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四

 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 皇極天皇
《皇極天皇即位前紀》天豊財重日〈 重日、此云伊柯之比。 〉足姫天皇。渟中倉太珠敷天皇曾孫。押坂彦人大兄皇子孫。茅渟王女也。母曰吉備姫王。天皇順考古道、而為政也。息長足日広額天皇二年、立為皇后。《舒明天皇十三年(六四一)十月》十三年十月。息長足日額天皇崩。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正月辛未【十五】》元年春正月丁巳朔辛未。皇后即天皇位。以蘇我臣蝦夷為大臣、如故。大臣児入鹿〈 更名鞍作。 〉自執国政。威勝於父。由是盗賊恐懾。路不拾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正月乙酉【二十九】》正月乙酉。百済使人大仁阿曇連比羅夫。従筑紫国乗騨馬来言。百済国聞天皇崩、奉遣弔使。臣随弔使。共到筑紫。而臣望仕於葬。故先独来也。然其国者今大乱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戊子【二】》二月丁亥朔戊子。遣阿曇山背連比良夫。草壁吉士磐金。倭漢書直県、遣百済弔使所。問彼消息。弔使報言。百済国主謂臣言。塞上恒作悪之。請付還使。天朝不許。百済弔使〓人等言。去年十一月。大佐平智積卒。又百済使人擲崑崘使於海裏。今年正月。国主母薨。又弟王子児翹岐。及其母妹女子四人。内佐平岐味。有高名之人四十余、被放於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壬辰【六】》壬辰。高麗使人泊難波津。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丁未【二十一】》丁未。遣諸大夫於難波郡。検高麗国所貢金銀等并其献物。使人貢献既訖、而諮云。去年六月。弟王子薨。秋九月。大臣伊梨柯須弥殺大王。并殺伊梨渠世斯等百八十余人。仍以弟王子児為王。以己同姓都須流。金流。為大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戊申【二十二】》戊申。饗高麗。百済於難波郡。詔大臣曰。以津守連大海可使於高麗。以国謄吉士水鶏可使於百済。〈 水鶏。此云倶比那。 〉以草壁吉士真跡可使於新羅。以坂本吉士長兄可使於任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庚戌【二十四】》庚戌。召翹岐安置於安曇山背連家。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辛亥【二十五】》辛亥。饗高麗。百済客。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癸丑【二十七】》癸丑。高麗使人。百済使人並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戊午【三】》三月丙辰朔戊午。無雲而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辛酉【六】》辛酉。新羅遣賀騰極使。与弔喪使。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庚午【十五】》庚午。新羅使人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是月》是月。霖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四月癸巳【八】》夏四月丙戌朔癸巳。太使翹岐将其従者拝朝。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四月乙未【十】》乙未。蘇我大臣於畝傍家喚百済翹岐等。親対語話。仍賜良馬一疋。鉄二十〓[金+廷]。唯不喚塞上。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四月是月》是月。霖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己未【五】》五月乙卯朔己未。於河内国依網屯倉前。召翹岐等。令観射猟。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庚午【十六】》庚午。百済国調使船与吉士船。倶泊于難波津。〈 蓋吉士前奉使於百済乎。 〉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壬申【十八】》壬申。百済使人進調。吉士服命。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乙亥【二十一】》乙亥。翹岐従者一人死去。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丙子【二十二】》丙子。翹岐児死去。是時翹岐与妻、畏忌児死。果不臨喪。凡百済。新羅風俗有死亡者。雖父母・兄弟・夫婦・姉妹。永不自看。以此而観。無慈之甚。豈別禽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丁丑【二十三】》丁丑。熟稲始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戊寅【二十四】》戊寅。翹岐将其妻子。移於百済大井家。乃遣人葬児於石川。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六月庚子【十六】》六月乙酉朔庚子。微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六月是月》是月。大旱。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壬戌【九】》秋七月甲寅朔壬戌。客星入月。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乙亥【二十二】》乙亥。饗百済使人大佐平智積等於朝。〈 或本云。百済使人大佐平智積及児達率。闕名。恩率軍善。 〉乃命健児、相撲於翹岐前。智積等宴畢。而退、拝翹岐門。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丙子【二十三】》丙子。蘇我臣人鹿豎者、獲白雀子。是日。同時有人。以白雀納籠、而逆蘇我大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戊寅【二十五】》戊寅。群臣相謂之曰。随村々祝部所教。或殺牛馬祭諸社神。或頻移市。或祷河伯。既無所効。蘇我大臣報曰。可於寺寺転読大乗経典。悔過如仏所訟。敬而祈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庚辰【二十七】》庚辰。於大寺南庭、厳仏・菩薩像与四天王像。屈請衆僧。読大雲経等。于時。蘇我大臣手執香鑪。焼香発願。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辛巳【二十八】》辛巳。微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壬午【二十九】》壬午。不能祈雨。故停読経。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甲申朔》八月甲申朔。天皇幸南淵河上。跪拝四方。仰天而祈。即雷大雨。遂雨五日。溥潤天下。〈 或本云。五日連雨。九穀登熟。 〉於是。天下百姓倶称万歳曰至徳天皇。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己丑【六】》己丑。百済使・参官等罷帰。仍賜大舶与同船三艘。〈 同般、母慮紀舟。 〉是日。夜半、雷鳴於西南角、而風雨。参官等所乗船舶、触岸而破。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丙申【十三】》丙申。以小徳授百済質達率長福。中客以下授位一級。賜物各有差。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戊戌【十五】》戊戌。以船賜百済参官等、発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己亥【十六】》己亥。高麗使人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己酉【二十六】》己酉。百済。新羅使人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九月乙卯【三】》九月癸丑朔乙卯。天皇詔大臣曰。朕思欲起造大寺。宜発近江与越之丁。〈 百済大寺。 〉復課諸国、使造船舶。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九月辛未【十九】》辛未。天皇詔大臣曰。起是月限十二月以来。欲営宮室。可於国国取殿屋材。然東限遠江。西限安芸。発造宮丁。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九月癸酉【二十一】》癸酉。越辺蝦夷、数千内附。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庚寅【八】》冬十月癸未朔庚寅。地震而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辛卯【九】》辛卯。地震。是夜。地震而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甲午【十二】》甲午。饗蝦夷於朝。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丁酉【十五】》丁酉。蘇我大臣設蝦夷於家。而躬慰問。是日。新羅弔使船。与賀騰極使船。泊于壱岐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丙午【二十四】》丙午。夜中。地震。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是月》是月。行夏令。無雲而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癸丑【二】》十一月壬子朔癸丑。大雨雷。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丙辰【五】》丙辰。夜半、雷一鳴於西北角。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己未【八】》己未。雷五鳴於西北角。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庚申【九】》庚申。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辛酉【十】》辛酉。雨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壬戌【十一】壬戌。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甲子【十三】》甲子。雷一鳴於北方、而風発。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丁卯【十六】》丁卯。天皇御新嘗。是曰。皇太子。大臣各自新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壬午朔》十二月壬午朔。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甲申【三】》甲申。雷五鳴於昼。二鳴於夜。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甲午【十三】》甲午。初発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喪。是日。小徳巨勢臣徳太、代大派皇子而誄。次小徳粟田臣細目、代軽皇子而誄。次小徳大伴連馬飼、代大臣而誄。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乙未【十四】》乙未。息長山田公奉誄日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辛丑【二十】》辛丑。雷三鳴於東北角。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庚寅【九】》庚寅。雷二鳴於東、而風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壬寅【二十一】》壬寅。葬息長足日広額天皇于滑谷岡。是日。天皇遷移於小墾田宮。〈 或本云。遷於東宮南庭之権宮。 〉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甲辰【二十三】》甲辰。雷一鳴於夜。其声若裂。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辛亥【三十】》辛亥。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是歳》是歳。蘇我大臣蝦夷、立己祖廟於葛城高宮。而為八〓之舞。遂作歌曰。
@野麻騰能。飫斯能毘稜栖鳴。倭施羅務騰。阿庸比施豆矩梨。挙始豆矩羅符母。 やまとの おしのひろせを わたらむと あよひたづくり こしづくらふも (K106)
又尽発挙国之民、并百八十部曲。預造双墓於今来。一曰大陵。為大臣墓。一曰小陵。為入鹿臣墓。望死之後、勿使労人。更悉聚上宮乳部之民。〈 乳部。此云美父。 〉役使塋兆所。於是上宮大娘姫王発憤而歎曰。蘇我臣専擅国政。多行無礼。天無二日。国無二王。何由任意悉役封民。自茲結恨。遂取倶亡。是年也、太歳壬寅。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正月壬午朔》二年春正月壬子朔旦。五色大雲、満覆於天。而闕於寅。一色青霧、周起於地。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正月辛酉【十】》辛酉。大風。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二月辛己朔庚子。【二十】》二月辛己朔庚子。桃華始見。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二月乙巳【二十五】》乙巳。雹傷草木華葉。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二月是月》是月。風雷雨氷。行冬令。国内巫覡等折取枝葉県挂木綿。伺候大臣渡橋之時。争陳神語入微之説。其巫甚多、不可悉聴。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三月癸亥【十三】》三月辛亥朔癸亥。災難波百済客館堂与民家室。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三月乙亥【二十五】》乙亥。霜傷草木華葉。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三月是月》是月。風雷雨氷。行冬令。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丙戌【七】》夏四月庚辰朔丙戌。大風而雨。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丁亥【八】》丁亥。風起天寒。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己亥【二十】》己亥。西風而雹。天寒人著綿袍三領。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庚子【二十一】》庚子。筑紫大宰馳騨奏曰。百済国主児翹岐弟王子、共調使来。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丁未【二十八】》丁未。自権宮移幸飛鳥板蓋新宮。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甲辰【二十五】》甲辰。近江国言。雹下。其大径一寸。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五月乙丑【十六】》五月庚戌朔乙丑。月有蝕之。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六月辛卯【十三】》六月己卯朔辛卯。筑紫大宰馳騨奏曰。高麗遣使来朝。群卿聞而、相謂之曰。高麗自己亥年不朝而今年朝也。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六月辛丑【二十三】》辛丑。百済進調船、泊于難波津。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七月辛亥【三】》秋七月己酉朔辛亥。遣数大夫於難波郡、検百済国調与献物。於是大夫問調使曰。所進国調、欠少前例。送大臣物。不改去年所還之色。送群卿物。亦全不将来。皆違前例。其状何也。大使達率自斯。副使恩率軍善。倶答諮曰。即今可備。自斯質達率武子之子也。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七月是月》是月。茨田池水大臭。小虫覆水。其虫口黒而身白。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八月壬戌【十五】》八月戊申朔壬戌。茨田池水変如藍汁。死虫覆水。溝涜之流亦復凝結。厚三四寸。大小魚臭如夏爛死。由是不中喫焉。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壬午【六】》九月丁丑朔壬午。葬息長足日広額天皇于押坂陵。〈 或本云。呼広額天皇為高市天皇也。 〉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丁亥【十一】》丁亥。吉備嶋皇祖母命薨。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癸巳【十七】》癸巳。詔土師娑婆連猪手。視皇祖母命喪。天皇自皇祖母命臥病。及至発喪。不避床側、視養無倦。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乙未【十九】》乙未。葬皇祖母命于檀弓岡。是日。大雨而雹。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丙午【三十】》丙午。罷造皇祖母命墓役。仍賜臣・連。伴造帛布各有差。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是月》是月。茨田池水漸変成白色。亦無臭気。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己酉【三】》冬十月丁未朔己酉。饗賜群臣・伴造於朝堂庭。而議授位之事。遂詔国司、如前所勅。更無改換。宜之厥任、慎爾所治。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壬子【六】》壬子。蘇我大臣蝦夷、縁病不朝。私授紫冠於子入鹿。擬大臣位。復呼其弟、曰物部大臣。大臣之祖母物部弓削大連之妹。故因母財、取威於世。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戊午【十二】》戊午。蘇我臣入鹿独謀将廃上宮王等、而立古人大兄為天皇。于時。有童謡曰。
@伊波能杯爾。古佐屡渠梅野倶。渠梅多爾母。多礙底騰衰〓[口+羅]栖。歌麻之之能烏賦。 いはのへに こさるこめやく こめだにも たげてとほらせ かまししのをぢ (K107)
〈 蘇我臣入鹿深忌上宮王等威名振於天下、独謨僣立。 〉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是月》是月。茨田池水還清。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一月丙子朔》十一月丙子朔。蘇我臣入鹿遣小徳巨勢徳太臣。大仁土師娑婆連。掩山背大兄王等於斑鳩。〈 或本云。以巨勢徳太臣。倭馬飼首為将軍。 〉於是。奴三成与数十舎人、出而拒戦。土師娑婆連中箭而死。軍衆恐退。軍中之人相謂之曰。一人当千、謂三成歟。山背大兄仍取馬骨投置内寝。遂率其妃并子弟等。得間逃出。隠胆駒山。三輪文屋君。舎人田目連及其女、菟田諸石。伊勢阿部堅経、従焉。巨勢徳太臣等焼斑鳩宮。灰中見骨。誤謂王死。解囲退去。』由是山背大兄王等。四五日間、淹留於山。不得喫飲。三輪文屋君進而勧曰。請移向於深草屯倉。従茲乗馬。詣東国、以乳部為本。興師、還戦。其勝必矣。山背大兄王等対曰。如卿所〓。其勝必然。但吾情冀、十年不役百姓。以一身之故、豈煩労万民。又於後世、不欲民言由吾之故喪己父母。豈其戦勝之後。方言丈夫哉。夫損身固国。不亦丈夫者歟。有人遥見上宮王等於山中。還〓蘇我臣入鹿。入鹿聞而大懼。速発軍旅。述王所在於高向臣国押曰。速可向山求捉彼王。国押報曰。僕守天皇宮、不敢出外。入鹿即将自徃。于時古人大兄皇子喘息而来問。向何処。入鹿具説所由。古人皇子曰。鼠伏穴而生。失穴而死。入鹿由是止行。遣軍将等、求於胆駒。竟不能覓。』於是山背大兄王等自山還入斑鳩寺。軍将等即以兵囲寺。於是山背大兄王使三輪文屋君謂軍将等曰。吾起兵伐入鹿者。其勝定之。然由一身之故、不欲傷残百姓。是以吾之一身賜於入鹿。終与子弟・妃妾一時自経倶死也。于時五色幡蓋。種種伎楽。照灼於空、臨垂於寺。衆人仰観称嘆。遂指示於入鹿。其幡蓋等変為黒雲。由是入鹿不能得見。』蘇我大臣蝦夷聞山背大兄王等惣被亡於入鹿。而嗔罵曰。噫、入鹿極甚愚痴。専行暴悪。爾之身命、不亦殆乎。』時人説前謡之応曰。以伊波能杯爾、而喩上宮。以古佐屡、而喩林臣。〈 林臣入鹿也。 〉以渠梅野倶、而喩焼上宮。以渠梅施爾母 陀礙底騰褒衰羅栖 柯麻之之能鳴膩、而喩山背王之頭髪班雑毛似山羊。又曰。棄捨其宮匿深山相也。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是歳》是歳。百済太子余豊以密蜂房四枚、放養於三輪山。而終不蕃息。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正月乙亥朔》三年春正月乙亥朔。以中臣鎌子連拝神祗伯。再三固辞不就。称疾退居三嶋。』于時軽皇子患脚不朝。中臣鎌子連曾善於軽皇子。故詣彼宮而将侍宿。軽皇子深識中臣鎌子連之意気高逸、容止難犯。乃使寵妃阿倍氏、浄掃別殿高鋪新蓐。靡不具給。敬重特異。中臣鎌子連便感所遇。而語舎人曰。殊奉恩沢。過前所望。誰能不使王天下耶。〈 謂宛舎人為駆使也。 〉舎人便以所語陳於皇子。皇子大悦。』中臣鎌子連為人忠正。有匡済心。乃憤蘇我臣入鹿失君臣長幼之序。侠〓〓社稷之権。歴試接於王宗之中。而求可立功名哲主。便附心於中大兄。疏然未獲展其幽抱。偶預中大兄於法興寺槻樹之下打鞠之侶。而候皮鞋随鞠脱落。取置掌中。前跪恭奉。中大兄対跪敬執。自茲相善倶述所懐。既無所匿。後恐他嫌頻接。而倶手把黄巻。自学周孔之教於南淵先生所。遂於路上、徃還之間。並肩潜図。無不相協。』於是。中臣鎌子連議曰。謀大事者、不如有輔。請納蘇我倉山田麻呂長女。為妃、而成婚姻之眤。然後陳説、欲与計事。成功之路、莫近於茲。中大兄聞而大悦。曲従所議。中臣鎌子連即自徃媒要訖。而長女所期之夜被倫於族。〈 族。謂身狭臣也。 〉由是倉山田臣憂惶。仰臥不知所為。少女怪父憂色、就而問曰。憂悔何也。父陳其由。少女曰。願勿為憂。以我奉進、亦復不晩。父便大悦。遂進其女。奉以赤心。更無所忌。中臣鎌子連挙佐伯連子麻呂。葛木稚犬養連網田於中大兄曰。云々。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三月》三月。休留、〈 休留。茅鴟也。 〉産子於豊浦大臣大津宅倉。』倭国言。頃者菟田郡人押坂直、〈 闕名。 〉将一童子欣遊雪上。登菟田山。便見紫菌挺雪而生。高六寸余。満四町許。乃使童子採取、還示隣家。総言不知。且疑毒物。於是押坂直与童子煮而食之。太有気味。明日。徃見、都不在焉。押坂直与童子由喫菌羹。無病而寿。或人云。蓋俗不知芝草。而妄言菌耶。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癸卯朔》夏六月癸卯朔。大伴馬飼連献百合華。其茎長八尺。其本異而末連。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乙巳【三】》乙巳。志紀上郡言。有人。於三輪山見猿昼睡。窃執其臂、不害其身。猿猶合眼歌曰。
@武舸都烏爾。陀底屡制羅我。爾古禰挙曾。倭我底鳴勝羅毎。施我佐基泥。佐基泥曾母野。倭我底勝羅須謀野。 むかつをに たてるせらが にこでこそ わがてをとらめ たがさきで さきでそもや わがてとらすもや (K108)
其人驚怪猿歌。放捨而去。此是経歴数年。上宮王等為蘇我鞍作、囲於胆駒山之兆也。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戊申【六】》戊申。於剣池蓮中、有一茎二萼者。豊浦大臣妄推曰。是蘇我臣将栄之瑞也。即以金墨書、而献大法興寺丈六仏。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是月》是月。国内巫覡等折取枝葉、懸掛木綿。伺大臣度橋之時、争陳神語入微之説。其巫甚多、不可具聴。老人等曰。移風之兆也。于時有謡歌三首。其一曰。
@波魯波魯爾 渠騰曾枳挙喩屡。之麻能野父播羅。 はろはろに ことそきこゆる しまのやぶはら (K109)
其二曰。
@烏智可施能。阿婆努能枳枳始。騰余謀作儒。倭例播禰始柯騰。比騰曾騰余謀須。 をちかたの あさののきぎし とよもさず われはねしかど ひとそとよもす (K110)
其三曰。
@烏麼野始爾。倭例烏比岐例底。制始比騰能。於謀提母始羅孺。伊弊母始羅孺母也。 をばやしに われをひきれて せしひとの おもてもしらず いへもしらずも (K111)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七月》秋七月、東国不尽河辺人大生部多。勧祭虫於村里之人曰。此者常世神也。祭此神者。到富与寿。巫覡等遂詐託於神語曰。祭常世神者。貧人到富。老人還少。由是加勧捨民家財宝、陳酒陳菜・六畜於路側。而使呼曰。新富入来。都鄙之人取常世虫置於清座。歌舞求福。棄捨珍財。都無所益、損費極甚。於是。葛野秦造河勝、悪民所惑。打大生部多。其巫覡等恐休其勧祭。時人便作歌曰。
@禹都麻佐波。柯微騰母柯微騰。枳挙曳倶屡。騰挙預能柯微乎。宇智岐多麻須母。 うづまさは かみともかみと きこえくる とこよのかみを うちきたますも (K112)
此虫者常生於橘樹、或生於曼椒。〈 曼椒。此云衰曾紀。 〉其長四寸余。其大如頭指許。其色緑而有黒点。其貌全似養蚕。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十一月》冬十一月。蘇我大臣蝦夷・児入鹿臣、双起家於甘檮岡。称大臣家曰宮門。入鹿家曰谷宮門。〈 谷。此云波佐麻。 〉称男女曰王子。家外作城柵。門傍作兵庫。毎門置盛水舟一。木鉤数十、以備火災。恒使力人持兵守家。大臣使長直於大丹穂山造桙削寺。更起家於畝傍山東。穿池為城。起庫儲箭。恒将五十兵士、続身出入。名健人曰東方〓従者。氏氏人等入侍其門。名曰祖子孺者。漢直等全侍二門。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正月》四年春正月。或於阜嶺。或於河辺。或於宮寺之間。遥見有物、而聴猿吟。或一十許。或二十許。就而視之。物便不見。尚聞鳴嘯之響。不能獲覩其身。〈 旧本云。是歳、移京於難波。而板蓋宮為墟之兆也。 〉時人曰。此是伊勢大神之使也。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四月戊戌朔》夏四月戊戌朔。高麗学問僧等言。同学鞍作得志。以虎為友。学取其術。或使枯山変為青山。或使黄地変為白水。種々奇術不可殫究。又虎授其針曰。慎矣慎矣。勿令人知。以此治之、病無不愈。果如所言。治無不差。得志恒以其針隠置柱中。於後虎折其柱、取針走去。高麗国知得志欲帰之意。与毒殺之。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甲辰【八】》六月丁酉朔甲辰。中大兄密謂倉山田麻呂臣曰。三韓進調之日。必将使卿読唱其表。遂陳欲斬入鹿之謀。麻呂臣奉許焉。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戊申【十二】》戊申。天皇御大極殿。古人大兄侍焉。中臣鎌子連知蘇我入鹿臣為人多疑。昼夜持剣。而教俳優、方便令解。入鹿臣咲而解剣、入侍于座。倉山田麻呂臣進而読唱三韓表文。於是。中大兄戒衛門府。一時倶〓十二通門、勿使徃来。召聚衛門府於一所。将給禄。時中大兄即自執長槍、隠於殿側。中臣鎌子連等持弓矢而為助衛。使海犬養連勝麻呂授箱中両剣於佐伯連子麻呂与葛城稚犬養連網田曰。努力努力、急須応斬。子麻呂等。以水送飯。恐而反吐。中臣鎌子連嘖而使励。倉山田麻呂臣恐唱表文将尽、而子麻呂等不来。流汗沃身。乱声動手。鞍作臣怪而問曰。何故掉戦。山田麻呂対曰。恐近天皇。不覚流汗。中大兄見子麻呂等畏入鹿威、便旋不進曰。咄嗟。即共子麻呂等、出其不意。以剣傷割入鹿頭肩。入鹿驚起。子麻呂運手揮剣、傷其一脚。入鹿転就御座、叩頭曰。当居嗣位、天之子也。臣不知罪。乞垂審察。天皇大驚、詔中大兄曰。不知所作。有何事耶。中大兄伏地奏曰。鞍作尽滅天宗。将傾日位。豈以天孫代鞍作耶。〈 蘇我臣入鹿更名鞍作。 〉天皇即起入於殿中。佐伯連子麻呂。稚犬養連網田、斬入鹿臣。是日雨下潦水溢庭。以席・障子覆鞍作屍。古人大兄見走入私宮。謂於人曰。韓人殺鞍作臣。〈 謂因韓政而誅 〉吾心痛矣。即入臥内、杜門不出。中大兄即入法興寺、為城而備。凡諸皇子。諸王。諸卿大夫。臣・連。伴造。国造。悉皆随侍。使人賜鞍作臣屍於大臣蝦夷。於是。漢直等総聚眷属、〓甲持兵。将助大臣処設軍陣。中大兄使将軍巨勢徳陀臣。以天地開闢君臣始有説於賊党、令知所赴。於是。高向臣国押謂漢直等曰。吾等由君大郎応当被戮。大臣亦於今日明日。立俟其誅決矣。然則為誰空戦、尽被刑乎。言畢解剣。投弓捨此而去。賊徒亦随散走。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己酉【十三】》己酉、蘇我臣蝦夷等臨誅。悉焼天皇記。国記。珍宝。船史恵尺即疾取所焼国記而奉献中大兄。是日。蘇我臣蝦夷及鞍作屍許葬於墓。復許哭泣。』於是。或人説第一謡歌曰。其歌所謂。波魯波魯爾。渠騰曾枳挙喩屡。之麻能野父播羅。此即宮殿接起於嶋大臣家。而中大兄与中臣鎌子連。密図大義、謀戮入鹿之兆也。説第二謡歌曰。其歌所謂。烏智可施能。阿婆努能枳枳始。騰余謀佐儒。倭例播禰始柯騰。比騰曾騰余謀須。此即上宮王等性順、都無有罪。而為入鹿見害。雖不自報。天使人誅之兆也。説第三謡歌曰。其歌所謂。烏縻野始爾。倭例烏比岐以例底。制始比騰能。於謀提母始羅孺。伊弊母始羅孺母也。此即入鹿臣忽於宮中為佐伯連子麻呂。稚犬養連網田所斬之兆也。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庚戌【十四】》庚戌。譲位於軽皇子。立中大兄為皇太子。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四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