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九

 天国排開広庭天皇 欽明天皇
《欽明天皇即位前紀》天国排開広庭天皇。男大迹天皇嫡子也。母曰手白香皇后。天皇愛之。常置左右。』天皇幼時夢。有人云。天皇寵愛秦大津父者。及壮大。必有天下。寤驚、遣使普求。得自山背国紀伊郡深草里。姓字果如所夢。於是忻喜遍身。歎夫曾夢。乃告之曰。汝有何事。答云。無也。但臣向伊勢。商価来還。山逢二狼相闘汚血。乃下馬洗漱口手。祈請曰。汝是貴神。而楽麁行。儻逢猟士。見禽尤速。乃抑止相闘。拭洗血毛。遂遣放之。倶令全命。天皇曰。必此報也。乃令近侍。優寵日新。大致饒富。及至践祚。拝大蔵省。
《宣化天皇四年(己未五三九)十月》四年冬十月。武小広国押盾天皇崩。皇子天国排開広庭天皇令群臣曰。余幼年浅識。未閑政事。山田皇后明閑百揆。請就而決。山田皇后怖謝曰。妾蒙恩寵。山海〓同。万機之難。婦女安預。今皇子者。敬老慈少、礼下賢者。日中不食。以待士。加以幼而穎脱、早擅嘉声。性是寛和。務存矜宥。請諸臣等。早令臨登位光臨天下。
《宣化天皇四年(己未五三九)十二月庚辰朔甲申。【五】》冬十二月庚辰朔甲申。天国排開広庭皇子。即天皇位。時年若干。尊皇后曰皇太后。大伴金村大連。物部尾輿大連為大連。及蘇我稲目宿禰大臣為大臣。並如故。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正月甲子【十五】》元年春正月庚戌朔甲子。有司請立皇后。詔曰。立正妃武小広国押盾天皇女石姫為皇后。是生二男。一女。長曰箭田珠勝大兄皇子。仲曰訳語田渟中倉太珠敷尊。少曰笠縫皇女。〈 更名狭田毛皇女。 〉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二月》二月。百済人己知部投化。置倭国添上郡山村。今山村己知部之先也。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三月》三月。蝦夷。隼人。並率衆帰附。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七月己丑【十四】》秋七月丙子朔己丑。遷都倭国磯城郡磯城嶋。仍号為磯城嶋金刺宮。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八月》八月。高麗。百済。新羅。任那。並遣使献。並修貢職。』召集秦人。漢人等諸蕃投化者。安置国郡。編貫戸籍。秦人戸数惣七千五十三戸。以大蔵掾為秦伴造。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九月己卯【五】》九月乙亥朔己卯。幸難波祝津宮。大伴大連金村。許勢臣稲持。物部大連尾輿等従焉。天皇問諸臣曰。幾許軍卒、伐得新羅。物部大連尾輿等奏曰。少許軍卒、不可易征。襄者男大迹天皇六年。百済遣使、表請任那上〓[口+多]〓[口+利]。下〓[口+多]〓[口+利]。娑陀。牟婁四県。大伴大連金村輙依表請、許賜所求。由是新羅怨曠積年。不可軽爾而伐。於是大伴大連金村居住吉宅。称疾不朝。天皇遣青海夫人勾子。慰問慇懃。大連怖謝曰。臣所疾者非余事也。今諸臣等、謂臣滅任那。故恐怖不朝耳。乃以鞍馬贈使、厚相資敬。青海夫人依実顕奏。詔曰。久竭忠誠。莫恤衆口。遂不為罪。優寵弥深。是年也、太歳庚申。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三月》二年春三月。納五妃。元妃。皇后弟曰稚綾姫皇女。是生石上皇子。次有皇后弟。曰日影皇女。〈 此曰皇后弟。明是檜隈高田天皇女。而列后妃之名。不見母妃姓与皇女名字。不知出何書。後勘者知之。 〉是生倉皇子。次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女曰堅塩媛。〈 堅塩。此云岐施志。 〉生七男。六女。其一曰大兄皇子。是為橘豊日尊。其二曰磐隈皇女。〈 更名夢皇女。 〉初侍祀於伊勢大神。後坐奸皇子茨城解。其三曰臈嘴鳥皇子。其四曰豊御食炊屋姫尊。其五曰椀子皇子。其六曰大宅皇女。其七曰石上部皇子。其八曰山背皇子。其九曰大伴皇女。其十曰桜井皇子。其十一曰肩野皇女。其十二曰橘本稚皇子。其十三曰舎人皇女。次堅塩媛同母弟曰小姉君。生四男。一女。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葛城皇子。其三曰渥部穴穂部皇女。其四曰泥部穴穂部皇子。〈 更名天香子皇子。一書云。更名住迹皇子。 〉其五曰泊瀬部皇子。〈 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子。更名住迹皇子。其四曰葛城皇子。其五曰泊瀬部皇子。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住迹皇子。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四曰泥部穴穂部皇子。〈 更名天香子皇子。一書云、更名住迹皇子。 〉其五曰泊瀬部皇子。〈 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子、更名住迹皇子。其四曰葛城皇子。其五曰泊瀬部皇子。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住迹皇子。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四曰泥部穴穂部皇子、更名天香子。其五曰泊瀬部皇子。帝王本紀、多有古字。撰集之人。屡経遷易。後人習読。以意刊改。伝写既多。遂致舛雑。前後失次。兄弟参差。今則孝覆古今。帰其真正。一往難識者。且依一撰、而注詳其異。他皆効此。 〉次春日日柧臣女曰糠子。生春日山田皇女。与橘麻呂皇子。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四月》夏四月。安羅次旱岐夷呑奚。大不孫。久取柔利。加羅上首位古殿奚。卒麻旱岐。散半奚旱岐児。多羅下旱岐夷他。斯二岐旱岐児。子他旱岐等。与任那日本府吉備臣。〈 闕名字。 〉往赴百済、倶聴詔書。百済聖明王謂任那旱岐等言。日本天皇所詔者。全以復建任那。今用何策、起建任那。盍各尽忠奉展聖懐。任那旱岐等対曰。前再三廻、与新羅議而無答報所図之旨。更告新羅、尚無所報。今宜倶遣使、徃奏天皇。夫建任那者。爰在大王之意。祗承教旨。誰敢間言。然任那境接新羅。恐致卓淳等禍。〈 等謂〓己呑・加羅。言卓淳等国、有敗亡之禍。]聖明王曰。昔我先祖速古王。貴首王之世。安羅。加羅。卓淳旱岐等。初遣使、相通。厚結親好。以為子弟。冀可恒隆。而今被誑新羅、使天皇忿怒、而任那憤恨。寡人之過也。我深懲悔。而遣下部中佐平麻鹵。城方甲背昧奴等赴加羅、会于任那日本府相盟。以後繋念。相続、図建任那。旦夕無忘。今天皇詔称。速建任那。由是欲共爾曹謨計。樹立任那国。宜善図之。又於任那境。徴召新羅。問聴与不。乃倶遣使、奏聞天皇。恭承示教。儻如使人未還之際。新羅候隙、侵逼任那。我当往救。不足為憂。然善守備。謹警無忘。別汝所道。恐致卓淳等禍。非新羅自強故所能為也。其〓己呑。居加羅与新羅境際。而被連年攻敗。任那無能救援。由是見亡。其南加羅。〓爾狭小。不能卒備。不知所託。由是見亡。其卓淳上下携弐。主欲自附。内応新羅。由是見亡。因斯而観、三国之敗。良有以也。昔新羅請援於高麗。而攻撃任那与百済。尚不剋之。新羅安独滅任那乎。今寡人与汝戮力并心。翳頼天皇。任那必起。因贈物各有差。忻忻而還。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七月》秋七月。百済聞安羅日本府与新羅通計。遣前部奈率鼻利莫古。奈率宣文。中部奈率木州昧淳。紀臣奈率弥麻沙等。〈 紀臣奈率者。蓋是紀臣娶韓婦所生。因留百済、為奈率者也。未詳其父。他皆効此也。 〉使于安羅。召到新羅任那執事、謨建任那。別以安羅日本府河内直通計新羅。深責罵之。〈 百済本記云。加不至費直・阿賢移那斯・佐魯麻都等。未詳也。 〉乃謂任那曰。昔我先祖速古王。貴首王。与故旱岐等。始約和親。式為兄弟。於是我以汝為子弟。汝以我為父兄。共事天皇。倶距強敵。安国全家、至于今日。言念先祖与旧旱岐。和親之詞。有如〓日。自茲以降。勤修隣好。遂敦与国。恩踰骨肉。善始有終。寡人之所恒願。未審、何縁軽用浮辞。数歳之間。慨然失志。古人云。追悔無及。此之謂也。上達雲際。下及泉中。誓神乎今。改咎乎菖。一無隠匿。発露所為。請誠通霊。深自克責。亦所宜取。蓋聞。為人後者。貴能負荷先軌。克昌堂構。以成勲業也。故今追崇先世和親之好。敬順天皇詔勅之詞。抜取新羅所折之国。南加羅。〓己呑等。還属本貫。遷実任那。永作父兄。恒朝日本。此寡人之所食不甘味。寝不安席。悔往戒今之、所労想也。夫新羅甘言希誑。天下之所知也。汝等妄信、既堕人権。方今任那境接新羅。宜常設備。豈能弛柝。爰恐陥羅誣欺網穽。喪国亡家。為人繋虜。寡人念茲。労想而不能自安矣。窃聞。任那与新羅運策席際。現蜂・蛇怪。亦衆所知。且夫妖祥所以戒行。災異所以悟人。当是明天告戒。先霊之徴表者也。禍至追悔。滅後思興。孰云及矣。今汝遵余。聴天皇勅。可立任那。何患不成。若欲長存本土。永御旧民。其謨在茲。可不慎也。聖明王更謂任那日本府曰。天皇詔称。任那若滅。汝則無資。任那若興。汝則有援。今宜興建任那。使如旧日。以為汝助。撫養黎民。謹承詔勅、悚懼填胸。誓効丹誠。冀隆任那。永事天皇。猶如徃日。先慮未然。然後康楽。今日本府復能依詔。救助任那。是為天皇、所必襄讚。汝身所当賞禄。又日本卿等。久住任那之国。近接新羅之境。新羅情状。亦是所知。毒害任那。謨防日本。其来尚矣。匪唯今年。而不敢動者。近羞百済。遠恐天皇。誘事朝廷。偽和任那。如斯感激任那日本府者。以未禽任那之間、偽示伏従之状。願今候其間隙。〓其不備。一挙兵而取之。天皇詔勅、勧立南加羅。〓己呑、非但数十年。而新羅一不聴命。亦卿所知。且夫信敬天皇。為立任那。豈若是乎。恐卿等輙信甘言。軽被謾語。滅任那国。奉辱天皇。卿其戒之。勿為他欺。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七月》秋七月。百済遣紀臣奈率弥麻沙。中部奈率己連。来奏下韓任那之政。并上表之。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四月》四年夏四月。百済紀臣奈率弥麻沙等罷之。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九月》秋九月。百済聖明王。遣前部奈率真牟貴文。護徳己州己婁。与物部施徳麻奇牟等、来献扶南財物与奴二口。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十一月甲午【八】》冬十一月丁亥朔甲午。遣津守連。沼百済曰。在任那之下韓。百済郡令。城主。宜附日本府。并持詔書。宣曰。爾屡抗表。称当建任那十余年矣。表奏如此。尚未成之。且夫任那者為爾国之棟梁。如折棟梁。誰成屋宇。朕念在茲。爾須早建。汝若早建任那。河内直等〈 河内直已見上文。 〉自当止退。豈足云乎。是日。聖明王聞宣勅已。歴問三佐平内頭及諸臣曰。詔勅如是。当復何如。三佐平等答曰。在下韓之我郡令。城主。不可出之。建国之事宜早聴聖勅。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十二月》十二月。百済聖明王。復以前詔、普示群臣曰。天皇詔勅如是。当復何如。上佐平沙宅己婁。中佐平木州麻那。下佐平木尹貴。徳率鼻利莫古。徳率東城道天。徳率木州昧淳。徳率国雖多。奈率燕比善那等。同議曰。臣等禀性愚闇。都無智略。詔建任那。早須奉勅。今宜召任那執事。国国旱岐等。倶謀同計。抗表述志。又河内直・移那斯。麻都等、猶住安羅。任那恐難建之。故亦并表、乞移本処也。聖明王曰。群臣所議。甚称寡人之心。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十二月是月》是月。乃遣施徳高分。召任那執事与日本府執事。倶答言。過正旦而往聴焉。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正月》五年春正月。百済国遣使、召任那執事与日本府執事。倶答言。祭神時到。祭了而往。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正月是月》是月。百済復遣使、召任那執事与日本府執事。日本府。任那。倶不遣執事。而遣微者。由是百済不得倶謀建任那国。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二月》二月。百済遣施徳馬武。施徳高分屋。施徳斯那奴次酒等。使于任那。謂日本府与任那旱岐等曰。我遣紀臣奈率弥麻沙。奈率己連。物部連奈率用歌多。朝謁天皇。弥麻沙等還自日本。以詔書宣曰。汝等宜共在彼日本府、早建良図、副朕所望。爾其戒之。勿被他誑。又津守連従日本来。〈 百済本記云。津守連己麻奴跪。而語訛不正。未詳。 〉宣詔勅、而問任那之政。故将欲共日本府・任那執事。議定任那之政。奉奏天皇。遺召三廻、尚不来到。由是不得共論図計任那之政。奉奏天皇矣。今欲請留津守連。別以疾使。具申情状、遣奏天皇。当以三月十日、発遣使於日本。此使便到。天皇必須問汝。汝日本府卿。任那旱岐等。各宜発使、共我使人。往聴天皇所宣之詔。別謂河内直。〈 百済本記云。河内直・移那斯。麻都。而語訛未詳其正也。 〉自昔迄今。唯聞汝悪。汝先祖等。〈 百済本記云。汝先那干陀甲背。加臘直岐甲背。亦云。那歌陀甲背。鷹歌岐弥。語訛未詳。 〉倶懐奸偽。誘説。為歌可君〈 百済本記云。為歌岐弥。名有非岐。 〉専信其言、不憂国難。乖背吾心、縦肆暴虐。由是見逐。職汝之由。汝等来住任那。恒行不善。任那日損。職汝之由。汝是雖微。譬猶小火焼焚山野。連延村邑。由汝行悪。当敗任那。遂使海西諸国官家。不得長奉天皇之闕。今遣奏天皇。乞移汝等。還其本処。汝亦往聞。又謂日本府卿。任那旱岐等曰。夫建任那之国。不仮天皇之威。誰能建也。故我思欲就天皇。請将士。而助任那之国。将士之糧、我当須運。将士之数、未限若干。運糧之処、亦難自決。願居一処。倶論可不。択従其善。将奏天皇。故頻遣召。汝猶不来。不得議也。日本府答曰。任那執事、不赴召者。是由吾不遣。不得往之。吾遣奏天皇。還使宣曰。朕当以印歌臣。〈 語訛未詳。 〉遣於新羅。以津守連。遺於百済。汝待聞勅際。莫自労徃新羅。百済也。宣勅如是。会聞印歌臣使於新羅。乃追遣問天皇所宣。詔。曰。日本臣与任那執事。応就新羅。聴天皇勅。而不宣就百済聴命也。後津守連遂来。過此。謂之曰。今余被遣於百済者。将出在下韓之百済郡令。城主。唯聞此説。不聞任那与日本府。会於百済。聴天皇勅。故不徃焉。非任那意。於是任那旱岐等曰。由使来召、便欲徃参。日本府卿不肯発遣。故不徃焉。大王為建任那。触情暁示。覩茲忻喜、難可具申。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三月》三月。百済遺奈率阿〓得文。許勢奈率歌麻。物部奈率歌非等。上表曰。奈率弥麻沙。奈率己連等、至臣蕃。奉詔書曰。爾等宜共在彼日本府、同謀善計。早建任那。爾其戒之。勿被他誑。又津守連等至臣蕃。奉勅書。問建任那。恭承来勅。不敢停時。為欲共謀。乃遣使召日本府〈 百済本記云。遣召烏胡跛臣。蓋是的臣也。 〉与任那。倶対言。新年既至。願過而徃。久而不就。復遣使召。倶対言。祭時既至。願過而往。久而不就。復遣使召。而由遣微者。不得同計。夫任那之不赴召者。非其意焉。是阿賢移那斯。佐魯麻都。〈 二人名也。已見上文。 〉奸佞之所作也。夫任那者以安羅為兄。唯従其意。安羅人者。以日本府為天。唯従其意。〈 百済本記云。以安羅為父。以日本府為本也。 〉今的臣。吉備臣。河内直等。咸従移那斯。麻都指〓而已。移那斯。麻都。雖是小家微者。専擅日本府之政。又制任那。障而勿遣。由是不得同計奏答天皇。故留己麻奴跪。〈 蓋是津守連也。 〉別遣疾使迅如飛烏。奉奏天皇。仮使二人。〈 二人者。移那斯与麻都也。 〉在於安羅。多行奸佞。任那難建。海西諸国。必不獲事。伏請移此二人。還其本処。勅唹日本府与任那。而図建任那。故臣遣奈率弥麻沙。奈率己連等。副己麻奴跪、上表以聞。於是詔曰。的臣等。〈 等者謂吉備弟君臣。河内直等也。 〉往来新羅、非朕心也。襄者。印支弥〈 未詳。 〉与阿鹵旱岐在時。為新羅所逼。而不得耕種。百済路迥。不能救急。由的臣等往来新羅。方得耕種。朕所曾聞。若已建任那。移那斯。麻都。自然却退。豈足云乎。伏承此詔。喜懼兼懐。而新羅誑朝。知匪天勅。新羅春取〓淳。仍擯出我久礼山戍。而遂有之。近安羅処。安羅耕種。近久礼山処。新羅耕種。各自耕之不相侵奪。而移那斯。麻都。過耕他界。六月逃去。於印支弥後来許勢臣時。〈 百済本記云。我留印支弥之後。至既酒臣時。皆未詳。 〉新羅無復侵逼他境。安羅不言為新羅逼不得耕種。臣嘗聞。新羅毎春秋。多聚兵甲。欲襲安羅与荷山。或聞。当襲加羅。頃得書信。便遣将士。擁守任那。無懈怠也。頻発鋭歌兵。応時往救。是以任那随序耕種。新羅不敢侵逼。而奏百済路迥。不能救急。由的臣等往来新羅。方得耕種。是上欺天朝。転成奸佞也。暁然若是。尚欺天朝。自余虚妄。必多有之。的臣等猶住安羅。任那之国恐難建立。宜早退却。臣深懼之。佐魯麻都雖是韓腹。位居大連。廁日本執事之間。入栄班貴盛之之例。而今反著新羅奈麻礼冠。即身心帰附。於他易照。熟観所作。都無怖畏。故前奏悪行。具録聞訖。今猶著他服。日赴新羅域。公私往還。都無所憚。夫喙国之滅。匪由他也。喙国之函跛旱岐。弐心加羅国。而内応新羅。加羅自外合戦。由是滅焉。若使函跛旱岐不為内応。喙国雖小。未必亡也。至於卓淳。亦復然之。仮使卓淳国主不為内応新羅招冦。豈至滅歌乎。歴観諸国敗亡之禍。皆由内応弐心人者。今麻都等腹心新羅。遂着其服。徃還旦夕。陰搆〓心。乃恐、任那由茲永滅。任那若滅。臣国孤危。思欲朝之。豈復得耶。伏願天皇玄鑑遠察。速移本処。以安任那。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十月》冬十月。百済使人奈率得文。奈率歌麻等罷帰。〈 百済本記云。冬十月奈率得文。奈率歌麻等還自日本曰。所奏河内直・移那斯。麻都等事。無報勅也。 〉歌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十一月》十一月。百済遣使、召日本府臣。任那執事曰。遺朝天皇。奈率得文。許勢奈率哥麻。物部奈率哥非等、還自日本。今日本府臣及任那国執事。宜来聴勅同議任那。日本吉備臣。安羅下旱岐大不孫。久取柔利。加羅上首位古殿奚。卒麻君。斯二岐君。散半奚君児。多羅二首位訖乾智。子他旱岐。久嵯旱岐。仍赴百済。於是百済王聖明略以詔書示曰。吾遣奈率弥麻歌佐。奈率己連。奈率用哥多等。朝於日本。詔曰。早建任那。又津守連奉勅、問成任那。故遣召之。当復何如、能建任那。請各陳謀。吉備臣。任那旱岐等曰。夫建任那国。唯在大王。欲冀遵王。倶奏聴勅。聖明王謂之曰。任那之国。与吾百済。自古以来、約為子弟。今日本府印岐弥、〈 謂在任那日本臣名也。 〉既討新羅。更将伐我。又楽聴新羅虚誕謾語也。夫遣印支弥於任那者。本非侵害其国。〈 未詳。 〉往古来今、新羅无導。食言違信。而滅卓淳股肱之国。欲快返悔。故遣召到、倶承恩詔。欲冀興継任那之国。猶如旧日、永為兄弟。窃聞。新羅。安羅両国之境、有大江水。要害之地也。吾欲拠此、脩繕六城。謹請天皇三千兵士。毎城充以五百。并我兵士勿使作田。而逼悩者。久礼山之五城、庶自投兵降首。卓淳之国。亦復当興。所請兵士、吾給衣糧。欲奏天皇。其策一也。猶於南韓。置郡令。城主者。豈欲違背天皇、遮断貢調之路。唯庶剋済多難、殲撲強敵。凡厥凶党。誰不謀附。北敵強大。我国微弱。若不置南韓郡領。城主、修理防護。不可以禦此強敵。亦不可以制新羅。故猶置之攻逼新羅、撫存任那。若不爾者。恐見滅亡不得朝聘。欲奏天皇。其策二也。又吉備臣。河内直。移那斯。麻都。猶在那国者。天皇雖詔建成任那。不可得也。請移此四人。各遣還其本邑。奏於天皇。其策三也。宜与日本臣。任那旱岐等。倶奉遣使。同奏天皇。乞聴恩詔。於是吉備臣。旱岐等曰。大王所述三策。亦協愚情而已。今願帰以敬諮日本大臣。〈 謂在任那日本府之大臣也。 〉安羅王。加羅王。倶遣使同奏天皇。此誠千載一会之期。可不深思而熟計歟。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十二月》十二月。越国言。於佐渡嶋北御名部之碕岸有粛慎人。乗一船舶而淹留。春夏捕魚充食。彼嶋之人言非人也。亦言鬼魅。不敢近之。嶋東禹武邑人採拾椎子。為欲熟喫。著灰裏炮。其皮甲化成二人。飛騰火上一尺余許。経時相闘。邑人深以為異。取置於庭。亦如前飛、相闘不已。有人占云。是邑人必為魃鬼所迷惑。不久如言被其抄掠。於是粛慎人移就瀬波河浦。浦神厳忌。人不敢近。渇飲其水。死者且半。骨積於巖岫。俗呼粛慎隈也。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三月》六年春三月。遣膳臣巴提便、使于百済。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五月》夏五月。百済遣奈率其悛。奈率用歌多。施徳次酒等上表。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九月》秋九月。百済遣中部護徳菩提等、使于任那。贈呉財於日本府臣及諸旱岐、各有差。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九月是月》是月。百済造丈六仏像。製願文曰。蓋聞。造丈六仏功徳甚大。今敬造。以此功徳。願天皇獲勝善之徳。天皇所用弥移居国倶蒙福祐。又願普天之下一切衆生皆蒙解脱。故造之矣。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十一月》冬十一月。膳臣巴提便還自百済言。臣被遣使。妻子相逐去。行至百済浜。〈 浜。海浜也。 〉日晩停宿。小児忽亡、不知所之。其夜大雪。天暁始求、有虎連跡。臣乃帯刀〓甲。尋至巖岫。抜刀曰。敬受糸綸、劬労陸海、櫛風沐雨、藉草班荊者。為愛其子、令紹父業也。惟汝威神。愛子一也。今夜児亡。追蹤覓至。不畏亡命。欲報故来。既而其虎進前、開口欲噬。巴提便忽申左手。執其虎舌。右手刺殺。剥取皮還。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是歳》是歳。高麗大乱、被誅殺者衆。〈 百済本記云。十二月甲午。【廿】高麗国細群与麁群、戦于宮門。伐鼓戦闘。細群敗不解兵。三日。尽捕誅細群子孫。戊戌。【廿四】狛国香岡上王薨也。 〉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正月丙午【三】》七年春正月甲辰朔丙午。百済使人中部奈率己連等罷帰。仍賜以良馬七十匹。船一十隻。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六月癸未【十二】》夏六月壬申朔癸未。百済遣中部奈率掠葉礼等献調。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七月》秋七月。倭国今来郡言。於五年春。川原民直宮〈 宮名。 〉登楼騁望。乃見良駒。〈 紀伊国漁者負贄草馬之子也。 〉睨影高鳴。軽超母脊。就而買取。襲養兼年。及壮鴻驚竜〓。別輩越群。服御随心。馳驟合度。超渡大内丘之壑十八丈焉。川原民直宮。檜隈邑人也。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是歳》是歳。高麗大乱。凡闘死者二千余。〈 百済本記云。高麗以正月丙午。立中夫人子為王。年八歳。狛王有三夫人。正夫人無子。中夫人生世子。其舅氏麁群也。小夫人生子。其舅氏細群也。及狛王疾篤。細群。麁群。各欲立其夫人之子。故細群死者二千余人也。 〉
《欽明天皇八年(五四七)四月》八年夏四月。百済遣前部徳率真慕宣文。奈率歌麻等。乞救軍。仍貢下部東城子言代徳率〓休麻那。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正月乙未【三】》九年春正月癸巳朔乙未。百済使人前部徳率真慕宣文等請罷。因詔曰。所乞救軍、必当遣救。宜速報王。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四月甲子【三】》九年夏四月壬戌朔甲子。百済遣中部柾率掠葉礼等奏曰。徳率宣文等奉勅至臣蕃曰。所乞救兵、応時遣送。祗承恩詔。喜慶無限。然馬津城之役〈 正月辛丑。高麗卒衆囲馬津城。 〉虜謂之曰。由安羅国与日本府招来勧罰罰。以事准況。寔当相似。然三廻欲審其言、遣召。而並不来。故深労念。伏願。可畏天皇〈 西蕃皆称日本天皇、為可畏天皇。 〉先為勘当。躄停所乞救兵。待臣遣報。詔曰。式聞呈奏。爰覿所憂。日本府与安羅、不救隣難。亦朕所疾也。又復密使于高麗者。不可信也。朕命即自遣之。不命何容可得。願王開襟緩帯。恬然自安。勿深疑懼。宜共任那、依前勅。戮力倶防北敵。各守所封。朕当遣送若干人。充実安羅逃亡空地。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六月壬戌【二】》六月辛酉朔壬戌。遣使詔于百済曰。徳率宣文取帰以後。当復何如。消憩何如。朕聞。汝国為狛賊所害。宜共任那策励。同謀、如前防距。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閏七月辛未【十二】》閏七月庚申朔辛未。百済使人掠葉礼等罷帰。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十月》冬十月。遣三百七十人於百済、助築城於得爾辛。
《欽明天皇十年(五四九)六月辛卯【七】》十年夏六月乙酉朔辛卯。将徳久貴。固徳馬次文等請罷帰。因詔曰。延那斯。麻都。陰私遣使高麗者。朕当遣問虚実。所乞軍者、依願停之。
《欽明天皇十一年(五五〇)二月庚寅【十】》十一年春二月辛巳朔庚寅。遣使詔于百済〈 百済本記云。三月十二日辛酉。日本使人阿比多率三舟、来至都下。 〉曰。朕依将徳久貴。固徳馬進文等所上表意、一一教示、如視掌中。思欲具情。冀将尽抱。大市頭帰後。如常無異。今但欲審報辞。故遣使之。又復朕聞。奈率馬武是王之股肱臣也。納上伝下。甚協王心、而為王佐。若欲国家無事。長作官家、永奉天皇。宜以馬武為大使。遣朝而已。重詔曰。朕聞。北敵強暴。故賜矢三十具。庶防一処。
《欽明天皇十一年(五五〇)四月庚辰朔》夏四月庚辰朔。在百済日本王人、方欲還之。〈 百済本記云。四月一日庚辰。日本阿比多還也。 〉百済王聖明謂王人曰。任那之事奉勅堅守。延那斯。麻都之事。問与不問、唯従勅之。因献高麗奴六口。別贈王人奴一口。〈 皆攻爾林、所禽奴也。 〉
《欽明天皇十一年(五五〇)四月乙未【十六】》乙未。百済遣中部奈率皮久斤。下部施徳灼干那等。献狛虜十口。
《欽明天皇十二年(五五二)三月》十二年春三月。以麦種一千斛、賜百済王。
《欽明天皇十二年(五五一)是歳》是歳。百済聖明王親率衆及二国兵〈 二国謂新羅。任那也。 〉往伐高麗。獲漠城之地。又進軍討平壌。凡六郡之地。遂復故地。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四月》十三年夏四月。箭田珠勝大兄皇子薨。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五月乙亥【八】》五月戊辰朔乙亥。百済。加羅。安羅。遣中部徳率木州今敦。河内部阿斯比多等。奏曰。高麗与新羅。通和并勢。謀滅臣国与任那。故謹求請救兵。先攻不意。軍之多少随天皇勅。詔曰。今百済王。安羅王。加羅王。与日本府臣等。倶遣使奏状聞訖。亦宜共任那。并心一力。猶尚若茲。必蒙上天擁護之福。亦頼可畏天皇之霊也。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十月》冬十月。百済聖明王〈 更名聖王。 〉遣西部姫氏達率怒〓[口+利]斯致契等。献釈迦仏金銅像一躯。幡蓋若干・経論若干巻。別表、讃流通・礼拝功徳云。是法於諸法中、最為殊勝。難解難入。周公。孔子尚不能知。此法能生無量無辺福徳果報。乃至成弁無上菩提。譬如人懐随意宝。逐所須用。尽依情。此妙法宝亦復然。祈願依情、無所乏。且夫遠自天竺。爰〓三韓。依教奉持、無不尊敬。由是百済王臣明謹遣陪臣怒〓[口+利]斯致契。奉伝帝国。流通畿内。果仏所記我法東流。是日。天皇聞已、歓喜踊躍。詔使者云。朕従昔来、未曾得聞如是微妙之法。然朕不自決。乃歴問群臣曰。西蕃献仏相貌端厳。全未曾看。可礼以不。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奏曰。西蕃諸国一皆礼之。豊秋日本豈独背也。物部大連尾輿。中臣連鎌子、同奏曰。我国家之王天下者。恒以天地社稷百八十神。春夏秋冬、祭拝為事。方今改拝蕃神。恐致国神之怒。天皇曰。宜付情願人稲目宿禰。試令礼拝。大臣跪受而忻悦安置小墾田家。懃脩出世業、為因。浄捨向原家為寺。』於後国行疫気。民致夭残。久而愈多。不能治療。物部大連尾輿。中臣連鎌子、同奏曰。昔日不須臣計、致斯病死。今不遠而復。必当有慶。宜早投棄。懃求後福。天皇曰。依奏。有司乃以仏像、流棄難波堀江。復縦火於伽藍。焼燼更無余。於是天無風雲、忽炎大殿。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是歳》是歳。百済棄漢城与平壌。新羅因此入居漢城。今新羅之牛頭方。尼弥方也。〈 地名。未詳。 〉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正月乙亥【十二】》十四年春正月甲子朔乙亥。百済遣上部徳率科野次酒。杆率礼塞敦等、乞軍兵。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正月戊寅【十三】》正月戊寅。百済使人中部徳率木〓今敦。河内部阿斯比多等罷帰。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五月戊辰朔》夏五月戊辰朔。河内国言。泉郡茅渟海中、有梵音。震響若雷声。光彩晃曜如日色。天皇心異之。遣溝辺直、〈 此但曰直、不書名字。蓋是伝写誤失矣。 〉入海求訪。是月。溝辺直入海、果見樟木浮海玲瓏。遂取而献。天皇命画工、造仏像二躯。今吉野寺放光樟像也。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六月》六月。遣内臣〈 闕名。 〉使於百済。仍賜良馬二疋。同船二隻。弓五十張。箭五十具。勅云。所請軍者。随王所須。別勅、医博士。易博士。暦博士等。宜依番上下。今上件色人正当相代年月。宜付還使相代。又卜書。暦本・種種薬物、可付送。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七月甲子【四】》秋七月辛西朔甲子。幸樟勾宮。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奉勅遣王辰爾、数録船賦。即以王辰爾為船長。因賜姓為船史。今般連之先也。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八月丁西【七】》八月辛卯朔丁酉。百済遺上部奈率科野新羅。下部固徳〓休帯山等、上表曰。去年臣等同議、遣内臣徳率次酒。任那大夫等。奏海表諸弥移居之事。伏待恩詔、如春草之仰甘雨也。今年忽聞。新羅与狛国通謀云。百済与任那、頻詣日本。意謂是乞軍兵、伐我国歟。事若実者。国之敗亡、可企踵而待。庶先日本兵未発之間。伐取安羅、絶日本路。其謀若是。臣等聞茲、深懐危〓。即遣疾使軽舟。馳表以聞。伏願。天慈速遣前軍後軍。相続来救。逮于秋節、以固海表弥移居也。若遅晩者、噬臍無及矣。所遣軍衆、来到臣国。衣糧之費。臣当充給。来到任那、亦復如是。若不堪給。臣必助充、令無乏少。別的臣敬受天勅。来撫臣蕃。夙夜乾乾、勤修庶務。由是、海表諸蕃、皆称其善。謂当万歳粛清海表。不幸云亡。深用追痛。今任那之事、誰可修治。伏願天慈速遣其代。以鎮任那。又復海表諸国、甚乏弓馬。自古迄今。受之天皇。以禦強敵。伏願天慈多〓[貝+兄]弓馬。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十月己酉【廿】》冬十月庚寅朔己酉。百済王子余昌〈 明王子。威徳王也。 〉悉発国中兵。向高麗国。築百合野塞、眠食軍士。是夕観覧。鉅野墳腴。平原濔〓。人跡罕見。犬声蔑聞。俄而脩忽之際。聞鼓吹之声。余昌乃大驚、打鼓相応。通夜固守。凌晨起見。曠野之中、覆如青山。旌旗充満。会明有着頸鎧者一騎、挿鐃者〈 鐃字未詳。 〉二騎。珥豹尾者二騎、并五騎。連轡到来問曰。小児等言。於吾野中、客人有在。何得不迎礼也。今欲早知。与吾可以礼問答者姓名年位。余昌対曰。姓是同姓。位是杆率。年二十九矣。百済反問。亦如前法而対答焉。遂乃立標而合戦。於是。百済以鉾。刺堕高麗勇士於馬斬首。仍刺挙頭於鉾末。還入示衆。高麗軍将、憤怒益甚。是時百済歓叫之声、可裂天地。復其偏将、打鼓疾闘。追却高麗王於東聖山之上。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正月甲午【七】》十五年春正月戊子朔甲午。立皇子渟中倉太珠敷尊為皇太子。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正月丙申【九】》丙申。百済遣中部木州施徳文次。前部施徳曰佐分屋等於筑紫。諮内臣・佐伯連等曰。徳率次酒。杆率塞敦等、以去年閏月四日到来云。臣等〈 臣等者。謂内臣也。 〉以来年正月到。如此〓而未審。来不也。又軍数幾何。願聞若干、預治営壁。別諮。方聞、奉可畏天皇之詔。来詣筑紫、看送賜軍。聞之歓喜無能比者。此年之役、甚危於前。願遣賜軍、使逮正月。於是内臣奉勅而答報曰。即令遣助軍数一千。馬一百疋。船四十隻。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二月》二月。百済遣下部杆率将軍三貴。上部奈率物部烏等、乞救兵。仍貢徳率東城子莫古。代前番奈率東城子言。五経博士王柳貴代固徳馬丁安。僧曇恵等九人代僧道深等七人。別奉勅、貢易博士施徳王道良。暦博士固徳王保孫。医博士奈率王有悛陀。採薬師施徳潘量豊。固徳丁有陀。楽人施徳三斤。季徳己麻次。季徳進奴。対徳進陀。皆依請代之。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三月丁亥朔》三月丁亥朔。百済使人中部木州施徳文次等罷帰。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五月戊子【三】》夏五月丙戌朔戊子。内臣率舟師、詣于百済。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十二月》冬十二月。百済遣下部杆率〓斯干奴、上表曰。百済王臣明及在安羅諸倭臣等。任那諸国旱岐等奏。以斯羅無道。不畏天皇与狛同心欲残滅海北弥移居。臣等共議、遣有至臣等、仰乞軍士。征伐斯羅。而天皇遣有至臣、帥軍以六月至来。臣等深用歓喜。以十二月九日、遣攻斯羅。臣先遣東方領物部莫哥武連。領其方軍士、攻函山城。有至臣所将来民筑紫物部莫奇委沙奇、能射火箭。蒙天皇威霊。以月九日酉時、焚城抜之。故遣単使馳船奏聞。別奏。若但斯羅者。有至臣所将軍士亦可足矣。今狛与斯羅。同心戮力。難可成功。伏願速遣竹斯嶋上諸軍士。来助臣国。又助任那。則事可成。又奏。臣別遣軍士万人、助任那。并以奏聞。今事方急。単船遣奏。但奉好錦二疋。〓〓一領。斧三百口。及所獲城民、男二。女五。軽薄追用悚懼。余昌謀伐新羅。耆老諌曰。天未与。懼禍及。余昌曰。老矣、何怯也。我事大国。有何懼也。遂入新羅国築久陀牟羅塞。其父明王憂慮。余昌長苦行陣、久廃眠食。父慈多闕。子孝希成。乃自徃迎慰労。新羅聞明王親来。悉発国中兵、断道撃破。是時新羅謂佐知村飼馬奴苦都〈 更名谷智。 〉曰。苦都賤奴也。明王名主也。今使賤奴殺名主。冀伝後世莫忘於口。已而苦都乃獲明王。再拝曰。請斬王首。明王対曰。王頭不合受奴手。苦都曰。我国法違背所盟。雖曰国王、当受奴手。〈 一本云。明王乗踞胡床。解授佩刀於谷知令斬。 〉明王仰天大憩涕泣。許諾曰。寡人毎念。常痛入骨髄。願計不可苟活。乃延首受斬。苦都斬首而殺。堀坎而埋。〈 一本云。新羅留理明王頭骨。而以礼送余骨於百済。今新羅王埋明王骨於北庁階下。名此庁曰都堂。 〉余昌遂見囲繞。欲出不得。士卒遑駭、不知所図。有能射人、筑紫国造。進而彎弓、占擬。射落新羅騎卒最勇壮者。発箭之利、通所乗鞍前後橋。及其被甲領会也。復続発箭如雨。弥〓不懈。射却囲軍。由是余昌及諸将等、得従間道逃帰。余昌讃国造射却囲軍。尊而名曰鞍橋君。〈 鞍橋。此云矩羅賦。 〉於是新羅将等具知百済疲尽。遂欲謀滅無余。有一将云。不可。日本天皇以任那事。屡責吾国。況復謀滅百済官家。必招後患。故止之。
《欽明天皇十六年(五五五)二月》十六年春二月。百済王子余昌遣王子恵〈 王子恵者。威徳王之弟也。 〉奏曰。聖明王為賊見殺。〈 十五年、為新羅所殺。故今奏之。 〉天皇聞而傷恨。廼遣使者、迎津慰問。於是許勢臣問王子恵曰。為当欲留此間。為当欲向本郷。恵答曰。依憑天皇之徳。冀報考王之讎。若垂哀憐多賜兵革。雪垢復讎。臣之願也。臣之去留、敢不唯命是従。俄而蘇我臣問訊曰。聖王妙達天道地理。名流四表八方。意謂。永保安寧。統領海西蕃国。千年万歳、奉事天皇。豈図、一旦眇然昇遐。与水無帰、即安玄室。何痛之酷。何悲之哀。凡在含情、誰不傷悼。当復何咎致茲禍也。今復何術用鎮国家。恵報答之曰。臣禀性愚蒙不知大計。何況禍福所倚。国家存亡者乎。蘇我卿曰。昔在天皇大泊瀬之世。汝国為高麗所逼。危甚累卵。於是天皇命神祇伯。敬受策於神祇。祝者廼託神語報曰。屈請建邦之神。徃救将亡之主。必当国家謐靖。人物乂安。由是請神徃救。所以社稷安寧。原夫建邦神者。天地株判之代。草木言語之時。自天降来、造立国家之神也。頃聞。汝国輟而不祀。方今悛悔前過。脩理神宮、奉祭神霊、国可昌盛。汝当莫忘。
《欽明天皇十六年(五五五)七月壬午(四)》秋七月己卯朔壬午。遣蘇我大臣稲目宿禰。穂積磐弓臣等。使于吉備五郡、置白猪屯倉。
《欽明天皇十六年(五五五)八月》八月。百済余昌謂諸臣等曰。少子今願、奉為考王出家脩道。諸臣・百姓報言。今君王欲得出家修道者。且奉教也。嗟夫前慮不定。後有大患。誰之過歟。夫百済国者。高麗。新羅之所争欲滅。自始開国、迄于是歳。今此国宗、将授何国。要須道理分明応教。縦使能用耆老之言。豈至於此。請悛前過、無労出俗。如欲果願。須度国民。余昌対曰。諾。即就図於臣下。臣下遂用相議。為度百人。多造幡蓋、種種攻徳、云云。
《欽明天皇十七年(五五六)正月》十七年春正月。百済王子恵請罷。仍賜兵仗。良馬甚多。亦頻賞禄。衆所欽歎。於是遣阿倍臣。佐伯連。播磨直。率筑紫国舟師。衛送達国。別遣筑紫火君〈 百済本記云。筑紫君児。火中君弟。 〉率勇士一千、衛送弥〓。〈 弥〓津名 〉因令守津路要害之地焉。
《欽明天皇十七年(五五六)七月己卯(六)》秋七月甲戌朔己卯。遣蘇我大臣稲目宿禰等於備前児嶋郡置屯倉。以葛城山田直瑞子為田令。〈 田令。此云陀豆歌毘。 〉
《欽明天皇十七年(五五六)十月》冬十月。遣蘇我大臣稲目宿禰等。於倭国高市郡置韓人大身狭屯倉。〈 言韓人者。百済也。 〉・高麗人小身狭屯倉。紀国置海部屯倉。〈 一本云。以処処韓人、為大身狭屯倉田部。高麗人為小身狭屯倉田部。是即以韓人。高麗人為田部。故因為屯倉之号也。 〉
《欽明天皇十八年(五五七六)三月庚子朔》十八年春三月庚子朔。百済王子余昌嗣立。是為威徳王。
《欽明天皇二一年(五六〇)九月》二十一年秋九月。新羅遣弥至己知奈末、献調賦。饗賜邁常。奈末喜歓而罷曰。調賦使者国家之所貴重。而私議之所軽賤。行李者百姓之所懸命。而選用之所卑下。王政之弊。未必不由此也。請差良家子為使者。不可以卑賤為使。
《欽明天皇二二年(五六一)》二十二年。新羅遣久礼叱及伐干、貢調賦。司賓饗遇礼数減常。及伐干忿恨而罷。
《欽明天皇二二年(五六一)是歳》是歳。復遣奴〓[氏+一]。大舎献前調賦。於難波大郡、次序諸蕃。掌客額田部連。葛城直等、使列于百済之下而引導。大舍怒還。不入館舍。乗船帰至穴門。於是。脩治穴門館。大舍問曰。為誰客造。工匠河内馬飼首押勝欺紿曰。遣問西方無礼使者之所停宿処也。大舍還国、告其所言。故新羅築城於阿羅波斯山。以備日本。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正月》二十三年春正月。新羅打滅任那官家。〈 一本云。二十一年、任那滅焉。忽言任那。別言加羅国。安羅国。斯二岐国。多羅国。卒麻国。古嗟国。子他国。散半下国。乞〓[冫+食]国。稔礼国。合十国。 〉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六月》夏六月。詔曰。新羅西羌小醜。逆天無状。違我恩義。破我官家。毒害我黎民。誅残我郡県。我気長足姫尊霊聖聡明。周行天下。劬労群庶。饗育万民。哀新羅所窮見帰。全新羅王将戮之首、授新羅要害之地。崇新羅非次之栄。我気長足姫尊、於新羅何薄。我百姓於新羅何怨。而新羅長戟・強弩。凌蹙任那。距牙・鉤爪、残虐含霊。刳肝〓[昔+斤]趾、不厭其快。曝骨焚屍、不謂其酷。任那族姓百姓以還。窮刀極爼。既屠且膾。豈有率土之賓。謂為王臣。乍食人之禾、飲人之水、孰忍聞此、而不悼心。況乎太子。大臣、処趺萼之親。泣血御冤之寄。当蕃屏之任。摩頂至踵之恩。世受前朝之徳。身当後代之位。而不能瀝胆抽膓。共誅奸逆、雪天地之痛酷。報君父之仇讎。則死有恨臣之子道不成。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六月是月》是月。或有譖馬飼首歌依曰。歌依之妻逢臣讃岐鞍薦有異。熟而熟視。皇后御鞍也。即収廷尉。鞫問極切。馬飼首歌依乃揚言誓曰。虚也。非実。若是実者必被天災。遂因苦問。伏地而死。死未経時。急災於殿。廷尉収縛其子守石与中瀬氷、〈 守石。名瀬氷。皆名也。 〉将投火中。〈 投火為刑。蓋古之制也。 〉呪曰。非吾手投。以祝手投。呪訖欲投火。守石之母祈請曰。投児火裏。天災果臻。請付祝人使作神奴。乃依母請、許没神奴。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七月己巳朔》秋七月己巳朔。新羅遣使献調賦。其使人知新羅滅任那。恥背国恩。不敢請罷。遂留不帰本土。例同国家百姓。今河内国更荒郡〓〓野邑新羅人之先也。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一)是月》是月。遣大将軍紀男麻呂宿禰。将兵出〓[口+多]〓[口+利]。副将河辺臣瓊缶出居曾山。而欲問新羅攻任那之状。遂到任那。以薦集部首登弭。遣於百済。約束軍計。登弭仍宿妻家。落印書。弓箭於路。新羅具知軍計。卒起大兵。尋属敗亡。乞降帰附。紀男麻呂宿禰取勝旋師、入百済営。令軍中曰。夫勝不忘敗。安必慮危。古之善教也。今処彊畔。豺狼交接。而可軽忽、不思変難哉。況復平安之世刀剣不離於身。蓋君子之武備、不可以已。宜深警戒、務崇斯令。士卒皆委心而服事焉。河辺臣瓊缶独進転闘。所向皆抜。新羅更挙白旗、投兵隆首。河辺臣瓊缶元不暁兵。対挙白旗、空爾独進。新羅闘将曰。将軍河辺臣今欲降矣。乃進軍逆戦。尽鋭〓攻破之。前鋒所傷甚衆。倭国造手彦自知難救。棄軍遁逃。新羅闘将手持鉤戟。追至城洫。運戟撃之。手彦因騎駿馬、超渡城洫。僅以身兔。闘将臨城洫而歎曰。久須尼自利。〈 此新羅語未詳也。 〉於是。河辺臣遂引兵退、急営於野。於是士卒尽相欺蔑。莫有遵承。闘将自就営中、悉生虜河辺臣瓊缶等及其随婦。于時父子夫婦不能相恤。闘将問河辺臣曰。汝命与婦、孰与尤愛。答曰。何愛一女、以取禍乎。如何不過命也。遂許為妾。闘将遂於露地、奸其婦女。婦女後還。河辺臣欲就談之。婦人甚以慚恨、而不随曰。昔君軽売妾身。今何面目以相遇。遂不肯言。是婦人者坂本臣女。曰甘美媛。同時所虜調吉士伊企儺。為人勇烈。終不降服。新羅闘将抜刀欲斬。逼而脱褌。追令以尻臀向日本、大号叫〈 叫〓[口+兆]也 〉曰、日本将齧我〓〓[月+隹]。即号叫曰。新羅王啗我〓〓[月+隹]。雖被苦逼。尚如前叫〓。由是見殺。其子舅子亦抱其父而死。伊企儺辞旨難奪、皆如此。由此特為諸将帥所痛惜。昔妻大葉子亦並見禽。愴然而歌曰。
@柯羅倶爾能。基能陪爾陀致底。於譜磨故幡。比例甫〓[口+羅]須母。耶魔等陛武岐底。 からくにの きのへにたちて おほばこは ひれふらすも やまとへむきて (K100)
或有和曰。
@柯羅倶爾能。基能陪爾陀陀志。於譜磨故幡。比礼甫羅須弥喩。那爾婆陛武岐底。 からくにの きのへにたたし おほばこは ひれふらすみゆ なにはへむきて (K101)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八月》八月。天皇遣大将軍大伴連狭手彦。領兵数万、伐于高麗。狭手彦乃用百済計。打破高麗。其王踰墻而逃。狭手彦遂乗勝以入宮。尽得珍宝〓[貝+化]賂。七織帳。鉄屋還来。〈 旧本云。鉄屋在高麗西高楼上。織帳張於高麗王内寝。 〉以七織帳、奉献於天皇。以甲二領。金飾刀二口。銅鏤鍾三口。五色幡二竿。美女媛〈 媛名也。 〉并其従女吾田子。送於蘇我稲目宿禰大臣。於是。大臣遂納二女以為妻、居軽曲殿。〈 鉄屋在長安寺。是寺不知在何国。一本云。十一年、大伴狭手彦連共百済国、駆却高麗王陽香於比津留都。 〉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十一月》冬十一月。新羅遣使献、并貢調賦。使人悉知国家、憤新羅滅任那。不敢請羅。恐致刑戮、不帰本土。例同百姓。今摂津国三嶋郡埴廬新羅人之先祖也。
《欽明天皇二六年(五六五)五月》二十六年夏五月。高麗人頭霧〓[口+利]耶陛等投化於筑紫。置山背国。今畝原。奈羅。山村高麗人之先祖也。
《欽明天皇二八年(五六七)》二十八年。郡国大水。飢。或人相食。転傍郡穀以相救。
《欽明天皇三十年(五六九)正月辛卯朔》三十年春正月辛卯朔。詔曰。量置田部、其来尚矣。年甫十余、脱籍兔課者衆。宜遣胆津、〈 胆津者。王辰爾之甥也。 〉検定白猪田部丁籍。
《欽明天皇三十年(五六九)四月》夏四月。胆津検閲白猪田部丁者。依詔定籍。果成田戸。天皇嘉胆津定籍之功。賜姓為白猪史。尋拝田令。為瑞子之副。〈 瑞子見上。 〉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三月甲申朔》三十一年春三月甲申朔。蘇我大臣稲目宿禰薨。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四月乙酉(二)》夏四月甲申朔乙酉。幸泊瀬柴籬宮。越人江渟臣裾代詣京奏曰。高麗使人、辛苦風浪、迷失浦津。任水漂流。忽到着岸。郡司隠匿。故臣顕奏。詔曰。朕承帝業、若干年。高麗迷路、始到越岸。雖苦漂溺。尚全性命。豈非徽猷広被。至徳魏魏。仁化傍通。洪恩蕩蕩者哉。有司宜於山背国相楽郡。起館、浄治。厚相資養。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四月是月》是月。乗輿至自泊瀬柴籬宮。遣東漢氏直糠児。葛城直難波、迎召高麗使人。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五月》五月。遣膳臣傾子於越、饗高麗使。〈 傾子。此云舸陀部古。 〉大使審知膳臣是皇華使。乃謂道君曰。汝非天皇。果如我疑。汝既伏拝膳臣。倍復足知百姓。而前詐余、取調入己。宜速還之。莫煩飾語。膳臣聞之、使人探索其調。具為与之。還京復命。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七月壬午朔》秋七月壬子朔。高麗使到于近江。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七月是月》是月。遣許勢臣猿与吉士赤鳩、発自難波津。控引船於狭狭波山。而装飾船、乃徃迎於近江北山。遂引入山背高威館。則遣東漢坂上直子麻呂。錦部首大石、以為守護。更饗高麗使者於相楽館。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三月壬子【五】》三十二年春三月戊申朔壬子。遣坂田耳子郎君。使於新羅。問任那滅由。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三月是月》是月。高麗献物并表、未得呈奏。経歴数旬。占待良日。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四月壬辰【十五】》夏四月戊寅朔壬辰。天皇寝疾不予。皇太子向外不在。騨馬召到。引入臥内。執其手詔曰。朕疾甚。以後事属汝。汝須打新羅。封建任那。更造夫婦。惟如旧曰。死無恨之。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四月是月》是月。天皇遂崩于内寝。時年若干。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五月》五月。殯于河内古市。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八月丙子朔》秋八月丙子朔。新羅遣弔使未叱子失消等、奉哀於殯。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八月是月》是月。未叱子失消等罷。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九月》九月。葬于檜隈坂合陵。
日本書紀巻第十九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