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後紀』朝日新聞本
凡例
底本: 『増補 六国史』(全十二巻 佐伯有義、朝日新聞社、昭和15)巻七を新訂増補国史大系本他、諸本で校訂しました。
JISにない文字は、他の文字に置き換えるか、〓にしました。一部[ ]に字の形を示しました。
漢字は、原則として底本の字体(主に旧字体)にしました。
割注は、〈    〉に入れました。
各項目の始めに《年月日》を付しました。

《卷首》○續日本後紀卷第六」〈起承和四年正月、盡十二月。〉」太政大臣從一位臣藤原良房等奉勅撰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乙丑朔》○四年春正月乙丑朔。天皇御大極殿。受群臣朝賀。畢宴侍從已上於紫宸殿。賜御被。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丁卯【三】》○丁卯。天皇朝覲先太上天皇及大皇太后於嵯峨院。日暮賜扈從者祿。車駕還宮。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戊辰【四】》○戊辰。淳和院皇太后所誕皇子殤焉。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庚午【六】》○庚午。恒例。内記今日預設明日可叙五位已上位記。而此般停之。應無叙位事也。』是日。勅遣參議民部卿朝野宿禰鹿取於淳和院。奉弔皇子殤。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辛未【七】》○辛未。天皇御豐樂院。宴于群臣。賜祿有差。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壬申【八】》○壬申。天皇御大極殿。聽講最勝王經。皇太子侍焉。崇道之講竟而鑾輿還宮。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癸酉【九】》○癸酉。伊豫國人典藥權允物部首廣宗。其弟眞宗等改本居貫附左京二條四坊。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丙子【十二】》○丙子。以從五位上良岑朝臣木連爲右衞門佐。從五位下惟良宿禰春道爲伊勢介。從四位下藤原朝臣助爲兼尾張守。右近衞中將如故〈云云〉。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戊寅【十四】》○戊寅。大極殿最勝會竟。引其講師及智徳僧於仁壽殿。遞令論義。訖施御被。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庚辰【十六】》○庚辰。天皇御紫宸殿。觀踏歌。皇太子侍焉。賜侍從已上祿。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辛巳【十七】》○辛巳。天皇御豐樂殿觀射。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壬午【十八】》○壬午。亦欲御同殿。殿上所設御座縁邊。忽有物恠。因停降臨。遣大臣閲視六衞府射昨日之餘。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甲申【二十】》○甲申。天皇内宴於仁壽殿。令賦花欄聞鴬之題。賜獻詩大臣以下綿有差。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丙戌【廿二】》○丙戌。河内國荒廢田卅町賜本康親王。
《承和四年(八三七)正月辛卯【廿七】》○辛卯。在石見國五ケ郡中神惣十五社。始預官社。以能應吏民之祷。久救旱疫之災也。〈其神名具在神祇官帳。〉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甲午朔》○二月甲午朔。遣唐使祠天神地祇於當國愛宕郡家門前。諸司爲之廢務。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乙未【二】》○乙未。勅曰。令人主安穩。黎庶和樂。不如十一面大悲者秘密神咒之力。宜普告五畿内七道諸國。請淨行僧七口於國分寺。一七日夜薫修十一面之法。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戊戌【五】》○戊戌。伯耆國川村郡无位伯耆神。會見郡大山神。久米郡國坂神。及對馬嶋上縣郡无位和多都美神。胡・御子神。下縣郡无位高御魂神。住吉神。和多都美神。多久都神。太祝詞神並奉授從五位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辛丑【八】》○辛丑。陸奧國言。劔戟者交戰之利器。弓弩者致遠之勁機。故知五兵更用。廢一不可。况復弓馬戰鬪。夷〓之生習。平民之十不能敵其一。然至于弩戰。雖有萬方之〓賊。不得對一弩之飛鏃。是即威狄之至尤者也。今見庫中弩。或大體不調。或機牙差誤。又雖有生徒。無人督習。是不置其主司之費也。望請准鎭守府置弩師。其公廨不更加擧。分所有准一分給。許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癸卯【十】》○癸卯。以從五位上藤原朝臣貞雄爲左兵衞佐。』是日。勅聽大春日。布瑠。粟田三氏。五位已上。准小野氏。春秋二祠時。不待官符。向在近江國滋賀郡氏神社。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甲辰【十一】》○甲辰。任官。』是日。散位從四位下和氣朝臣繩繼卒。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丙午【十三】》○丙午。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高扶從五位上。以遣唐大使參議正四位下藤原朝臣常嗣爲兼大宰權帥。左大辨如故〈云云〉。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庚戌【十七】》○庚戌。近江國人散位永野忌寸石友。散位同姓賀古麿等改本居貫附左京五條三坊。石友之先。後漢獻帝苗裔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癸丑【二十】》○癸丑。備前國飢。賑給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庚申【廿七】》○庚申。從五位下菅野朝臣永岑言。亡父參議從三位眞道朝臣。奉爲桓武天皇。所建立道塲院一區。在山城國愛宕郡八坂郷。雖其疆界接八坂寺。而其形勢猶宜別院。由是。道俗號曰八坂東院。伏望。限以四至。別爲一院。置僧一口。永俾護持。許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二月癸亥【三十】》○癸亥。近江國野洲郡公田并荒廢田二百八十五町。賜親子内親王。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丁卯【四】》○三月甲子朔丁卯。彗星見于東南。其光芒東至天涯。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戊辰【五】》○戊辰。天皇御内裏射塲。有右大臣從二位兼行左近衞大將清原眞人夏野奉獻之設。因賜侍臣酒。』是日。右大臣上表。請褫宿衞職言。臣再陳款心。兩隔天〓。祈請無驗。精爽有迷。臣聞。秉權兼二者。永難倶存。量力處一者。終得能全。臣文非專業。武非折衝。忝帶二官。恭奉三主。剛柔遞生。歳月稍深。夫近衞者。帝王之爪牙。國家之扞城。守備不虞。義在禦侮。夙夜靡〓。老臣難任者也。所以去夏瀝款。乞脱斯任。陛下特降渥恩。逾錫寵命。於是。感戴昌運。猶冀終身。而頽齡行邁。眼眸暗朦。霜華雙鬢。風嚴兩耳。瞻聽之智。猶非先聰。侍衞之勤。亦異昔力。夫疲驂畏路。夕鳥懷歸。况臣・腰帶劔。有煩歩趨。弱手撫弓。無力弛張。揆己三省。無其一可。伏乞。幸免警衞之任。避鋭兵於賢將。專守宰衡之職。餌醫藥于公隙。若天鑒廻照。特賜稱力之矜。微臣知足。則免負乘之嘖。不許。』右京人遣唐知乘船事槻本連良棟。民部少録同姓豐額等。賜姓安・宿禰。其先。出自後漢獻帝後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己巳【六】》○己巳。任官。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庚午【七】》○庚午。詔。尾張國課口三分之一。特從優復。河流漲溢。民多病水。故降此恩。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辛未【八】》○辛未。和泉淡路兩國飢。振給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壬申【九】》○壬申。彗星猶見。但爲月光所奪。其光芒微少耳。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癸酉【十】》○癸酉。美作國飢。振給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甲戌【十一】》○甲戌。賜餞入唐大使參議常嗣。副使篁。命五位以上賦春晩陪餞入唐使之題。日暮群臣獻詩。副使同亦獻之。但大使醉而退出。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丙子【十三】》○丙子。遣唐使朝拜。』豐後國人外從五位下吉彌侯龍麻呂賜姓貞道連。』授内舍人正六位上和朝臣豐永從五位下。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戊寅【十五】》○戊寅。賜入唐使節刀。大臣口宣。詞同去年。大使進賜節刀。〓當于左肩退出。副使趨在大使前。相連而退。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壬午【十九】》○壬午。遣唐大使藤原朝臣常嗣出自鴻臚。發向大宰府。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癸未【二十】》○癸未。美濃國言。二月廿五日兵庫自鳴。至三月十五日亦鳴同前。』丹波國人右近衞府將曹和邇臣龍人改本居。貫附左京五條二坊。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甲申【廿一】》○甲申。近江國蒲生郡荒廢田〓三町爲勅旨後院田。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乙酉【廿二】》○乙酉。依遣唐使進發。差内匠頭正五位下楠野王等。奉幣帛於伊勢大神宮。是日。天皇不御大極殿。雨也。權中納言從三位兼行左兵衞督藤原朝臣良房率諸司行事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丙戌【廿三】》○丙戌。以參議從四以下和氣朝臣眞綱爲兼左近衞權中將。右大辨如故〈云云〉。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丁亥【廿四】》○丁亥。遣唐副使小野朝臣篁發自鴻臚。向大宰府。
《承和四年(八三七)三月戊子【廿五】》○戊子。常陸國新治郡佐志能神。眞壁郡大國玉神。並預官社。以比年特有靈驗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癸巳朔》○夏四月癸巳朔。天皇御紫宸殿。皇太子侍焉。賜群臣酒。酒罷賜祿。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丁酉【五】》○丁酉。大和國人内藏史生大俣連福山賜姓大貞連。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戊申【十六】》○戊申。陸奧國言。玉造塞温泉石神。雷響振動。晝夜不止。温泉流河。其色如漿。加以山燒谷塞。石崩折木。更作新沼。沸聲如雷。如此奇恠不可勝計。仍仰國司。鎭謝災異。教誘夷狄。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癸丑【廿一】》○癸丑。陸奧出羽按察使從四位下坂上大宿禰淨野馳傳奏言。得鎭守將軍匝瑳宿禰末守牒稱。自去年春。至今年春百姓妖言。騷擾不止。奧邑之民。去居逃出。事須加添戍兵。靜騷赴農。又栗原賀美兩郡百姓逃出者多。不得抑留者。臣淨野商量。防禍靜騷。須愼未然。加以。栗原桃生以北俘囚。控弦巨多。似從皇化。反覆不定。四五月所謂馬肥虜驕之時也。儻有非常。難可支禦。伏望差發援兵一千人。四五月間。結般上下。暫候事變。其粮料者。用當處穀。依例支給。但上奏待報。恐失機事。仍且發且奏者。』丁巳賜勅符曰。事縁愼機。依請許之。唯克制權變。威惠兼施。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丁巳【廿五】》○丁巳。僧綱奏言。出家入道。爲保護國家。設寺供僧。爲滅禍致福。頃者天地災異。處處間奏。今須毎月三旬。三ケ日間。輪轉諸寺。晝讀大般若經。夜讃藥師寳號。以此奉答國恩。勅報曰。佛旨冲奧。大悲爲先。攘災致祥。諒在妙典。今省來奏。自叶心期。宜令梵釋。崇福。東西兩寺。東大寺。興福。新藥。元興。大安。藥師。西大寺。招提。本元興。弘福。法隆。四天王。延暦。神護。聖神。常住等廿ケ寺。毎旬輪轉。自五月上旬。迄八月上旬。誓願薫修。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戊午【廿六】》○戊午。天皇於成凉殿曲宴。奏音樂。侍臣具醉。賜祿有差。
《承和四年(八三七)四月庚申【廿八】》○庚申。天皇御武徳殿。閲覽左右馬寮駒。後太上天皇附參議源朝臣定。貢御馬二疋於天皇。
《承和四年(八三七)五月丁卯【五】》○五月癸亥朔丁卯。天皇御武徳殿。觀馬射。
《承和四年(八三七)五月己巳【七】》○己巳。近城諸寺。住持寂絶。淫濫屡聞。詔定別當。令其糺正。以文武官五位中明察〓直者充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五月丁酉 【四月五日?】》○授遣唐第一舶其號大平良從五位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五月癸未【廿一】》○癸未。上野國言。御馬疫死。遣使監察。』伊豫國飢。賑給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五月丁亥【廿五】》○丁亥。贈正五位上伴宿禰益立本位從四位下。益立。寳龜十一年爲征夷持節副使。發入之日。叙從四位下。厥後遭讒奪爵。其男越後大掾野繼。上書訴寃久矣。遂辨明得雪父耻。
《承和四年(八三七)五月庚寅【廿八】》○庚寅。大宰大貳從四位上藤原朝臣廣敏卒。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己亥【八】》○六月壬辰朔己亥。右大臣夏野上表。詔。唯停大將之任。不令還食封。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甲辰【十三】》○甲辰。六虹一時見于内裏。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丁未【十六】》○丁未。賜人康親王山城國葛野郡空閑地一町。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庚戌【十九】》○庚戌。地震。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壬子【廿一】》○壬子。勅。如聞。疫癘間發。疾苦者衆。夫銷殃未然。不如般若之力。宜令五畿内七道諸國内行者。廿口已下十口已上。於國分僧寺始自七月八日。三箇日。晝讀金剛般若。夜修藥師悔過迄于事竟。禁斷殺生。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癸丑【廿二】》○癸丑。遣使山城。大和。河内。攝津。近江。伊賀。丹波等七國。鎭祭彼疆界。以禦時氣。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甲寅【廿三】》○甲寅。宮内卿三品阿保親王爲兼兵部卿。上野太守如故。左衞門督從四位上百濟王勝義爲兼宮内卿。相摸守如故。中納言正三位源朝臣常爲兼左近衞大將。權中將從四位下和氣朝臣眞綱爲兼中將。右大辨如故。正三位源朝臣信爲兼左衞門督。近江守如故。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戊午【廿七】》○戊午。散位正四位上小野朝臣野主卒。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己未【廿八】》○己未。勅云云。宜遣使山城大和等。奉幣名山。以祈甘雨。』又勅令五畿内七道諸國奉幣名神。豫防風雨。莫損年穀。』正三位行中納言兼左近衞大將源朝臣常上表請解左大將職曰〈云云〉。』右京人左京亮從五位上吉田宿禰書主。越中介從五位下同姓高世等。賜姓興世朝臣。始祖鹽乘津。大倭人也。後順國命。往居三己薯n。其地遂隷百濟。鹽乘津八世孫。達率吉大尚。其弟少尚等。有懷土心。相尋來朝。世傳醫術。兼通文藝。子孫家奈良京田村里。仍元賜姓吉田連。』備後國飢。賑給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辛酉【三十】》○辛酉。從四位下紀朝臣善岑卒。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己巳【七月八日?】》○己巳。散位正六位上八多眞人清雄言。姓氏録所載始祖。錯謬非實。私門之大患也。詔令刊改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六月丁酉【六月六日?】》○丁酉。依從五位下勳六等小野朝臣宗成請。勅聽出羽國最上郡建立濟苦院一處。又宗成所司國分二寺奉造佛菩薩像。并寫得雜經四千餘卷。並令附官帳不紛失。事具官符。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甲子【三】》○秋七月壬戌朔甲子。延十五口僧於常寧殿。晝則讀經。夜便悔過。以内裏有物恠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己巳【八】》○己巳。天皇御紫宸殿。觀相撲節。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丁丑【十六】》○丁丑。地震。』式部省言。大學寮言。去天平二年三月格。文章生廿人。簡取雜任及白丁聰慧者。今諸生等器少岐嶷。才多晩成。至應文章之選。皆及二毛之初。而人雖賢良。未必位蔭。望請。白丁文章生預之出身。勅許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庚辰【十九】》○庚辰。除目〈云云〉。以從四位上南淵朝臣永河爲大宰大貳。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癸未【廿二】》○癸未。大宰府馳傳言。遣唐三ケ舶。共指松浦郡旻樂埼發行。第一第四舶。忽遇逆風。流着壹伎嶋。第二舶左右方便漂着値賀嶋。』是日。先太上天皇皇子從四位上源朝臣鎭。攀陟神護寺。剃頭入道。城中聞者爲之隕涙。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丙戌【廿五】》○丙戌。天皇御後庭。命左近衞府。奏音聲。令弄玉及刀子。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庚寅【廿九】》○庚寅。先太上天皇奉還源朝臣鎭位記於内裏。』是日。勅。以宮城北園池司地卅二町内荒廢地二町。充典藥寮。
《承和四年(八三七)七月辛卯【三十】》○辛卯。加賀國石川郡荒廢田・九町。賜三品彈正尹秀良親王。近江國荒田六十四町。勅充太皇太后後院。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壬辰朔》○八月壬辰朔。日向國子湯郡子都濃神。妻神。宮埼郡江田神。諸縣郡霧嶋岑神。並預官社。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丙申【五】》○丙申。勅曰。頃年眞言法教。雖流傳京城。而未遍邊境。宜選彼宗僧堪講讀及修法者。毎年任諸國講讀師。依法薫修。其僧不限年臘。唯選堪之者。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戊戌【七】》○戊戌。伊豫國從四位下大山積神。從五位下野間神。並預名神。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辛亥【二十】》○辛亥。大宰府奏遣唐使三ケ舶漂廻之状。并上使等奏状。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癸巳【癸丑廿二?】》○癸巳。勅使〈云云〉。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丁巳【廿六】》○丁巳。无位正道王於殿上冠焉。即叙從四位下。正道王者。故中務卿三品恒世親王之子。而後太上天皇之孫也。後太上天皇殊鍾愛。令天皇爲子。毎陪殿上。因有此叙。
《承和四年(八三七)八月庚申【廿九】》○庚申。勅。陸奧國課丁三千二百六十九人給復五年。安慰其情。以國司言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壬戌【二】》○九月辛酉朔壬戌。地震。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甲子【四】》○甲子。聖躬不豫。羞之御藥。頒遣中使。誦經於七ケ寺。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戊辰【八】》○戊辰。勅。令式部少輔良岑朝臣木連。齎幣帛。向八幡大神宮。天皇元有所祷。今以奉賽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己巳【九】》○己巳。天皇御紫宸殿。宴重陽節。命文人。同賦露重菊花鮮之題。宴了賜祿有差。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甲戌【十四】》○甲戌。攝津國人右衞門醫師辟秦眞身。武散位同姓仲主等三烟。改本姓賜秦勝。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辛巳【廿一】》○辛巳。以從五位上藤原朝臣當道爲河内守。右少辨如故。散位從五位下丹・眞人石雄爲伯耆守。豐前守從五位上石川朝臣橋繼爲修理舶使長官。筑前權守從五位下小野朝臣末嗣。遣唐判官從五位下長岑宿禰高名並爲次官。』自從今月一日。至于卅日。五畿内七道。豫申損者。惣三十一國。
《承和四年(八三七)九月己丑【廿九】》○己丑。聖躰平復。』金銀長上工正六位上丹波直廣主。年老還郷。勅給正税穀五十碩。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月辛卯朔》○冬十月辛卯朔。天皇御紫宸殿賜群臣酒。』是日。喚左右京亮。左右衞門。検非違使佐并四人。於殿前宣勅。遣勘録東西兩京飢病百姓。特加賑恤。以陰霖經日。穀價踊貴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月丁酉【七】》○丁酉。右大臣從二位清原眞人夏野薨。遣使監護葬事。有賻物。天皇不聽朝三日。夏野。正三位御原王孫。正五位下小倉王之第五子也。薨時年五十六。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月癸丑【廿三】》○癸丑。左京人從七位上佐伯直長人。正八位上同姓眞持等賜姓佐伯宿禰。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月乙卯【廿五】》○乙卯。授正六位上清科朝臣弟主從五位下。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月丙辰【廿六】》○丙辰。聽齋院司私養鷹二聯。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月戊午【廿八】》○戊午。授從五位上百濟王慶仲正五位下。正六位上百濟王忠誠從五位下。先太上天皇自交野遊獵處有諷旨。因所叙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一月辛酉朔》○冬十一月辛酉朔。天皇御紫宸殿。賜侍臣酒。皇太子朝覲。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一月戊辰【八】》○戊辰。天皇於神泉苑放隼。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一月丁丑【十七】》○丁丑。加賀國言。管能美郡人財部造繼麿。父母存日。定省之禮。無失其節。歿後操行不變。朝夕哀慕。隣里郷邑莫不推服。可謂孝子。勅宜叙三階。終身免其戸租。旌表門閭。令衆庶知。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一月甲申【廿四】》○甲申。山城國人造酒司史生秦忌寸伊勢麻呂等改本居。貫附右京九條四坊。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一月丁亥【廿七】》○丁亥。天皇於神泉苑放隼。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庚寅朔》○十二月庚寅朔。日有蝕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辛卯【二】》○辛卯。是夜。盜開春興殿。偸取絹五十餘疋。宿衞之人不得見着。』右兵衞督從四位下百濟王安義卒。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癸巳【四】》○癸巳。近江國人左兵衞權少志志賀史常繼。左衞門少志錦部村主藥麻呂。越中少目錦部主寸人勝。太政官史生大友村主弟繼等賜姓春良宿禰。常繼之先。後漢獻帝苗裔也。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甲午【五】》○甲子。夜分。女盜二人昇入清凉殿。天皇愕然。命藏人等。告宿衞人。逐捕之。纔獲一人。其一人脱亡。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丁酉【八】》○丁酉。勅令造轆轤木壷一合。銅壷釦鏤者一合。備于奉納天王寺聖靈御髮。〈事由未詳。但口傳曰。聖徳太子御髮四把。深藏于四天王寺塔心底下。去年冬。霹靂彼寺塔心時。遣使監察。而其使私偸靈髮。與之己妻。由是後日成崇。因更搜索。還藏本處云云。〉』是日。左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緒嗣上表言。臣年老病重。出入絶望。疾床引日。既過一紀。臣竊見。天下官庫空〓。國用闕乏。况今年不稔。衣食共損。倉廩不實。何知禮節。臣前以此義。去天長之初。上意見之日奏言。省不要之官。斷文華之費。而臣久沈〓疾。空積星霜。曠官之責。可謂其首。其文章者。歴代不朽也。豈口奏其言。久居其職哉。加以。陰陽不調。責在臣子。伏望。停不當之號。開賢徳之進。然則天道無災。自作中興。非敢逃天澤之榮。名餝之利。』内侍宣〈久〉。國老〈止志弖波〉獨〈能美許會〉坐〈世〉。朝夕政〈波〉不申給〈阿禮止毛〉。國家事〈波〉定申任〈爾止志弖〉。前前〈爾〉辭申事〈爾〉附〈弖〉。自今以後。如此〈久〉辭申事不得〈止〉宣〈岐〉。今〈毛〉又志賀奈毛思行〈須〉。然今進〈禮留〉辭書非御意〈止志弖〉。左近衞中將從四位下和氣朝臣眞綱〈乎〉差使返給〈止〉宣。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庚子【十一】》○庚子。自旭旦至戌時大風。京中屋舍往々破壞。』大宰府言。管豐前國田河郡香春岑神。辛國息長大姫大目命。忍骨命。豐比・命。惣是三社。元來是石山。而上木惣無。至延暦年中。遣唐請益僧最澄躬到此山祈云。願縁神力。平得渡海。即於山下。爲神造寺讀經。爾來草木蓊鬱。神驗如在。毎有水旱疾疫之災。郡司百姓就之祈祷。必蒙感應。年登人壽。異於他郡。望預官社。以表崇祠。許之。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庚戌【廿一】》○庚戌。是夜。盜穿大藏省東長殿壁。竊取・布等。不知幾匹端。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辛亥【廿二】》○辛亥。遣六衞府。大索城中。
《承和四年(八三七)十二月丙辰【廿七】》○丙辰。以從四位下橘朝臣永名爲兼右兵衞督。播磨守如故。
《卷尾》○續日本後紀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