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三

 息長足日広額天皇 舒明天皇
《舒明天皇即位前紀》息長足日広額天皇。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孫。彦人大兄皇子之子也。母曰糠手姫皇女。豊御食炊屋姫天皇二十九年。皇太子豊聡耳尊薨。而未立皇太子。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以三十六年三月天皇崩。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九月》九月、葬礼畢之。嗣位未定。』当是時、蘇我蝦夷臣為大臣。独欲定嗣位。顧畏群臣不従。則与阿倍麻呂臣議。而聚群臣、饗於大臣家。食訖将散。大臣令阿倍臣、語群臣曰。今天皇既崩無嗣。若急不計。畏有乱乎。今以〓[言+巨]王為嗣。天皇臥病之日。詔田村皇子曰。天下大任。本非輙言。爾田村皇子、慎以察之。不可緩。次詔山背大兄王曰。汝独莫誼讙。必従群言、慎以勿違。則是天皇遺言焉。今誰為天皇。時群臣黙之無答。亦問之。非答。強且問之。於是。大伴鯨連進曰。既従天皇遺命耳。更不可待群言。阿倍臣則問曰。何謂也。開其意。対曰。天皇曷思歟。詔田村皇子。曰天下大任也、不可緩。因此而言。皇位既定。誰人異言。時釆女臣摩礼志。高向臣宇摩。中臣連弥気。難波吉士身刺。四臣曰。随大伴連言、更無異。許勢臣大摩呂。佐伯連東八。紀臣塩手。三人進曰。山背大兄王、是宜為天皇。唯蘇我倉摩呂臣〈 更名雄当。 〉独曰。臣也当時不得便言。更思之後啓。爰大臣知群臣不和。而不能成事退之。』先是。大臣独問境部摩理勢臣曰。今天皇崩無嗣。誰為天皇。対曰。挙山背大兄為天皇。』是時。山背大兄居於斑鳩宮。漏聆是議。即遣三国王。桜井臣和慈古。二人。密謂大臣曰。伝聞之。叔父以田村皇子欲為天皇。我聞此言、立思矣居思矣。未得其理。願分明欲知叔父之意。』於是。大臣得山背大兄之告、而不能独対。則喚阿倍臣。中臣連。紀臣。河辺臣。高向臣。釆女臣。大伴連。許勢臣等。仍曲挙山背大兄之語。既而便且、謂大夫等曰。汝大夫等共詣於斑鳩宮。当啓山背大兄王曰。賤臣何之独輙定嗣位。唯挙天皇之遺詔。以告于群臣。群臣並言。如遺言。田村皇子自当嗣位。更〓[言+巨]異言。是群卿言也。特非臣心。但雖有臣私意。而惶之、不得伝啓。乃面日親啓焉。』爰群大夫等、受大臣之言。共詣于斑鳩宮。使三国王。桜井臣。以大臣之辞啓於山背大兄。』時大兄王使伝問群大夫等曰。天皇遺詔奈之何。対曰。臣等不知其深。唯得大臣語状称。天皇臥病之日。詔田村皇子曰。非軽輙言来之国政。是以爾田村皇子慎以言之。不可緩。次詔大兄王曰。汝肝稚。而勿誼言。必宜従群言。是乃近侍諸女王及釆女等悉知之。且大王所察。』於是。大兄王且令問之曰。是遺詔也、専誰人聆焉。答曰。臣等不知其密。既而更亦、令告群大夫等曰。愛之叔父労思。非一介之使。遣重臣等。而教覚。是大恩也。然今群卿所〓天皇遺命者。少々違我之所聆。吾聞天皇臥病、而馳上之侍于門下。時中臣連弥気自禁省出之曰。天皇命以喚之。則参進向于閤門。亦栗隈釆女黒女迎於庭中引入大殿。於是。近習者栗下女王為首。女孺鮪女等八人。并数十人、侍於天皇之側。且田村皇子在焉。時天皇沈病、不能覩我。乃栗下女王奏曰。所喚山背大兄王参赴。即天皇起臨之。詔曰。朕以寡薄久労大業。今暦運将終。以病不可諱。故汝本為朕之心腹。愛寵之情、不可為比。其国家大基、是非朕世。自本務之。汝雖肝稚、慎以言。乃当時侍之近習者、悉知焉。故我蒙是大恩。而一則以懼。一則以悲。踊躍。歓喜。不知所如。仍以為。社稷宗廟重事也。我眇少以不賢。何敢当焉。当是時、思欲語叔父及群卿等。然未有可〓之時。於今非言耳。吾曾将訊叔父之病。向京而居豊浦寺。是日。天皇遣八口釆女鮪女。詔之曰。為汝叔父大臣常為汝愁言。百歳之後、嗣位非当汝乎。故慎以自愛矣。既分明有是事。何疑也。然我豈餮天下。唯顕聆事耳。則天神地祇共証之。是以。冀正欲知天皇之遺勅。亦大臣所遣群卿者。従来如厳矛〈 厳矛。此云伊箇之保虚。 〉取中事、而奏請人等也。故能宜白叔父。』既而泊瀬仲王。別喚中臣連。河辺臣。謂之曰。我等父子、並自蘇我出之。天下所知。是以如高山恃之。願嗣位勿輙言。則令三国王。桜井臣。副群卿而遣之曰。欲聞還言。時大臣、遣紀臣。大伴連。謂三国王。桜井臣曰。先日言訖。更無異矣。然臣敢之軽誰王也。重誰王也。』於是。数日之後。山背大兄亦遣桜井臣、告大臣曰。先日之事、陳聞耳。寧違叔父哉。』是日大臣病動、以不能面言於桜井臣。』明日大臣喚桜井臣。即遣阿倍臣。中臣連。河辺臣。小墾田臣。大伴連。啓山背大兄言。自磯城嶋宮御宇天皇之世及近世者。群卿皆賢哲也。唯今臣不賢、而遇当乏人之時。誤居群臣上耳。是以不得定基。然是事重也。不能伝〓。故老臣雖労。面啓之。其唯不誤遺勅者也。非臣私意。』既而大臣伝阿倍臣。中臣連。更問境部臣曰。誰王為天皇。対曰。先是大臣親問之日。僕啓既訖之。今何更亦伝以告耶。乃大忿而起行之。適是時。蘇我氏諸族等悉集、為嶋大臣造墓、而次于墓所。爰摩理勢臣壌墓所之廬、退蘇我田家而不仕。時大臣慍之。遣身狭君勝牛。錦織首赤猪、而誨曰。吾知汝言之非。以干支之義、不得害。唯他非汝是。我必忤他従汝。若他是汝非。我当乖汝従他。是以汝遂有不従者。我与汝有瑕。則国亦乱。然乃後生言之。吾二人破国也。是後葉之悪名焉。汝慎以勿起逆心。然猶不従、而遂赴于斑鳩。住於泊瀬王宮。』於是。大臣益怒。乃遣群卿、請于山背大兄曰。頃者摩理勢違臣匿於泊瀬王宮。願得摩理勢、欲推其所由。爰大兄王答曰。摩理勢素聖皇所好。而暫来耳。豈違叔父之情耶。願勿瑕。則謂摩理勢曰。汝不忘先王之恩而来甚愛矣。然其因汝一人而天下応乱。亦先王臨没。謂諸子等曰。諸悪莫作。諸善奉行。余承斯言、以為永戒。是以雖有私情。忍以無怨。復我不能違叔父。願自今以後。勿憚改意。従群、而无退。是時大夫等且誨摩理勢臣之曰。不可違大兄王之命。於是。摩理勢臣進無所帰。乃泣哭更還之。居於家十余日。泊瀬王忽発病薨。爰摩理勢臣曰。我生之誰恃矣。大臣将殺境部臣。而興兵遣之。境部臣聞軍至。率仲子阿椰、出于門。坐胡床而待。時軍至、乃令来目物部伊区比以絞之。父子共死。乃埋同処。唯兄子毛津、逃匿于尼寺瓦舍。即奸一二尼。於是。一尼嫉妬令顕。囲寺将捕。乃出之入畝傍山。因以探山。毛津走無無所入。刺頸而死山中。時人歌曰。
@于泥備椰摩。虚多智于須家苔。多能弥介茂。気莵能和区呉能。虚茂邏勢利祁牟。 うねびやま こたちうすけど たのみかも けつのわくごの こもらせりけむ (K105)
《舒明天皇元年(六二九)正月丙午【四】》元年春正月癸卯朔丙午。大臣及群卿共以天皇之璽印献於田村皇子。則辞之曰。宗廟重事矣。寡人不賢。何敢当乎。群臣伏固請曰。大王先朝鍾愛。幽顕属心。宜纂皇綜、光臨億兆。即日。即天皇位。
《舒明天皇元年(六二九)夏四月辛未朔。遣田部連〈 闕名。 〉於掖玖。是年也太歳己丑。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正月戊寅【十二】》二年春正月丁卯朔戊寅。立宝皇女為皇后。后生二男。一女。一曰葛城皇子。〈 近江大津宮御宇天皇。 〉二曰間人皇女。三曰大海皇子。〈 浄御原宮御宇天皇。 〉夫人蘇我嶋大臣女法提郎媛、生古人皇子。〈 更名大兄皇子。 〉又娶吉備国蚊屋釆女、生蚊屋皇子。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〇)三月丙寅朔》三月丙寅朔。高麗大使宴子抜。小使若徳。百済大使恩率素子。小使徳率武徳、共朝貢。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八月丁酉【五】》秋八月癸巳朔丁酉。以大仁犬上君三田耜。大仁薬師恵日、遣於大唐。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八月庚子【八】》庚子。饗高麗。百済客於朝。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九月丙寅【四】》九月癸亥朔丙寅。高麗。百済客帰于国。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九月是月》是月。田部連等至自掖玖。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十月癸卯【十二】》冬十月壬辰朔癸卯。天皇遷於飛鳥岡傍。是謂岡本宮。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是歳》是歳。改脩理難波大郡及三韓館。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二月庚子【十】》三年春二月辛卯朔庚子。掖玖人帰化。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三月庚申朔》三月庚申朔。百済王義慈入王子豊章為質。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九月乙亥【十九】》秋九月丁巳朔乙亥。幸于摂津国有間温湯。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十二月戊戌【十三】》冬十二月丙戌朔戊戌。天皇至自温湯。
《舒明天皇四年(六三二)八月》四年秋八月。大唐遣高表仁、送三田耜。共泊于対馬。是時学問僧霊雲。僧旻。及勝鳥養。新羅送使等従之。
《舒明天皇四年(六三二)十月甲寅【四】》冬十月辛亥朔甲寅。唐国使人高表仁等、到于難波津。則遣大伴連馬養、迎於江口。船三十二艘及鼓・吹・旗幟、皆具整飾。便告高表仁等曰。聞天子所命之使、到于天皇朝迎之。時高表仁対曰。風寒之日。飾整船艘。以賜迎之。歓愧也。於是。令難波吉士小槻。大河内直矢伏、為導者到干館前。乃遣伊岐史乙等。難波吉士八牛。引客等入於館。即日給神酒。
《舒明天皇五年(六三三)正月甲辰【二十六】》五年春正月己卯朔甲辰。大唐客高表仁等帰国。送使吉士雄摩呂。黒摩呂等。到対馬而還之。
《舒明天皇六年(六三四)八月》六年秋八月。長星見南方。時人曰彗星。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正月》七年春正月。彗星廻見于東。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六月甲戌【十】》夏六月乙丑朔甲戌。百済遣達率柔等、朝貢。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七月辛丑【七】》秋七月乙未朔辛丑。饗百済客於朝。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七月是月》是月。瑞蓮生於剣池。一茎二花。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正月壬辰朔》八年春正月壬辰朔。日蝕之。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三月》三月。悉劾奸釆女者、皆罪之。是時。三輪君小鷦鷯、苦其推鞫、判頸而死。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五月》夏五月。霖雨大水。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六月》六月。災岡本宮。天皇遷居田中宮。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七月己丑朔》秋七月己丑朔。大派王謂豊浦大臣曰。群卿及百寮朝参巳懈。自今以後。卯始朝之。巳後退之。因以鍾為節。然大臣不従。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是歳》是歳。大旱。天下飢之。
《舒明天皇九年(六三七)二月戊寅【二十三】》九年春二月丙辰朔戊寅。大星従東流西。便有音似雷。時人曰。流星之音。亦曰。地雷。於是。僧旻僧曰。非流星。是天狗也。其吠声似雷耳。
《舒明天皇九年(六三七)三月丙戌【二】》三月乙酉朔丙戌。日蝕之。
《舒明天皇九年(六三七)是歳》是歳。蝦夷叛以不朝。即拝大仁上毛野君形名。為将軍令討。還為蝦夷見敗、而走入塁。遂為賊所囲。軍衆悉漏城空之。将軍迷不知所如。時日暮、踰垣欲逃。爰方名君妻歎曰。慷哉。為蝦夷将見殺。則謂夫曰。汝祖等。渡蒼海。跨万里。平水表政、以威武伝於後葉。今汝頓屈先祖之名。必為後世見嗤。乃酌酒、強之令飲夫。而親佩夫之剣。張十弓。令女人数十俾鳴弦。既而夫更起之。取伏仗而進之。蝦夷以為。軍衆猶多。而稍引退之。於是。散卒更聚。亦振旅焉。撃蝦夷大敗以悉虜。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七月乙丑【十九】》十年秋七月丁未朔乙丑。大風之。折木発屋。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九月》九月。霖雨。桃李華。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十月》冬十月。幸有間温湯宮。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是歳》是歳。百済。新羅。任那、並朝貢。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壬子【八】》十一年春正月乙巳朔壬子。車駕還自温湯。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乙卯【十一】》乙卯。新嘗。蓋因幸有間、以闕新嘗歟。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丙辰【十二】》丙辰。無雲而雷。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丙寅【二十二】》丙寅。大風而雨。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己巳【二十五】》己巳。長星見西北。時旻師曰。彗星也。見則飢之。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七月》秋七月。詔曰。今年、造作大宮及大寺。則以百済川側為宮処。是以西民造宮。東民作寺。便以書直県為大匠。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九月》秋九月。大唐学問僧恵隠。恵雲。従新羅送使入京。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十一月庚子朔》冬十一月庚子朔。饗新羅客於朝。因給冠位一級。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十二月壬午【十四】》十二月己巳朔壬午。幸于伊予温湯宮。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十二月是月》是月。於百済川側建九重塔。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二月甲戌【七】》十二年春二月戊辰朔甲戌。星入月。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四月壬午【十六】》夏四月丁卯朔壬午。天皇至自伊予。便居廐坂宮。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五月辛丑【五】》五月丁酉朔辛丑。大設斎。因以請恵隠僧、令説旡量寿経。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十月乙亥【十一】》冬十月乙丑朔乙亥。大唐学問僧清安。学生高向漢人玄理、伝新羅而至之。仍百済。新羅朝貢之使共従来之。則各賜爵一級。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十月是月》是月。徙於百済宮。
《舒明天皇十三年(六四一)十月丁酉【九】》十三年冬十月己丑朔丁酉。天皇崩于百済宮。
《舒明天皇十三年(六四一)十月丙午【十八】》丙午。殯於宮北。是謂百済大殯。是時東宮開別皇子、年十六而誄之。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三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