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二

 豊御食炊屋姫天皇 推古天皇
《推古天皇即位前紀》豊御食炊屋姫天皇。天国排開広庭天皇中女也。橘豊日天皇同母妹也。幼曰額田部皇女。姿色端麗。進止軌制。年十八歳、立為渟中倉太玉敷天皇之皇后。三十四歳、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崩。三十九歳、当于泊瀬部天皇五年十一月。天皇為大臣馬子宿禰見殺。嗣位既空。群臣請渟中倉太珠敷天皇之皇后額田部皇女。以将令践祚。皇后辞譲之。百寮上表勧進。至于三。乃従之。因以奉天皇璽印。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二月己卯【八】》冬十二月壬申朔己卯。皇后即天皇位於豊浦宮。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正月丙辰【十五】》元年春正月壬寅朔丙辰。以仏舎利、置于法興寺刹柱礎中。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正月丁巳【十六】》丁巳。建刹柱。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四月己卯【十】》夏四月庚午朔己卯。立厩戸豊聡耳皇子為皇太子。仍録揶政。以万機悉委焉。橘豊日天皇第二子也。母皇后曰穴穂部間人皇女。皇后懐妊開胎之日。巡行禁中。監察諸司。至于馬官。乃当廐戸。而不労忽産之。生而能言。有聖智。及壮、一聞十人訴。以勿失能弁。兼知未然。且習内教於高麗僧恵慈。学外典於博士覚〓。並悉達矣。父天皇愛之、令居宮南上殿。故称其名、謂上宮廐戸豊聡耳太子。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九月》秋九月。改葬橘豊日天皇於河内磯長陵。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是歳》是歳。始造四天王寺於難波荒陵。是年也、太歳癸丑。
《推古天皇二年(五九四)二月丙寅朔》二年春二月丙寅朔。詔皇太子及大臣。令興隆三宝。是時。諸臣連等各為君親之恩。競造仏舎。即是謂寺焉。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四月》三年夏四月。沈水漂著於淡路嶋。其大一囲。嶋人不知沈水。以交薪焼於竈。其煙気遠薫。則異以献之。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五月丁卯【十】》五月戊午朔丁卯。高麗僧恵慈帰化。則皇太子師之。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是歳》是歳。百済僧慧聡来之。此両僧弘演仏教。並為三宝之棟梁。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七月》秋七月。将軍等至自筑紫。
《推古天皇四年(五九六)十一月》四年冬十一月。法興寺造竟。則以大臣男善徳臣拝寺司。是日恵慈。恵聡二僧、始住於法興寺。
《推古天皇五年(五九七)四月丁丑朔》五年夏四月丁丑朔。百済王遣王子阿佐朝貢。
《推古天皇五年(五九七)十一月甲子【二十二】》冬十一月癸酉朔甲子。遣吉士磐金於新羅。
《推古天皇六年(五九八)四月》六年夏四月。難波吉士磐金至自新羅、而献鵲二隻。乃俾養於難波杜。因以巣枝而産之。
《推古天皇六年(五九八)八月己亥朔》秋八月己亥朔。新羅貢孔雀一隻。
《推古天皇六年(五九八)十月丁未【十】》冬十月戊戌朔丁未。越国献白鹿一頭。
《推古天皇七年(五九九)四月辛酉【二十七】》七年夏四月乙未朔辛酉。地動。舎屋悉破。則令四方、俾祭地震神。
《推古天皇七年(五九九)九月癸亥朔》秋九月癸亥朔。百済貢駱駝一疋。驢一疋。羊二頭。白雉一隻。
《推古天皇八年(六〇〇)二月》八年春二月。新羅与任那相攻。天皇欲救任那。
《推古天皇八年(六〇〇)是歳》是歳。命境部臣為大将軍。以穂積臣為副将軍〈 並闕名。 〉則将万余衆。為任那撃新羅。於是。直指新羅。於是直指新羅、以泛海往之。乃到于新羅、攻五城而抜。於是。新羅王惶之。挙白旗、到于将軍之麾下。而立。割多多羅。素奈羅。弗知鬼。委陀。南加羅。阿羅々六城、以請服。時将軍共議曰。新羅知罪服之。強撃不可。則奏上。爰天皇更遣難波吉師神於新羅。復遣難波吉士木蓮子於任那。並検校事状。爰新羅・任那王、二国遣使貢調。仍奏表之曰。天上有神。地有天皇。除是二神。何亦有畏乎。自今以後。不有相攻。且不乾般柁。毎歳必朝。則遣使以召還将軍。将軍等至自新羅。弭新羅亦侵任那。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二月》九年春二月。皇太子初興宮室于斑鳩。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三月戊子【五】》三月甲申朔戊子。遣大伴連齧于高麗。遺坂本臣糠手于百済。以詔之曰。急救任那。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五月》夏五月。天皇居于耳梨行宮。是時大雨。河水漂蕩。満于宮庭。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九月戊子【八】》秋九月辛巳朔戊子。新羅之間諜者迦摩多到対馬。則捕以貢之。流于上野。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十一月甲申【五】》冬十一月庚辰朔甲申。議政新羅。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二月己酉朔》十年春二月己酉朔。来目皇子為撃新羅将軍。授諸神部及国造。伴造等。并軍衆二万五千人。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四月戊申朔》夏四月戊申朔。将軍来目皇子到于筑紫。乃進屯嶋郡。而聚船舶運軍糧。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六月己酉【三】》六月丁未朔己酉。大伴連齧。坂本臣糖手。共至自百済。是時。来目皇子臥病以不果征討。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十月》冬十月。百済僧観勒来之。仍貢暦本及天文・地理書。并遁甲・方術之書也。是時選書生三四人。以俾学習於観勒矣。陽胡史祖玉陳習暦法。大友村主高聡学天文・遁甲。山背臣日並立学方術。皆学以成業。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閏十月己丑【十五】》閏十月乙亥朔己丑。高麗僧僧隆。雲聡、共来帰。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二月丙子【四】》十一年春二月癸酉朔丙子。来目皇子薨於筑紫。仍駅使以奏上。爰天皇聞之大驚。則召皇太子。蘇我大臣。謂之曰。征新羅大将軍来目皇子薨之。其臨大事而不遂矣。甚悲乎。仍殯于周芳娑婆。乃遣土師連猪手令掌殯事。故猪手連之孫曰娑婆連。其是之縁也。後葬於河内埴生山岡上。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四月壬申朔》夏四月壬申朔。更以来目皇子之兄当麻皇子、為征新羅将軍。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七月癸卯【三】》秋七月辛丑朔癸卯。当麻皇子自難波発船。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七月丙午【六】》丙午。当麻皇子到播磨。時従妻舎人姫王薨於赤石。仍葬于赤石檜笠岡上。乃当麻皇子返之。遂不征討。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月壬申【四】》冬十月己巳朔壬申。遷于小墾田宮。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一月己亥朔》十一月己亥朔。皇太子謂諸大夫曰。我有尊仏像。誰得是像。以恭拝。時秦造河勝進曰。臣拝之。便受仏像。因以造蜂岡寺。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一月是月》是月。皇太子請于天皇。以作大楯及靭。〈 靭。此云由岐。 〉又絵于旗幟。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二月壬申【五】》十二月戊辰朔壬申。始行冠位。大徳。小徳。大仁。小仁。大礼。小礼。大信。小信。大義。小義。大智。小智。并十二階。並以当色〓[糸+施の旁]縫之。頂撮総如嚢。而著縁焉。唯元日著髻華。〈 髻華、此云于孺。 〉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正月戊戌朔》十二年春正月戊戌朔。始賜冠位於諸臣。各有差。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四月戊辰【三】》夏四月丙寅朔戊辰。皇太子親肇作憲法十七条。』
一曰。以和為貴。無忤為宗。人皆有党。亦少達者。是以或不順君父。乍違于隣里。然上和下睦。詣於論事。則事理自通。何事不成。』
二曰。篤敬三宝。三宝者仏・法・僧也。則四生之終帰。万国之極宗。何世何人、非貴是法。人鮮尤悪。能教従之。其不帰三宝。何以直枉。』
三曰。承詔必謹。君則天之。臣則地之。天覆地載。四時順行。万気得通。地欲覆天。則致壌耳。是以君言臣承。上行下靡。故承詔必慎。不謹自敗。』
四曰。群卿百寮、以礼為本。其治民之本。要在乎礼。上不礼而下非斉。下無礼以必有罪。是以、群臣有礼。位次不乱。百姓有礼。国家自治。』
五曰絶餮棄欲、明弁訴訟。其百姓之訟。一日千事。一日尚爾。況乎累歳。頃治訟者。得利為常。見賄聴〓。便有財之訟。如石投水。乏者之訴。似水投石。是以貧民則不知所由。臣道亦於焉闕。』
六曰。懲悪勧善。古之良典。是以無匿人善。見悪必匡。其諂詐者。則為覆国家之利器。為絶人民之鋒剣。亦侫媚者。対上則好説下過。逢下則誹謗上失。其如此人。皆無忠於君。無仁於民。是大乱之本也。』
七曰。人各有任。掌宜不濫。其賢哲任官。頌音則起。奸者有官。禍乱則繁。世少生知。剋念作聖。事無大少。得人必治。時無急緩。遇賢自寛。因此国家永久。社稷勿危。故古聖王為官以求人。為人不求官。』
八曰。群卿百寮。早朝晏退。公事靡塩。終日難尽。是以遅朝不逮于急。早退必事不尽。』
九曰。信是義本。毎事有信。其善悪成敗。要在于信。群臣共信。何事不成。群臣無信。万事悉敗。
十曰。絶忿棄瞋。不怒人違。人皆有心。心各有執。彼是則我非。我是則彼非。我必非聖。彼必非愚。共是凡夫耳。是非之理。〓〓[言+巨]能可定。相共賢愚、如鐶无端。是以、彼人雖瞋。還恐我失。我独雖得。従衆同挙。』
十一曰明察功過。賞罰必当。日者賞不在功。罰不在罪。執事群卿。宜明賞罰。』
十二曰。国司。国造。勿歛百姓。国非二君。民無両主。率土兆民、以王為主。所任官司。皆是王臣。何敢与公、賦歛百姓。』
十三曰。諸任官者。同知職掌。或病或使。有闕於事。然得知之日。和如曾識。其以非与聞。勿防公務。』
十四曰。群臣百寮。無有嫉妬。我既嫉人。人亦嫉我。嫉妬之患。不知其極。所以、智勝於己則不悦。才優於己則嫉妬。是以、五百之乃今遇賢。千載以難待一聖。其不得賢聖。何以治国。』
十五曰。背私向公。是臣之道矣。凡夫、人有私必有恨。有憾必非同。非同則以私妨公。憾起則違制。害法。故初章云、上下和諧。其亦是情歟。』
十六曰。使民以時。古之良典。故、冬月有間。以可使民。従春至秋。農桑之節。不可使民。其不農何食。不桑何服。』
十七曰。夫事不可独断。必与衆宜論。少事是軽。不可必衆。唯逮論大事。若疑有失。故与衆相弁。辞則得理。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九月》秋九月。改朝礼。因以詔之曰。凡出入宮門。以両手押地。両脚跪之。越梱則立行。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九月是月》是月。始定黄書画師。山背画師。
《推古天皇十三年(六〇五)四月辛酉朔》十三年夏四月辛酉朔。天皇詔皇太子。大臣及諸王。諸臣。共同発誓願。以始造銅・繍丈六仏像、各一躯。乃命鞍作鳥為造仏之工。是時。高麗国大興王聞日本国天皇造仏像。貢上黄金三百両。
《推古天皇十三年(六〇五)閏七月己未朔》閏七月己未朔。皇太子命諸王。諸臣。俾著褶。
《推古天皇十三年(六〇五)十月》冬十月。皇太子居斑鳩宮。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四月壬辰【八】》十四年夏四月乙酉朔壬辰。銅・繍丈六仏像並造竟。是日也。丈六銅像坐於元興寺金堂。時仏像高於金堂戸。以不得納堂。於是。諸工人等議曰。破堂戸而納之。然鞍作鳥之秀工。以不壌戸得入堂。即日設斎。於是。会集人衆不可勝数。自是年初、毎寺。四月八日。七月十五日設斉。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五月戊午【五】》五月甲寅朔戊午。勅鞍作鳥曰。朕欲興隆内典。方将建仏刹。肇求舎利。時汝祖父司馬達等便献舎利。又於国無僧尼。於是。汝父多須那為橘豊日天皇、出家。恭敬仏法。又汝姨嶋女。初出家、為諸尼導者。以修行釈教。今朕為造丈六仏、以求好仏像。汝之所献仏本。則合朕心。又造仏像既訖。不得入堂。諸工人不能計。以将破堂戸。然汝不破戸而得入。此皆汝之功也。則賜大仁位。因以給近江国坂田郡水田二十町焉。鳥以此田、為天皇作金剛寺。是今謂南淵坂田尼寺。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七月》秋七月。天皇請皇太子、令講勝鬘経。三日。説竟之。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是歳》是歳。皇太子亦講法華経於岡本宮。天皇大喜之。播磨国水田百町施于皇太子。因以納于斑鳩寺。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二月庚辰朔》十五年春二月庚辰朔。定壬生部。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二月戊子【九】》戊子。詔曰。朕聞之。曩者我皇祖天皇等宰世也。〓天蹐地。敦礼神祗。周祠山川。幽通乾坤。是以陰陽開和、造化共調。今当朕世。祭祠神祗。豈有怠乎。故群臣共為竭心、宜拝神祗。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二月甲午【十五】》甲午。皇太子及大臣率百寮。以祭拝神祗。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七月庚戌【三】》秋七月戊申朔庚戌。大礼小野臣妹子遣於大唐。以鞍作福利為通事。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是歳》是歳冬。於倭国作高市池。藤原池。肩岡池。菅原池。山背国掘大溝於栗隈。且河内国作戸苅池。依網池。亦毎国置屯倉。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四月》十六年夏四月。小野臣妹子至自大唐。唐国号妹子臣曰蘇因高。即大唐使人裴世清。下客十二人。従妹子臣至於筑紫。遣難波吉士雄成。召大唐客裴世清等。為唐客、更造新館於難波高麗館之上。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六月丙辰【十五】》六月壬寅朔丙辰。客等泊于難波津。是日。以飾船三十艘、迎客等于江口。安置新館。於是。以中臣宮地連烏磨呂。大河内直糠手・船史王平為掌客。爰妹子臣奏之曰。臣参還之時。唐帝以書授臣。然経過百済国之日。百済人探以掠取。是以不得上。於是群臣議之曰。夫使人雖死之、不失旨。是使矣。何怠之失大国之書哉。則坐流刑。時天皇勅之曰。妹子雖有失書之罪。輙不可罪。其大国客等聞之、亦不良。乃赦之不坐也。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八月癸卯【三】》秋八月辛丑朔癸卯。唐客入京。是日。遺飾騎七十五疋、而迎唐客於海石榴市衢。額田部連比羅夫以告礼辞焉。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八月壬子【十二】》壬子。召唐客於朝庭。令奏使旨。時阿倍鳥臣。物部依網連抱、二人為客之導者也。於是。大唐之国信物置於庭中。時使主裴世清親持書。両度再拝、言上使旨而立之。其書曰。皇帝問倭皇。使人長吏大礼蘇因高等至具懐。朕欽承宝命、臨仰区宇。思弘徳化、覃被含霊。愛育之情、無隔遐邇。知皇介居表、撫寧民庶。境内安楽。風俗融和。深気至誠。達脩朝貢。丹款之美。朕有嘉焉。稍暄。比如常也。故遣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稍宣徃意。并送物如別。時阿倍臣出庭、以受其書而進行。大伴齧連迎出承書、置於大門前机上而奏之。事畢而退焉。是時。皇子。諸王。諸臣、悉以金髻華著頭。亦衣服皆用錦・紫・繍・織及五色綾羅。〈 一云。服色皆用冠色。 〉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八月丙辰【十六】》丙辰。饗唐客等於朝。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九月乙亥【五】》九月辛未朔乙亥。饗客等於難波大郡。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九月辛巳【十一】》辛巳。唐客裴世清罷帰。則復以小野妹子臣為大使。吉士雄成為小使。福利為逸事。副于唐客而遺之。爰天皇聘唐帝。其辞曰。東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憶方解。季秋薄冷。尊何如。想清悉。此即如常。今遣大礼蘇因高。大礼乎那利等徃。謹白、不具。是時。遣於唐国学生、倭漢直福因。奈羅訳語恵明。高向漢人玄理。新漢人大国。学問僧、新漢人日文。南淵漢人請安。志賀漢人恵隠。新漢人広斉等、并八人也。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是歳》是歳。新羅人多化来。
《推古天皇十七年(六〇九)四月庚子【四】》十七年夏四月丁酉朔庚子。筑紫大宰奏上言。百済僧道欣。恵弥為首、一十人。俗人七十五人。泊于肥後国葦北津。是時。遣難波吉士徳摩呂。船史竜、以問之曰。何来也。対曰。百済王命以遣於呉国。其国有乱不得入。更返於本郷。忽逢暴風、漂蕩海中。然有大幸、而泊于聖帝之辺境。以歓喜。
《推古天皇十七年(六〇九)五月壬午【十六】》五月丁卯朔壬午。徳摩呂等復奏之。則返徳摩呂。竜二人。而副百済人等、送本国。至于対馬、以道人等十一、皆請之欲留。乃上表而留之。因令住元興寺。
《推古天皇十七年(六〇九)九月》秋九月。小野臣妹子等至自大唐。唯通事福利不来。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三月》十八年春三月。高麗王貢上僧曇徴。法定。曇徴知五経。且能作彩色及紙墨。并造碾磑。蓋造碾磑、始于是時歟。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七月》秋七月。新羅使人沙喙部奈末竹世士。与任那使人喙部大舍首智買。到于筑紫。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九月》九月。遣使召新羅。任那使人。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丙申【八】》冬十月己丑朔丙申。新羅。任那使人臻於京。是日、命額田部連比羅夫、為迎新羅客荘馬之長。以膳臣大伴、為迎任那客荘馬之長。即安置阿斗河辺館。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丁酉【九】》丁酉。客等拝朝庭。於是。命秦造河勝・土部連菟、為新羅導者。以間人連臨蓋。阿閉臣大籠為任那導者。共引以自南門入之、立于庭中。時大伴咋連。蘇我豊浦蝦両臣。坂本糠手臣。阿倍鳥子臣。共自位起之、進伏于庭。於是。両国客等各再拝、以奏使旨。乃四大夫起進啓於大臣。時大臣自位起。立庁前而聴焉。既而賜禄諸客。各有差。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乙巳【十七】》乙巳。饗使人等於朝。以河内漢直贄為新羅共食者。錦織首久僧為任那共食者。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辛亥【二十三】》辛亥。客等礼畢、以帰焉。
《推古天皇十九年(六一一)五月五日》十九年夏五月五日。薬猟於兎田野。取鶏鳴時集于藤原池上。以会明乃徃之。粟田細目臣為前部領。額田部比羅夫連為後部領。是日。諸臣服色、皆随冠色、各著髻華。則大徳。小徳並用金。大仁。小仁用豹尾。大礼以下用鳥尾。
《推古天皇十九年(六一一)八月》秋八月。新羅遣沙喙部奈末北叱智。任那遣習部大舍親智周智。共朝貢。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正月丁亥【七】》二十年春正月辛巳朔丁亥。置酒宴群卿。是日。大臣上寿。歌曰。
@夜須弥志斯。和餓於朋耆弥能。訶句理摩須。阿摩能椰蘇訶礙。異泥多多須。弥蘇羅烏弥礼麼。予呂豆余珥。訶句志茂餓茂。知余珥茂。訶句志茂餓茂。知余珥茂。訶句志茂餓茂。訶之胡弥弖。兎伽陪摩都羅武。烏呂餓弥弖。兎伽陪摩都羅武。宇多豆紀摩都流。 やすみしし わがおほきみの かくります あまのやそかげ いでたたす みそらをみれば よろづよに かくしもがも ちよにも かくしもがも ちよにも かくしもがも かしこみて つかへまつらむ をろがみて つかへまつらむ うたづきまつる (K102)
天皇和曰。
@摩蘇餓予。蘇餓能古羅破。宇摩奈羅麼。辟武伽能古摩。多智奈羅麼。句礼能摩差比。宇倍之訶茂。蘇餓能古羅烏。於朋枳弥能。兎伽破須羅志枳。 まそがよ そがのこらは うまならば ひむかのこま たちならば くれのまさひ うべしかも そがのこらを おほきみの つかはすらしき (K103)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二月庚午【二十】》二月辛亥朔庚午。改葬皇太夫人堅臨媛於檜隈大陵。是日。誄於軽街。第一阿倍内臣鳥誄天皇之命。則奠霊。明器・明衣之類、万五千種也。第二、諸皇子等以次第各誄之。第三中臣宮地連烏摩侶誄大臣之辞。第四、大臣引率八腹臣等。便以境部臣摩理勢、令誄氏姓之本矣。時人云。摩理勢。烏摩侶二人能誄。唯鳥臣不能誄也。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五月五日》夏五月五日。薬猟之。集于羽田。以相連参趣於朝。其装束如菟田之猟。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是歳》是歳。自百済国有化来者。其面・身皆斑白。若有白癩者乎。悪其異於人、欲棄海中嶋。然其人曰。若悪臣之斑皮者。白斑牛馬不可畜於国中。亦臣有小才。能構山岳之形。其留臣而用。則為国有利。何空之棄海嶋耶。於是。聴其辞以不棄。仍令構須弥山形及呉橋於南庭。時人号其人曰路子工。亦名芝耆摩呂。又百済人味摩之帰化。曰。学于呉、得伎楽舞。則安置桜井、而集少年、令習伎楽〓。於是真野首弟子。新漢斉文二人。習之傅其〓。此今大市首。辟田首等祖也。
《推古天皇二一年(六一三)十一月》二十一年冬十一月。作掖上池。畝傍池。和珥池。又自難波至京置大道。
《推古天皇二一年(六一三)十二月庚午朔》十二月庚午朔。皇太子遊行於片岡。時飢者臥道垂。仍問姓名。而不言。皇太子視之与飲食。即脱衣裳、覆飢者而言。安臥也。則歌之曰。
@斯那提流。箇多烏箇夜摩爾。伊比爾恵弖。許夜勢屡。諸能多比等。阿波礼。於夜那斯爾。那礼奈理鶏迷夜。佐須陀気能。枳弥波夜那祗。伊比爾恵弖。許夜勢留。諸能多比等阿波礼。 しなてる かたをかやまに いひにゑて こやせる そのたびとあはれ おやなしに なれなりけめや さすたけの きみはやなき いひにゑて こやせる そのたびとあはれ (K104)
《推古天皇二一年(六一三)十二月辛未【二】》辛未。皇太子遣使令視飢者。使者還来之曰。飢者既死。爰皇太子大悲之。則因以葬埋於当処。墓固封也。数日之後。皇太子召近習先者、謂之曰。先日臥于道飢者。其非凡人。為必真人也。遣使令視。於是。使者還来之曰。到於墓所而視之。封埋勿動。乃開以見、屍骨既空。唯衣服畳置棺上。於是。皇太子復返使者、令取其衣。如常且服矣。時人大異之曰。聖之知聖、其実哉。逾惶。
《推古天皇二二年(六一四)五月五日》二十二年夏五月五日。薬猟也。
《推古天皇二二年(六一四)六月己卯【十三】》六月丁卯朔己卯。遣犬上君御田鍬。矢田部造〈 闕名。 〉於大唐。
《推古天皇二二年(六一四)八月》秋八月。大臣臥病。為大臣而男女并一千人出家。
《推古天皇二三年(六一五)九月》二十三年秋九月、犬上君御田鍬。矢田部造、至自大唐。百済使則従犬上君而来朝。
《推古天皇二三年(六一五)十一月庚寅【二】》十一月己丑朔庚寅。饗百済客矣。
《推古天皇二三年(六一五)十一月癸卯【十五】》癸卯。高麗僧恵慈帰于国。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正月》二十四年春正月。桃李実之。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三月》三月。掖玖人三口帰化。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五月》夏五月。夜句人七口来之。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七月》秋七月。亦掖玖人二十口来之。先後并三十人。皆安置於朴井。未及還皆死焉。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七月》秋七月。新羅遣奈末竹世士、貢仏像。
《推古天皇二五年(六一七)六月》二十五年夏六月。出雲国言。於神戸郡有瓜。大如缶。
《推古天皇二五年(六一七)是歳》是歳。五穀登之。
《推古天皇二六年(六一八)八月癸酉朔》二十六年秋八月癸酉朔。高麗遣使貢方物。因以言、隋煬帝興三十万衆攻我。返之為我所破。故貢献俘虜貞公。普通二人。及鼓吹・弩・抛石之類十物、并土物・駱駝一疋。
《推古天皇二六年(六一八)是年》是年。遣河辺臣〈 闕名。 〉於安芸国、令造舶。至山覓舶材。便得好材、以名将伐。時有人曰。霹靂木也。不可伐。河辺臣曰。其雖雷神。豈逆皇命耶。多祭幣帛、遣人夫令伐。則大雨雷電之。爰河辺臣案剣曰。雷神無犯人夫。当傷我身。而仰待之。雖十余霹靂。不得犯河辺臣。即化少魚、以挟樹枝。即取魚焚之。遂脩理其舶。
《推古天皇二七年(六一九)四月壬寅【四】》二十七年夏四月己亥朔壬寅。近江国言。於蒲生河有物。其形如人。
《推古天皇二七年(六一九)七月》秋七月。摂津国有漁父。沈罟於堀江。有物入罟。其形如児。非魚非人。不知所名。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八月》二十八年秋八月。掖玖人二口流来於伊豆嶋。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十月》冬十月。以砂礫葺檜隈陵上。則域外積土成山。仍毎氏科之。建大柱於土山上。時倭漢坂上直樹柱、謄之太高。故時人号之曰大柱直也。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十二月庚寅朔》十二月庚寅朔。天有赤気。長一丈余。形似雉尾。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是歳》是歳。皇太子。嶋大臣共議之、録天皇記及国記。臣・連・伴造・国造・百八十部并公民等本記。
《推古天皇二九年(六二一)二月癸巳【五】》二十九年春二月己丑朔癸巳。半夜厩戸豊聡耳皇子命薨于斑鳩宮。是時諸王・諸臣及天下百姓、悉長老如失愛児、而臨酢之味在口不嘗。少幼者如亡慈父母。以哭泣之声満於行路。乃耕夫止耜。舂女不杵。皆曰。日月失輝。天地既崩。自今以後、誰恃或。
《推古天皇二九年(六二一)二月是月》是月。葬上宮太子於磯長陵。』当是時、高麗僧恵慈聞上宮皇太子薨。以大悲之。為皇太子、請僧而設斉。仍親説経之日。誓願曰。於日本国有聖人。曰上宮豈聡耳皇子。固天攸縦。以玄聖之徳生日本之国。苞貫三統、纂先聖之宏猷。恭敬三宝、救黎元之厄。是実大聖也。今太子既薨之。我雖異国、心在断金。某独生之。有何益矣。我以来年二月五日必死。因以遇上宮太子於浄土。以共化衆生。於是恵慈当于期日而死之。是以時人之彼此共言。其独非上宮太子之聖。恵慈亦聖也。
《推古天皇二九年(六二一)是歳》是歳。新羅遣奈末伊弥買朝貢。仍以表書奏使旨。凡新羅上表。蓋始起于此時歟。
《推古天皇三一年(六二三)七月》三十一年秋七月。新羅遣大使奈末智洗爾。任那遣達率奈末智。並来朝。仍貢仏像一具。及金塔并舍利。且大灌頂幡一具。小幡十二条。即仏像居於葛野秦寺。以余舍利。金塔。灌頂幡等、皆納于四天王寺。是時。大唐学問者僧恵斉。恵光。及医恵日。福因等、並従智洗爾等来之。於是。恵日等共奏聞曰。留于唐国学者。皆学以成業。応喚。且其大唐国者法式備定之珍国也。常須達。
《推古天皇三一年(六二三)是歳》是歳。新羅伐任那。任那附新羅。於是天皇将討新羅。謀及大臣。詢于群卿。田中臣対曰。不可急討。先察状、以知逆。後撃之不晩也。請試遣使覩其消息。中臣連国曰。任那是元我内官家。今新羅人伐而有之。請戒戎旅。征伐新羅。以取任那附百済。寧非益有于新羅乎。田中臣曰。不然。百済是多反覆之国。道路之間尚詐之。凡彼所請皆非之。故不可附百済。則不果征焉。爰遣吉士磐金於新羅。遣吉士倉下於任那。令問任那之事。時新羅国主遣八大夫。啓新羅国事於磐金。且啓任那国於倉下。因以約曰。任那小国。天皇附庸。何新羅輙有之。随常定内官家。願無煩矣。則遣奈末智洗遅。副於吉士磐金。復以任那人達率奈末遅。副於吉士倉下。仍貢両国之調。然磐金等未及于還。即年以大徳境部臣雄摩侶。小徳中臣連国為大将軍。以小徳河辺臣禰受。小徳物部依網連乙等。小徳波多臣広庭。小徳近江脚身臣飯蓋。小徳平群臣宇志。小徳大伴連。〈 闕名。 〉小徳大宅臣軍為副将軍。率数万衆、以征討新羅。時磐金等共会於津、将発船。以候風波。於是船師満海多至。両国使人望瞻之愕然。乃還留焉。更代堪遅大舍、為任那調使而貢上。於是磐金等相謂之曰。是軍起之、既違前期。是以任那之事今亦不成矣。則発船而渡之。唯将軍等始到任那。而議之、欲襲新羅。於是。新羅国王聞軍多至。而予慴之請服。時将軍等共議以上表之。天皇聴矣。
《推古天皇三一年(六二三)十一月》冬十一月。磐金。倉下等至自新羅。時大臣問其状。対曰。新羅奉命、以驚懼之。則並差専使。因以貢両国之調。然見船師至、而朝貢使人更還耳。但調猶貢上。爰大臣曰。悔乎。早遣師矣。時人曰。是軍事者。境部臣。阿曇連。先多得新羅幣物之故。又勧大臣。是以未待使旨、而早征伐耳。初磐金等渡新羅之日。比及津。荘船一艘迎於海浦。磐金問之曰。是船者何国迎船。対曰。新羅船也。磐金亦曰。曷無任那之迎船。即時更為任那加一船。其新羅以迎船二艘、始于是時歟。』自春至秋。霖雨大水。五穀不登焉。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四月戊申【三】》三十二年夏四月丙午朔戊申。有一僧。執斧殴祖父。時天皇聞之。召大臣、詔之曰。夫出家者頓帰三宝、具懐戒法。何無懺忌、輙犯悪逆。今朕聞。有僧以殴祖父。故悉聚諸寺僧尼、以推問之。若事実者、重罪之。於是集諸僧尼而推之。則悪逆僧及諸僧尼、並将罪。於是百済観勤僧表上以言。夫仏法自西国至于漢経三百歳。乃伝之至於百済国。而僅一百年矣。然我王聞日本天皇之賢哲。而貢上仏像及内典、未満百歳。故当今時。以僧尼未習法律。輙犯悪逆。是以諸僧尼惶懼、以不知所如。仰願其除悪逆者以外僧尼。悉赦而勿罪。是大功徳也。天皇乃聴之。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四月戊午【十三】》戊午。詔曰。夫道人尚犯法。何以誨俗人。故自今已後、任僧正。僧都。仍応検校僧尼。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四月壬戌【十七】》壬戌。以観勒僧為僧正。以鞍部徳積為僧都。即日、以阿曇連〈 闕名。 〉為法頭。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九月丙子【三】》秋九月甲戌朔丙子。校寺及僧尼。具録其寺所造之縁。亦僧尼入道之縁。及度之年月日也。当是時。有寺四十六所。僧八百十六人。尼五百六十九人。并一千三百八十五人。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十月癸卯朔》冬十月癸卯朔。大臣遣阿曇連。〈 闕名。 〉阿倍臣摩侶二臣。令奏于天皇曰。葛城県者。元臣之本居也。故因其県為姓名。是以冀之。常得其県、以欲為臣之封県。於是。天皇詔曰。今朕則自蘇我出之。大臣亦為朕舅也。故大臣之言。夜言矣夜不明。日言矣則日不晩。何辞不用。然今当朕之世。頓失是県。後君曰。愚痴婦人臨天下。以頓亡其県。豈独朕不賢耶。大臣亦不忠。是後葉之悪名。則不聴。
《推古天皇三三年(六二五)正月戊寅【七】》三十三年春正月壬申朔戊寅。高麗王貢僧恵灌。仍任僧正。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正月・三月(六月・是歳参照)》三十四年春正月。桃李華之。三月。寒以霜降。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五月丁未【二十】》夏五月戊子朔丁未。大臣薨。仍葬于桃原墓。大臣則稲目宿禰之子也。性有武略。亦有弁才。以恭敬三宝。家於飛鳥河之傍。乃庭中開小池。仍興小嶋於池中。故時人曰嶋大臣。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六月(正月・三月・是歳参照)》六月。雪也。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是歳(正月・三月・六月参照)》是歳。自三月至七月、霖雨。天下大飢之。老者〓草根而死于道垂。幼者含乳以母子共死。又強盗窃盗並大起之、不可止。
《推古天皇三五年(六二七)二月》三十五年春二月。陸奥国有狢化人以歌之。
《推古天皇三五年(六二七)五月》夏五月。有蠅聚集。其凝累十丈之。浮虚以越信濃坂。鳴音如雷。則東至上野国而自散。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二月甲辰【二十七】》三十六年春二月戊寅朔甲辰。天皇臥病。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戊申【二】》三月丁未朔戊申。日有蝕尽之。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壬子【六】》壬子。天皇痛甚之、不可諱。則召田村皇子謂之曰。昇天位而経綸鴻基。馭万機以亭育黎元。本非輙言。恒之所重。故汝慎以察之。不可軽言。即日、召山背大兄教之曰。恒肝稚之。若雖心望、而勿誼言。必待群言以宣従。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癸丑【七】》癸丑。天皇崩之。〈 時年七十五。 〉即殯於南庭。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四月辛卯【十】》夏四月壬午朔辛卯。雹零。大如桃子。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四月壬辰【十一】》壬辰。雹零。大如桃子。自春至夏、旱之。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九月戊子【二十】》秋九月己巳朔戊子。始起天皇喪礼。是時群臣各誄於殯宮。先是天皇遺詔於群臣曰。比年五穀不登。百姓太飢。其為朕興陵以勿厚葬。便宜葬于竹田皇子之陵。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九月壬辰【二十四】》壬辰。葬竹田皇子之陵。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二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