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二
 去来穂別天皇 履中天皇
 瑞歯別天皇 反正天皇 
《履中天皇即位前紀》去来穂別天皇 履中天皇
去来穂別天皇。大鷦鷯天皇太子也。〈 去来。此云伊弉。 〉母曰磐之媛命。葛城襲津彦女也。
大鷦鷯天皇三十一年(癸卯三四三)春正月。立為皇太子。〈 時年十五。 〉
八十七年(己亥三九九)春正月。大鷦鷯天皇崩。』太子自諒闇出之。未即尊位之間。以羽田矢代宿禰之女黒媛欲為妃。納采既訖。遣住吉仲皇子而告吉日。時仲皇子冒太子名、以姦黒媛。是夜。仲皇子忘手鈴於黒媛之家而帰焉。明日之夜。太子不知仲皇子自姦而到之。乃入室開帳居於玉床。時床頭有鈴音。太子異之。問黒媛曰。何鈴也。対曰。昨夜之非太子所〓鈴乎。何更問妾。太子自知仲皇子冒名以姦黒媛。則默之避也。爰仲皇子畏有事、将殺太子。密興兵、囲太子宮。時平群木莵宿禰。物部大前宿禰。漢直祖阿知使主三人、啓於太子。太子不信。〈 一云。太子酔以不起。 〉故三人扶太子令乗馬而逃之。〈 一云。大前宿禰抱太子而乗馬。 〉仲皇子不知太子不在。而焚太子宮。通夜火不滅。太子到河内国埴生坂而醒之。顧望難波。見火光。而大驚。則急馳之。自大坂向倭。至于飛鳥山。遇少女於山口。問之曰。此山有人乎。対曰。執兵者多満山中宜廻自当摩姪踰之。太子於是以為。聆少女言、而得免難。則歌之曰。
@於朋佐箇珥。阿布夜烏等謎烏。瀰知度沛麼。〓[口+多]駄珥破能邏孺。〓[口+多]〓摩知烏能流。 おほさかに あふやをとめを みちとへば ただにはのらず たぎまちをのる (K064)
則更還之。発当県兵令従身。自竜田山踰之。時有数十人執兵追来者。太子遠望之曰。其彼来者誰人也。何歩行急之。若賊人乎。因隠山中而待之。近則遣一人問曰。曷人。且何処往矣。対曰。淡路野嶋之海人也。阿曇連浜子〈 一云。阿曇連黒友。 〉為仲皇子令追太子。於是。出伏兵囲之。悉得捕。当是時。倭直吾子籠素好仲皇子。預知其謀。密聚精兵数百於攪食栗林。為仲皇子将拒太子。時太子不知兵塞、而出山行数里。兵衆多塞。不得進行。乃遣使者、問曰。誰人也。対曰。倭直吾子籠也。便還問使者曰。誰使焉。曰。皇太子之使。時吾子籠憚其軍衆多在。乃謂使者曰。伝聞。皇太子有非常之事。将助以備兵待之。然太子疑其心欲殺。則吾子籠愕之献己妹日之媛。仍請赦死罪。乃免之。其倭直等貢釆女。蓋始于此時歟。太子便居於石上振神宮。於是瑞歯別皇子知太子不在。尋之追詣。然太子疑弟王之心而不喚。時瑞歯別皇子令謁曰。僕無黒心。唯愁太子不在而参赴耳。爰太子伝告弟王曰。我畏仲皇子之逆。独避至於此。何且非疑汝耶。其仲皇子在之。独猶為我病。遂欲除。故汝寔勿黒心。更返難波而殺仲皇子。然後乃見焉。瑞歯別皇子啓太子曰。大人何憂之甚也。今仲皇子無道。群臣及百姓共悪怨之。復其門下人皆叛為賊。独居之無与誰議。臣雖知其逆、未受太子命之。故独慷慨之耳。今既被命。豈難於殺仲皇子乎。唯独懼之。既殺仲皇子。猶且疑臣歟。冀見得忠直者。欲明臣之不欺。太子則副木莵宿禰而遣焉。爰瑞歯別皇子歎之曰。今太子与仲皇子並兄也。誰従矣。誰乖矣。然亡無道、就有道。其誰疑我。則詣于難波。伺仲皇子之消息。仲皇子思太子巳逃亡、而無備。時有近習隼人。曰刺領巾。瑞歯別皇子陰喚刺領巾、而誂之曰。為我殺皇子。吾必敦報汝。乃脱錦衣・褌与之。刺領巾恃其誂言。独執矛。以伺仲皇子入厠而刺殺。即隸于瑞歯別皇子。於是木莵宿禰啓於瑞歯別皇子曰。刺領巾為人殺己君。其為我雖有大功。於己君無慈之甚矣。豈得生乎。乃殺刺領巾。即日向倭也。夜半臻於石上而復命。於是。喚弟王以敦寵。仍賜村合屯倉。是日。捉阿曇連浜子。
《履中天皇元年(庚子四〇〇)二月壬午朔》元年春二月壬午朔。皇太子即位於磐余稚桜宮。
《履中天皇元年(庚子四〇〇)四月丁酉(十七)》夏四月辛巳朔丁酉。召阿雲連浜子詔之曰。汝与仲皇子共謀逆。将傾国家。罪当于死。然垂大恩、而兔死科墨。即日黥之。因此時人曰阿曇目。亦免従浜子野嶋海人等之罪。役於倭蒋代屯倉。
《履中天皇元年(庚子四〇〇)七月壬子(四)》秋七月己酉朔壬子。立葦田宿禰之女黒媛為皇妃。妃生磐坂市辺押羽皇子。御馬皇子。青海皇女。〈 一日、飯豊皇女。 〉次妃幡梭皇女生中磯皇女。是年也、太歳庚子。
《履中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正月己酉(四)》二年春正月丙午朔己酉。立瑞歯別皇子為儲君。
《履中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十月》冬十月。都於磐余。当是時。平群木莵宿禰。蘇賀満智宿禰。物部伊〓弗大連。円〈 円。此云豆夫羅。 〉大使主共執国事。
《履中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十一月》十一月。作磐余池。
《履中天皇三年(壬寅四〇二)十一月辛未(六)》三年冬十一月丙寅朔辛未。天皇泛両枝船于磐余市磯池。与皇妃各分乗而遊宴。膳臣余磯献酒。時桜花落于御盞。天皇異之。則召物部長真胆連、詔之曰。是花也。非時而来。其何処之花矣。汝自可求。於是。長真胆連。独尋花。獲于掖上室山而献之。天皇歓其希有。即為宮名。故謂磐余稚桜宮。其此之縁也。是日。改長真胆連之本姓曰稚桜部造。又号膳臣余磯曰稚桜部臣。
《履中天皇四年(癸卯四〇三)八月戊戌(八)》四年秋八月辛卯朔戊戌。始之於諸国置国史。記言事達四方志。
《履中天皇四年(癸卯四〇三)十月》冬十月。堀石上溝。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三月戊午朔》五年春三月戊午朔。於筑紫所居三神、見于宮中言。何奪我民矣。吾今慚汝。於是祷而不祠。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九月壬寅(十八)》秋九月乙酉朔壬寅。天皇狩于淡路嶋。是日。河内飼部等従駕執轡。先是飼部之黥皆未差。時居嶋伊奘諾神、託祝曰。不堪血臭矣。因以卜之。兆云。悪飼部等黥之気。故自是以後。頓絶以不黥飼部而止之。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九月癸卯(十九)》癸卯。有如風之声。呼於大虚曰。剣刀太子王也。亦呼之曰。鳥往来羽田之汝妹者。羽狭丹葬立往。〈 汝妹。此云儺邇毛。 〉亦曰。狭名来田蒋津之命。羽狭丹葬立往也。俄而使者忽来曰。皇妃薨。天皇大驚之、便命駕而帰焉。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九月丙午(廿二)》丙午。自淡路至。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十月甲子(十一)》冬十月甲寅朔甲子。葬皇妃。既而天皇悔之不治神崇、而亡皇妃。更求其咎。或者曰。車持君行於筑紫国。而悉校車持部。兼取死神者。必是罪矣。天皇則喚車持君。以推問之。事既実焉。因以数之曰。爾雖車持君。縦検校天子之百姓。罪一也。既分寄于神祇車持部。兼奪取之。罪二也。則負悪解除。善解除。而出於長渚崎、令秡禊。既而詔之曰。自今以後。不得掌筑紫之車持部。乃悉収、以更分之奉於三神。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正月戊子(六)》六年春正月癸未朔戊子。立草香幡梭皇女為皇后。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正月辛亥(廿九)》辛亥。始建蔵職。因定蔵部。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二月癸丑朔》二月癸丑朔。喚〓魚磯別王之女太姫郎姫。高鶴郎姫、納於後宮、並為嬪。於是二嬪恒歎之曰。悲哉。吾兄王何処去耶。天皇聞其歎、而問之曰。汝何歎息也。対曰。妾兄鷲住王。為人強力軽捷。由是独馳越八尋屋而遊行。既経多日、不得面言。故歎耳。天皇悦其強力以喚之。不参来。亦重使而召。猶不参来。恒居於住吉邑。自是以後。廃以不求。是讃岐国造。阿波国脚咋別。凡二族之始祖也。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三月丙申(十五)》三月壬午朔丙申。天皇玉体不〓。水土不調。崩于稚桜宮。〈 時年七十。 〉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十月壬子(四)》冬十月己酉朔壬子。葬百舌鳥耳原陵。
《反正天皇即位前紀》 瑞歯別天皇 反正天皇』
瑞歯別天皇。去来穂別天皇同母弟也。去来穂別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立為立為皇太子。天皇初生于淡路宮。生而歯如一骨。容姿美麗。於是有井。曰瑞井。則汲之洗太子。時多遅花落有于井中。因為太子名也。多遅花者今虎杖花也。故称謂多遅比瑞歯別天皇。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三月》六年春三月。去来穂別天皇崩。
《反正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正月戊寅(二)》元年春正月丁丑朔戊寅。儲君即天皇位。
《反正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八月己酉(六)》秋八月甲辰朔己酉。立大宅臣祖木事之女津野媛為皇夫人。生香火姫皇女。円皇女。又納夫人弟弟媛。生財皇女与高部皇子。
《反正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十月》冬十月。都於河内丹比。是謂柴籬宮。当是時。風雨順時五穀成熟。人民富饒。天下太平。是年也、太歳丙午。
《反正天皇五年(庚戌四一〇)正月丙午(廿三)》五年春正月甲申朔丙午。天皇崩于正寝。
日本書紀巻第十二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