不遺信物、許以年期。書疏之間、嘉免〓〓、庇〓之顧、識異他時。而一葦難航、奉知審喩。六年爲限、竊憚其遲。請更〓[貝+兄]嘉圖、並廻通鑑。促其期限、傍合素懷。然則向風之趣、自不倦於寡情、慕化之勤、可尋蹤於高氏。又書中所許、雖不限少多、聊依使者之情。省約行人之數、謹差慰軍大將軍左熊衞都將上柱將開國子大昌泰等、P6046充使送國、兼奉附信物。具如別状。土無奇異。自知羞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