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応神天皇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
 誉田天皇 応神天皇
《応神天皇即位前紀》誉田天皇。足仲彦天皇第四子也。母曰気長足姫尊。天皇以皇后討新羅之年。歳次庚辰(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冬十二月。生於筑紫之蚊田。幼而聡達。玄監深遠。動容進止。聖表有異焉。皇太后摂政之三年(癸未二〇三)。立為皇太子。〈 時年三。 〉初天皇在孕而。天神地祇授三韓。既産之完生腕上。其形如鞆。是肖皇太后為雄装之負鞆。〈 肖。此云阿叡。 〉故称其名謂誉田天皇。〈 上古時、俗。号鞆謂褒武多焉。一云。初天皇為太子。行于越国。拝祭角鹿笥飯大神。時大神与太子名相易。故号大神曰去来紗別神。太子名誉田別尊。然則可謂大神本名誉田別神。太子元名去来紗別尊。然無所見也。未詳。 〉摂政六十九年(己丑二六九)夏四月。皇太后崩。〈 時年百歳。 〉
《応神天皇元年(庚寅二七〇)正月丁亥朔》元年春正月丁亥朔。皇太子即位。是年也。太歳庚寅。
《応神天皇二年(辛卯二七一)三月壬子(三)》二年春三月庚戌朔壬子。立仲姫為皇后。后生荒田皇女。大鷦鷯天皇。根鳥皇子。先是天皇以皇后姉高城入姫為妃。生額田大中彦皇子。大山守皇子。去来真稚皇子。大原皇女。〓来田皇女。又妃皇后弟弟姫。生阿倍皇女。淡路御原皇女。紀之菟野皇女。次妃和珥臣祖日触使主之女。宮主宅媛。生菟道稚郎子皇子。矢田皇女。雌鳥皇女。次妃宅媛之弟小〓媛。〈 小〓。此云烏儺謎。 〉生菟道稚郎姫皇女。次妃河派仲彦女。弟媛。生稚野毛二派皇子。〈 派。此云摩多。 〉次妃桜井田部連男鋤之妹糸媛。生隼総別皇子。次妃日向泉長媛。生大葉枝皇子。小葉枝皇子。凡是天皇男女并二十王也。根鳥皇子。是大田君之始祖也。大山守皇子。是土形君。榛原君。凡二族之始祖也。去来真稚皇子。是深河別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三年(壬辰二七三)十月癸酉(三)》三年冬十月辛未朔癸酉。東蝦夷悉朝貢。即役蝦夷而作厩坂道。
《応神天皇三年(壬辰二七三)十一月》十一月。処処海人〓〓之不従命。〈 〓〓。此云佐麼売玖。 〉則遣阿曇連祖大浜宿禰、平其〓〓。因為海人之宰。故俗人諺曰、佐麼阿摩者。其是緑也。
《応神天皇三年(壬辰二七三)是歳》是歳百済辰斯王立之失礼於貴国天皇。故遣紀角宿禰。羽田矢代宿禰。石川宿禰。木菟宿禰。嘖譲其无礼状。由是。百済国殺辰斯王以謝之。紀角宿禰等便立阿花為王而帰。
《応神天皇五年(甲午二七四)八月壬寅(十三)》五年秋八月庚寅朔壬寅。令諸国、定海人及山守部。
《応神天皇五年(甲午二七四)十月》冬十月。科伊豆国令造船。長十丈。船既成之。試浮于海。便軽泛疾行如馳。故名其船曰枯野。〈 由船軽疾名枯野。是義違焉。若謂軽野。後人訛歟。 〉
《応神天皇六年(乙未二七五)二月》六年春二月。天皇幸近江国。至菟道野上而歌之曰。
@知麼能 伽豆怒〓[土+烏]弥例麼。茂茂智〓蘆。夜珥波母弥唹。区珥能朋母弥喩。 ちばの かづのをみれば ももちだる やにはもみゆ くにのほもみゆ (K034)
《応神天皇七年(丙申二七六)九月》七年秋九月。高麗人。百済人。任那人。新羅人。並来朝。時命武内宿禰。領諸韓人等作池。因以名池号韓人池。
《応神天皇八年(丁酉二七七)三月》八年春三月。百済人来朝。〈 百済記云。阿花王立旡礼於貴国。故奪我枕弥多礼。及〓[山+見]南。支侵。谷那東韓之地。是以遣王子直支于天朝。以脩先王之好也。 〉
《応神天皇九年(戊戌二七八)四月》九年夏四月。遣武内宿禰於筑紫、以監察百姓。時武内宿禰弟甘美内宿禰。欲廃兄。即讒言于天皇。武内宿禰常有望天下之情。今聞。在筑紫而密謀之曰。独裂筑紫招三韓令朝於己。遂将有天下。於是天皇則遣使、以令殺武内宿禰。時武内宿禰歎之曰。吾元無弐心。以忠事君。今何禍矣。無罪而死耶。於是。有壱伎直祖真根子者。其為人能似武内宿禰之形。独惜武内宿禰無罪而空死。便語武内宿禰曰。今大臣以忠事君。既無黒心。天下共知。願密避之参赴于朝。親弁無罪。而後死不晩也。且時人毎云。僕形似大臣。故今我代大臣而死之。以明大臣之丹心。則伏剣自死焉。時武内宿禰。独大悲之。窃避筑紫、浮海。以従南海廻之。泊於紀水門。僅得逮朝。乃弁無罪。天皇則推問武内宿禰与甘美内宿禰。於是二人各堅執而争之。是非難決。天皇勅之。令請神祇探湯。是以、武内宿禰与甘美内宿禰。共出于磯城川〓為探湯。武内宿禰勝之。便執横刀以殴仆甘美内宿禰。遂欲殺矣。天皇勅之令釈。仍賜紀伊直等之祖也。
《応神天皇十一年(庚子二八〇)十月》十一年冬十月。作剣池。軽池。鹿垣池。厩坂池。
《応神天皇十一年(庚子二八〇)是歳》是歳。有人奏之曰。日向国有孃子。名髪長媛。即諸県君牛諸井之女也。是国色之秀者。天皇悦之。心裏欲覓。
《応神天皇十三年(壬寅二八二)三月》十三年春三月。天皇遣専使、以徴髪長媛。
《応神天皇十三年(壬寅二八二)九月》秋九月中。髪長媛至自日向。便安置於桑津邑。爰皇子大鷦鷯尊。及見髪長媛。感其形之美麗。常有恋情。於是天皇知大鷦鷯尊感髪長媛而欲配。是以天皇宴于後宮之日。始喚髪長媛。因以上坐於宴席。時〓大鷦鷯尊。以指髪長媛。乃歌之曰。
@伊奘阿芸 怒珥比蘆菟弥珥。比蘆菟濔珥。和餓喩区濔智珥。伽愚破志。波那多智麼那。辞豆曳羅波。比等未那等利。保菟曳波。等利委餓羅辞。濔菟愚利能。那伽菟曳能。府保語茂利。阿伽例蘆〓[土+烏]等〓[口+羊]。伊奘佐伽麼曳那。 いざあぎ のにひるつみに ひるつみに わがゆくみちに かぐはし はなたちばな しづえらは ひとみなとり ほつえは とりゐがらし みつぐりの なかつえの ふほごもり あかれるをとめ いざさかばえな (K035)
於是大鷦鷯尊蒙御歌。便知得賜髪長媛、而大悦之。報歌曰。
@濔豆多摩蘆。予佐濔能伊戒珥。奴那波区利。破陪鶏区辞羅珥。委愚比菟区。伽破摩多曳能。比辞餓羅能。佐辞鶏区辞羅珥。阿餓許居呂辞。伊夜于古珥辞〓[氏+一]。 みづたまる よさみのいけに ぬなはくり はへけくしらに ゐぐひつく かはまたえの ひしがらの さしけくしらに あがこころし いやうこにして (K036)
大鷦鷯尊与髪長媛。既得交慇懃。独対髪長媛歌之曰。
@弥知能之利。古破〓〓[土+烏]等綿〓[土+烏]。伽未能語等。枳虚曳之介逎。阿比摩区羅摩区。 みちのしり こはだをとめを かみのごと きこえしかど あひまくらまく (K037)
又歌之曰。
@濔知能之利。古波〓〓[土+烏]等綿。阿羅素破儒。泥辞区〓[土+烏]之叙。于蘆波辞濔茂布。 みちのしり こはだをとめ あらそはず ねしくをしぞ うるはしみもふ (K038)
〈 一云。日向諸県君牛仕于朝庭。年既耆〓之不能仕。仍致仕。退於本土。則貢上己女髪長媛。始至播磨。時天皇幸淡路嶋。而遊猟之。於是天皇西望之。数十麋鹿浮海来之。便入于播磨鹿子水門。天皇謂左右曰。其何麋鹿也。泛巨海多来。爰左右共視而奇。則遣使令察。使者至見、皆人也。唯以著角鹿皮、為衣服耳。間曰。誰人也。対曰。諸県君牛。是年耆之。雖致仕。不得忘朝。故以己女髪長媛而貢上矣。天皇悦之。即喚令従御船。是以時人号其著岸之処。曰鹿子水門也。凡水手曰鹿子。蓋始起于是時也。 〉
《応神天皇十四年(癸卯二八三)二月》十四年春二月。百済王貢縫衣工女。曰真毛津。是今来目衣縫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十四年(癸卯二八三)是歳》是歳。弓月君自百済来帰。因以奏之曰。臣領己国之人夫百二十県而帰化。然因新羅人之拒。皆留加羅国。爰遣葛城襲津彦。而召弓月之人夫於加羅。然経三年、而襲津彦不来焉。
《応神天皇十五年(甲辰二八四)八月丁卯(六)》十五年秋八月壬戌朔丁卯。百済王遣阿直岐。貢良馬二匹。即養於軽坂上厩。因以以阿直岐令掌飼。故号其養馬之処曰厩坂也。阿直岐亦能読経典。即太子菟道稚郎子師焉。於是天皇問阿直岐曰。如勝汝博士亦有耶。対曰。有王仁者。是秀也。時遣上毛野君祖荒田別。巫別於百済。仍徴王仁也。其阿直岐者。阿直岐史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十六年(乙巳二八五)二月》十六年春二月。王仁来之。則太子菟道稚郎子師之。習諸典籍於王仁。莫不通達。故所謂王仁者。是書首等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十六年(乙巳二八五)是歳》是歳。百済阿花王薨。天皇召直支王謂之曰。汝返於国以嗣位。仍且賜東韓之地而遣之。〈 東韓者。甘羅城。高難城。爾林城是也。 〉
《応神天皇十六年(乙巳二八五)八月》八月。遣平群木菟宿禰。的戸田宿禰於加羅。仍授精兵詔之曰。襲津彦久之不還。必由新羅之拒而滞之。汝等急往之撃新羅、披其道路。於是木菟宿禰等進精兵、莅于新羅之境。新羅王愕之服其罪。乃率弓月之人夫。与襲津彦共来焉。
《応神天皇十九年(戊申二八八)十月戊戌朔》十九年冬十月戊戌朔。幸吉野宮。時国樔人来朝之。因以醴酒献于天皇。而歌之曰。
@伽辞能輔珥。予区周〓[土+烏]菟区利。予区周珥。伽綿蘆淤朋濔枳。宇摩羅珥。枳虚之茂知〓[土+烏]勢。磨呂俄智。 かしのふに よくすをつくり よくすに かめるおほみき うまらに きこしもちをせ まろがち (K039)
歌之既訖。則打口以仰咲。今国樔献土毛之日。歌訖即撃口仰咲者。蓋上古之遣則也。夫国樔者。其為人甚淳朴也。毎取山菓食。亦煮蝦蟆為上味。名曰毛濔。其土自京東南之。隔山而居于吉野河上。峰嶮谷深。道路狭〓。故雖不遠於京。本希朝来。然自此之後。屡参赴以献土毛。其土毛者栗・菌及年魚之類焉。
《応神天皇二十年(己酉二八九)九月》二十年秋九月。倭漢直祖阿知使主。其子都加使主。並率己之党類十七県而来帰焉。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三月戊子(五)》二十二年春三月甲申朔戊子。天皇幸難波、居於大隅宮。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三月丁酉(十四)》丁酉。登高台而遠望。時妃兄媛侍之。望西以大歎。〈 兄媛者。吉備臣祖御友別之妹也。 〉於是天皇問兄媛曰。何爾歎之甚也。対曰。近日妾有恋父母之情。便因西望、而自歎矣。冀暫還之。得省親歟。爰天皇愛兄媛篤温〓之情。則謂之曰。爾不視二親。既経多年。還欲定省。於理灼然。則聴之。仍喚淡路御原之海人八十人、為水手。送于吉備。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四月》夏四月。兄媛自大津発船而往之。天皇居高台望兄媛之船、以歌曰。
@阿波〓辞摩。異椰敷多那羅弭。阿豆枳辞摩。異椰敷多那羅弭。予呂辞枳辞摩之魔。〓伽多佐例阿羅智之。吉備那流伊慕〓[土+烏]。阿比濔菟流慕能。 あはぢしま いやふたならび あづきしま いやふたならび よろしきしましま たかたされあらちし きびなるいもを あひみつるもの (K040)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九月丙戌(六)》秋九月辛巳朔丙戌。天皇狩于淡路嶋。是嶋者横海、在難波之西。峰巌紛錯。陵谷相続。芳草薈蔚。長瀾潺湲。亦糜鹿・鳧・鴈多在其嶋。故乗輿屡遊之。天皇便自淡路転、以幸吉備。遊于小豆嶋。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九月庚寅(十)》庚寅。亦移居於葉田〈 葉田。此云簸娜。 〉葦守宮。時御友別参赴之。則以其兄弟子孫。為膳夫而奉饗焉。天皇。於是看御友別謹惶侍奉之状。而有悦情。因以割吉備国、封其子等也。則分川嶋県、封長子稲速別。是下道臣之始祖也。次以上道県封中子仲彦。是上道臣。香屋臣之始祖也。次以三野県封弟彦。是三野臣之始祖也。復以波区芸県封御友別弟鴨別。是笠臣之始祖也。即以苑県、封兄浦凝別。是苑臣之始祖也。即以織部県賜兄媛。是以其子孫於今在于吉備国。是其縁也。
《応神天皇二五年(甲寅二九四)》二十五年。百済直支王薨。即子久爾辛立為王。王年幼。大倭木満致執国政。与王母相婬。多行無礼。天皇聞而召之〈 百済記云。木満致者、是木羅斤資討新羅時。娶其国婦而所生也。以其父功、専於任那。来入我国、往還貴国。承制天朝、執我国政。権重当世。然天朝聞其暴召之。 〉
《応神天皇二八年(丁巳二九七)九月》二十八年秋九月。高麗王遣使朝貢。因以上表。其表曰。高麗王教日本国也。時太子菟道稚郎子読其表。怒之責高麗之使。以表状無礼。則破其表。
《応神天皇三一年(庚申三〇〇)八月》三十一年秋八月。詔群卿曰。官船名枯野者。伊豆国所貢之船也。是朽之不堪用。然久為官用。功不可忘。何其船名勿絶、而得伝後葉焉。群卿便被詔、以令有司。取其船材、為薪而焼塩。於是得五百籠塩。則施之周賜諸国。因令造船。是以諸国一時貢上五百船。悉集於武庫水門。当是時。新羅調使共宿武庫。爰於新羅停忽失火。即引之及于聚船。而多船見焚。由是責新羅人。新羅王聞之。〓然大驚。乃貢能匠者。是猪名部等之始祖也。初枯野船為塩薪焼之日。有余燼。則奇其不焼而献之。天皇異以令作琴。其音鏗鏘而遠聆。是時天皇歌之曰。
@訶羅怒烏。之褒珥椰枳。之餓阿摩離。虚等珥菟句離。訶枳譬句椰。由羅能斗能。斗那訶能異句離珥。敷例多菟。那豆能紀能紀。佐椰佐椰。 からのを しほにやき しがあまり ことにつくり かきひくや ゆらのとの となかのいくりに ふれたつ なづのきの さやさや (K041)
《応神天皇三七年(丙寅三〇六)二月戊午朔》三十七年春二月戊午朔。遣阿知使主。都加使主於呉。令求縫工女。爰阿知使主等。渡高麗国、欲達于呉。則至高麗。更不知道路。乞知道者於高麗。高麗王乃副久礼波。久礼志二人為導者。由是得通呉。呉王於是与工女兄媛。弟媛。呉織。穴織。四婦女。
《応神天皇三九年(戊辰三〇八)二月》三十九年春二月。百済直支王。遣其妹新斉都媛以令仕。爰新斉都媛率七婦女而来帰焉。
《応神天皇四十年(己巳三〇九)正月戊申(八)》四十年春正月辛丑朔戊申。天皇召大山守命。大鷦鷯尊。問之曰。汝等者愛子耶。対言。甚愛也。亦問之。長与少孰尤焉。大山守命対言。不逮于長子。於是天皇有不悦之色。時大鷦鷯尊預察天皇之色。以対言。長者多経寒暑。既為成人。更無悒矣。唯少子者。未知其成不。是以少子甚憐之。天皇大悦曰。汝言寔合朕之心。是時。天皇常有立菟道稚郎子為太子之情。然欲知二皇子之意。故発是問。是以不悦大山守命之対言也
《応神天皇四十年(己巳三〇九)正月甲子(廿四)》甲子。立菟道稚郎子為嗣。即日任大山守命、令掌山川林野。以大鷦鷯尊為太子輔之。令知国事。
《応神天皇四一年(庚午三一〇)二月戊申(十五)》四十一年春二月甲午朔戊申。天皇崩于明宮。時年一百一十歳。〈 一云。崩于大隅宮。 〉
《応神天皇四一年(庚午三一〇)二月是月》是月。阿知使主等自呉至筑紫。時胸形大神有乞工女等。故以兄媛、奉於胸形大神。是則今在筑紫国御使君之祖也。既而率其三婦女、以至津国。及于武庫。而天皇崩之、不及。即献于大鷦鷯尊。是女人等之後。今呉衣縫。蚊屋衣縫是也。
日本書紀巻第十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