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首》◆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六

 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 斉明天皇
《斉明天皇即位前紀》◆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初適於橘豊日天皇之孫高向王。而生漢皇子。後適於息長足日広額天皇。而生二男。一女。二年立為皇后。見息長足日広額天皇紀。十三年冬十月。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崩。明年正月。皇后即天皇位。改元四年六月。譲位於天万豊日天皇。称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曰皇祖母尊。天万豊日天皇。後五年十月崩。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正月甲戌【三】》◆元年春正月壬申朔甲戌。皇祖母尊即天皇位於飛鳥板蓋宮。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五月庚午朔》◆夏五月庚午朔。空中有乗竜者。貌似唐人。著青油笠。而自葛城嶺馳隠胆駒山。及至午時。従於住吉松嶺之上。西向馳去。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七月己卯【十一】》◆秋七月己巳朔己卯。於難波朝饗北〈北越。〉蝦夷九十九人。東〈東陸奥。〉蝦夷九十五人。并設百済調使一百五十人。仍授柵養蝦夷九人。津刈蝦夷六人、冠各二階。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八月戊戌朔》◆八月戊戌朔。河辺臣麻呂等自大唐還。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十月己酉【十三】》◆冬十月丁酉朔己酉。於小墾田造起宮闕、擬将瓦覆。又於深山広谷。擬造宮殿之材。朽爛者多。遂止弗作。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是冬》◆是冬。災飛鳥板蓋宮。故遷居飛鳥川原宮。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是歳》◆是歳。高麗。百済。新羅。並遣使進調。〈百済大使西部達率余宜受。副使東部恩率調信仁。凡一百余人。〉蝦夷。隼人率衆内属。詣闕朝献。新羅別以及〓[冫+食]弥武為質。以十二人為才伎者。弥武遇疾而死。是年也、太歳乙卯。
《斉明天皇二年(六五六)八月庚子【八】》◆二年秋八月癸巳朔庚子。高麗遣達沙等進調。〈大使達沙。副使伊利之。総八十一人。〉
《斉明天皇二年(六五六)九月》◆九月。遣高麗大使膳臣葉積。副使坂合部連磐鍬。大判官犬上君白麻呂。中判官河内書首。〈闕名。〉小判官大蔵衣縫造麻呂。
《斉明天皇二年(六五六)是歳》◆是歳。於飛鳥岡本更定宮地。時高麗。百済。新羅。並遣使進調。』為張紺幕於此宮地、而饗焉。遂起宮室。天皇乃遷。号曰後飛鳥岡本宮。』於田身嶺冠以周垣。〈田身。山名。此云太務。〉復於嶺上両槻樹辺起観。号為両槻宮。亦曰天宮。』時好興事。廼使水工穿渠。自香山西至石上山。以舟二百隻載石上山石。順流控引於宮東山。累石為垣。時人謗曰。狂心渠。損費、功夫三万余矣。費損造垣功夫七万余矣。宮材爛矣。山椒埋矣。又謗曰。作石山丘、随作自破。〈若拠未成之時、作此謗乎。〉』又作吉野宮。』西海使佐伯連栲縄。〈闕位階級。〉小山下難波吉士国勝等。自百済還、献鸚鵡一隻。』災岡本宮。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七月己丑【三】》◆三年秋七月丁亥朔己丑。覩貨邏国男二人。女四人、漂泊于筑紫。言臣等初漂泊于海見嶋。乃以騨召。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七月辛丑【十五】》◆辛丑、作須弥山像於飛鳥寺西。且設盂蘭瓮会。暮饗覩貨邏人。〈或本云。堕羅人。〉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九月》◆九月。有間皇子性黠。陽狂、云々。徃牟婁温湯、偽療病。来、讃国体勢曰。纔観彼地。病自〓消、云云。天皇聞悦、思欲徃観。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是歳》◆是歳。使使於新羅曰。欲将沙門智達。間人連御廐。依網連稚子等。付汝国使、令送到大唐。新羅不肯聴送。由是沙門智達等還帰。西海使小華下阿曇連頬垂。小山下津臣傴僂。〈傴僂。此云倶豆磨。〉自百済還献駱駝一箇。驢二箇。』石見国言。白狐見。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正月丙申【十三】》◆四年春正月甲申朔丙申。左大臣巨勢徳大臣薨。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四月》◆夏四月阿陪臣〈闕名。〉率船師一百八十艘伐蝦夷。齶田。渟代二郡蝦夷、望怖乞降。於是勒軍陳船於齶田浦。齶田蝦夷恩荷進而誓曰。不為官軍故持弓失。但奴等性食肉故持。若為官軍、以儲弓失。齶田浦神知矣。将清白心仕官朝矣。仍授恩荷以小乙上。定渟代。津軽二郡々領。遂於有間浜召聚渡嶋蝦夷等、大饗而帰。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五月》◆五月。皇孫建王年八歳薨。今城谷上起殯而収。天皇本以皇孫有順、而器重之。故不忍哀傷慟極甚。詔群臣曰。万歳千秋之後、要合葬於朕陵。輙作歌曰。
@伊磨紀那屡。乎武例我禹杯爾。倶謨娜尼母。旨屡倶之多多婆。那爾柯那皚柯武。 いまきなる をむれがうへに くもだにも しるくしたたば なにかなげかむ (K116)〈其一。〉
@伊喩之々乎。都那遇舸播杯能。倭柯矩娑能。倭柯倶阿利岐騰。阿我謨婆儺倶爾。 いゆししを つなぐかはへの わかくさの わかくありきと あがもはなくに (K117)〈其二。〉
@阿須箇我播。濔儺蟻羅毘都都。喩矩瀰都能。阿比娜謨儺倶母。於母保喩屡柯母。 あすかがは みなぎらひつつ ゆくみづの あひだもなくも おもほゆるかも (K118)〈其三。〉
天皇時々唱而悲哭。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七月甲申【四】》◆秋七月辛巳朔甲申。蝦夷二百余詣闕朝献。饗賜贍給有加於常。仍授柵養蝦夷二人位一階。渟代郡大領沙尼具那小乙下。〈或所、云。授位二階、使検戸口。〉少領宇婆左建武。勇健者二人位一階。別賜沙尼具那等鮹旗二十頭。鼓二面。弓矢二具。鎧二領。授津軽郡大領馬武大乙上。少領青蒜小乙下。勇健者二人位一階。別賜馬武等鮹旗二十頭。鼓二面。弓矢二具。鎧二領。授都岐沙羅柵造〈闕名。〉位二階。判官位一階。授渟足柵造大伴君稲積小乙下。又詔渟代郡大領沙奈具那、検覆蝦夷戸口与虜戸口。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七月是月》◆是月。沙門智通。智達。奉勅乗新羅船往大唐国。受無性衆生義於玄弉法師所。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月甲子【十五】》◆冬十月庚戌朔甲子。幸紀温湯。天皇憶皇孫建王。愴爾悲泣。乃口号曰。
@耶麻古曳底。于瀰倭施留騰母。於母之楼枳。伊麻紀能禹知播。倭須羅〓麻旨珥 やまこえて うみわたるとも おもしろき いまきのうちは わすらゆましじ (K119)〈其一。〉
@瀰儺度能。于之褒能矩娜利。于那倶娜梨。于之廬母倶例尼。〓岐底舸〓舸武 みなとの うしほのくだり うなくだり うしろもくれに おきてかゆかむ (K120)〈其二。〉
@于都倶之枳。阿餓倭柯枳古弘。飯岐底舸〓舸武。 うつくしき あがわかきこを おきてかゆかむ (K121)〈其三。〉
詔秦大蔵造万里曰。傅斯歌、勿令忘於世。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壬午【三】》◆十一月庚辰朔壬午。留守官蘇我赤兄臣、語有間皇子曰。天皇所治政事有三失矣。大起倉庫、積聚民財。一也。長穿渠水、損費公糧。二也。於舟載石、運積為丘。三也。有間皇子乃知赤兄之善己、而欣然報答之曰。吾年始可用兵時矣。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甲申【五】》◆甲申。有間皇子向赤兄家。登楼而謀。夾膝自断。於是知相之不祥。倶盟而止。皇子帰而宿之。是夜半赤兄遣物部朴井連鮪。率造宮丁、囲有間皇子於市経家。便遣騨使、奏天皇所。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戊子【九】》◆戊子。捉有間皇子与守君大石。坂合部連薬。塩屋連鯏魚、送紀温湯。舎人新田部米麻呂従焉。於是皇太子親問有間皇子曰。何故謀反。答曰。天与赤兄知。吾全不解。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庚寅【十一】》◆庚寅。遣丹比小沢連国襲、絞有間皇子於藤白坂。是日。斬塩屋連〓[魚+制]魚。舎人新田部連米麻呂於藤白坂。塩屋連〓[魚+制]魚臨誅言。願令右手作国宝器。流守君大石於上毛野国。坂合部薬於尾張国。〈或本云。有間皇子与蘇我臣赤兄。塩屋連小代。守君大石。坂合部連薬。取短籍卜謀反之事。或本云。有間皇子曰。先燔宮室。以五百人。一日両夜。邀牟婁津。疾以船師断淡路国。使如牢圄。其事易成。人諫曰。不可也。所計既然而无徳矣。方今皇子年始十九。未及成人。可至成人而待其徳。他日有間皇子与一判事謀反之時。皇子案机之脚、无故自断。其謨不止。遂被誅戮也。〉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是歳》◆是歳。越国守阿部引田臣比羅夫。討粛慎。献生羆二。羆皮七十枚。』沙門智踰造指南車。』出雲国言。於北海浜魚死而積。厚三尺許。其大如〓[魚+台]。雀喙針鱗。々長数寸。俗曰。雀入於海化而為魚。名曰雀魚。〈或本云。至庚申年七月。百済遣使奏言。大唐。新羅并力伐我。既以義慈王。々后。太子為虜而去。由是国家以兵士甲卒陣西北畔。繕修城柵断塞山川之兆也。〉』又西海使小花下阿曇連頬垂自百済還言。百済伐新羅還時、馬自行道於寺金堂。昼夜勿息。唯食草時止。〈或本云。至庚申年。為敵所滅之応也。〉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正月辛巳【三】》◆五年春正月己卯朔辛巳。天皇至自紀温湯。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戊寅朔》◆三月戊寅朔。天皇幸吉野而肆宴焉。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庚辰【三】》◆庚辰。天皇幸近江之平浦。〈平。此云毘羅。〉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丁亥【十】》◆丁亥。吐火羅人共妻舎衛婦人来。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甲午【十七】》◆甲午。甘檮丘東之川上。造須弥山、而饗陸奥与越蝦夷。〈檮。此云柯之。川上。此云箇播羅。〉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是月》◆是月。遣阿倍臣。〈闕名。〉率船師一百八十艘、討蝦夷国。阿倍臣簡集飽田。渟代二郡蝦夷二百四十一人。其虜三十一人。津軽郡蝦夷一百十二人。其虜四人。胆振〓[金+且]蝦夷二十人於一所、而大饗賜禄。〈胆振〓[金+且]。此云伊浮梨娑陛。〉即以船一隻与五色綵帛。祭彼地神。至肉入籠。時、問菟蝦夷胆鹿嶋。菟穂名二人進曰。可以後方羊蹄為政所焉。〈肉入籠。此云之之梨姑。問菟。此云塗毘宇。菟穂名。此云宇保那。後方羊蹄。此云斯梨蔽之。政所蓋蝦夷郡乎。〉随胆鹿嶋等語、遂置郡領而帰。授道奥与越国司位各二階。郡領与主政各一階。〈或本云。阿倍引田臣比羅夫。与粛慎戦而帰。献虜三十九人。〉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七月戊寅【三】》◆秋七月朔丙子朔戊寅。遣小錦下坂合部連石布。大仙下津守連吉祥。使於唐国。仍以陸道奥蝦夷男女二人示唐天子。〈伊吉連博徳書曰。同天皇之世。小錦下坂合部石布連。大山下津守吉祥連等二船。奉使呉唐之路。以己未年七月三日発自難波三津之浦。八月十一日。発自筑紫六津之浦。九月十三日。行到百済南畔之嶋。々名毋分明。以十四日寅時。二船相従放出大海。十五日日入之時。石布連船、横遭逆風。漂到南海之嶋。々名爾加委。仍為嶋人所滅。便東漢長直阿利麻・坂合部連稲積等五人。盗乗嶋人之船。逃到括州。々県官人送到洛陽之京。十六日夜半之時。吉祥連船、行到越州会稽県須岸山。東北風。々太急。二十二日行到余姚県。所乗大船及諸調度之物留着彼処。潤十月一日。行到越州之底。十月十五日、乗騨入京。二十九日。馳到東京。天子在東京。三十日。天子相見問訊之。日本国天皇、平安以不。使人謹答。天地合徳、自得平安。天子問曰。執事卿等、好在以不。使人謹答。天皇憐重、亦得好在。天子問曰。国内平不。使人謹答。治称天地。万民無事。天子問曰。此等蝦夷国有何方。使人謹答。国有東北。天子問曰。蝦夷幾種。使人謹答。類有三種。遠者名都加留。次者麁蝦夷。近者名熟蝦夷。今此熟蝦夷。毎歳入貢本国之朝。天子問曰。其国有五穀。使人謹答。無之。食肉存活。天子問曰。国有屋舎。使人謹答。無之。深山之中止住樹本。天子重曰。脱見蝦夷身面之異。極理喜怪。使人遠来辛苦。退在館裏。後更相見。十一月一日。朝有冬至之会。々日亦覲。所朝諸蕃之中。倭客最勝。後由出火之乱。棄而不復検。十二月三日。韓智興〓人西漢大麻呂、枉讒我客。々等獲罪唐朝。巳決流罪。前流智興於三千里之外。客中有伊吉連博徳奏。因即免罪。事了之後。勅旨。国家、来年必有海東之政。汝等倭客、不得東帰。遂逗西京。幽置別処。閉戸防禁。不許東西。困苦経年。〉難波吉士男人書曰。向大唐大使、触嶋而覆。副使親覲天子。奉示蝦夷。於是蝦夷以白鹿皮一。弓三。箭八十。献于天子。〉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七月庚寅【十五】》◆庚寅。詔群臣。於京内諸寺勧講盂蘭盆経。使報七世父母。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是歳》◆是歳。命出雲国造。〈闕名。〉修厳神之宮。狐噛断於宇郡役丁所執葛末而去。』又狗噛置死人手臂於言屋社。〈言屋、此云伊浮耶。天子崩兆。〉』又高麗使人持羆皮一枚、称其価曰。綿六十斤。市司咲而避去。高麗画師子麻呂、設同姓賓於私家日。借官羆皮七十枚、而為賓席。客等羞怪而退。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正月壬寅朔》◆六年春正月壬寅朔。高麗使人乙相賀取文等一百余、泊于筑紫。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三月》◆三月。遣阿倍臣。〈闕名。〉率船師二百艘、伐粛慎国。阿倍臣以陸奥蝦夷、令乗己船、到大河側。於是渡嶋蝦夷一千余、屯聚海畔。向河而営。々中二人進而急叫曰。粛慎船師多来将殺我等之故。願欲済河而仕官矣。阿倍臣遣船喚至両箇蝦夷。問賊隠所与其船数。両箇蝦夷便指隠所曰。船二十余艘。即遣使喚。而不肯来。阿倍臣乃積綵帛。兵・鉄等於海畔、而令貪嗜。粛慎乃陳船師。繋羽於木。挙而為旗。斉棹近来、停於浅処。従一船裏、出二老翁。廻行、熟視所積綵帛等物。便換著単衫。各提布一端。乗船還去。俄而老翁更来、脱置換衫。并置提布。乗船而退。阿倍臣遣数船使喚。不肯来。復於弊賂弁嶋。食頃乞和。遂不肯聴。〈弊賂弁。度嶋之別也。〉拠己柵戦。于時能登臣馬身竜為敵被殺。猶戦未倦之間。賊破殺己妻子。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五月戊申【八】》◆夏五月辛丑朔戊申。高麗使人乙相賀取文等到難波館。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五月是月》◆是月。有司奉勅、造一百高座。一百衲袈裟。設仁王般若之会。』又皇太子初造漏剋。使民知時。』又阿倍引田臣。〈闕名。〉献夷五十余。又於石上池辺作須弥山。高如廟塔。以饗粛慎三十七人。』又挙国百姓無故持兵、往還於道。〈国老言。百済国失所之相乎。〉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七月乙卯【十六】》◆秋七月庚子朔乙卯。高麗使人乙相賀取文等罷帰。』又都〓[貝+化]羅人乾豆波斯達阿欲帰本土。求請送使曰。願後朝於大国。所以留妻為表。乃与数十人入于西海之路。〈高麗沙門道顕日本世記曰。七月云云。春秋智借大将軍蘇定方之手。使撃百済亡之。或曰。百済自亡。由君大夫人妖女之無道、擅奪国柄、誅殺賢良。故召斯禍矣。可不慎歟。可不慎歟。其注云。新羅春秋智、不得願於内臣蓋金故。亦使於唐、捨俗衣冠。請媚於天子。投禍於隣国。而搆斯意行者也。伊吉連博徳書云。庚申年八月。百済已平之後。九月十二日。放客本国。十九日。発自西京。十月十六日。還到東京。始得相見阿利麻等五人。十一月一日。為将軍蘇定方等所捉百済王以下。太子隆等諸王子十三人。大佐平沙宅千福・国弁成以下三十七人。并五十許人、奉進朝堂。急引〓向天子。天子恩勅。見前放著。十九日。賜労。二十四日。発自東京。〉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九月癸卯【五】》◆九月己亥朔癸卯。百済遣達率。〈闕名。〉沙弥覚従等来奏曰。〈或本云。逃来告難。〉今年七月。新羅恃力作勢、不親於隣。引搆唐人。傾覆百済。君臣総俘、略無〓[口+焦]類。〈或本云。今年七月十日。大唐蘇定方、率船師軍于尾資之津。新羅王春秋智率兵馬軍于怒受利之山。夾撃百済。相戦三日。陥我王城。同月十三日。始破王城。怒受利山。百済之東境也。〉於是西部恩率鬼室福信赫然発憤、拠任射岐山。〈或本云。北任叙利山〉達率余自進拠中部久麻怒利城。〈或本云。都々岐留山。〉各営一所、誘聚散卒。兵尽前役。故以〓戦。新羅軍破。百済奪其兵。既而百済兵翻鋭。唐不敢入。福信等遂鳩集同国。共保王城。国人尊曰、佐平福信。佐平自進。唯福信起神武之権。興既亡之国。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十月》◆冬十月。百済佐平鬼室福信、遣佐〓平貴智等。来献唐俘一百余人。今美濃国不破。片県二郡唐人等也。又乞師請救。并乞王子余豊璋曰。〈或本云。佐平貴智。達率正珎也。〉唐人率我螯賊。来蕩揺我疆場。覆我社稷。俘我君臣。〈百済王義慈。其妻恩古。其子隆等。其臣佐平千福国。弁成。孫登等。凡五十余。秋於七月十三日。為蘇将軍所捉。而送去於唐国。蓋是無故持兵之徴乎。〉而百流国遥頼天皇護念。更鳩集以成邦。方今謹願。迎百済国遣侍天朝王子豊璋。将為国主。云云。詔曰。乞師請救、聞之古昔。扶危継絶。著自恒典。百済国窮来帰我。以本邦喪乱靡依靡告。枕戈嘗胆。必存〓救。遠来表啓。志有難奪可分命将軍、百道倶前。雲会雷動。倶集沙喙、翦其鯨鯢。〓[糸+予]彼倒懸。宜有司具為与之。以礼発遣、云云。〈送王子豊璋及妻子与其叔父忠勝等。其正発遣之時。見于七年。或本云。天皇立豊璋為王。立塞上為輔。而以礼発遣焉。〉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十二月庚寅【二十四】》◆十二月丁卯朔庚寅。天皇幸于難波宮。天皇方随福信所乞之意。思幸筑紫将遣救軍。而初幸斯備諸軍器。是歳。欲為百済将伐新羅。乃勅駿河国。造船。已訖。挽至績麻郊之時。其船夜中無故艫舳相反。衆知終敗。』科野国言。蠅群向西、飛踰巨坂。大十囲許。高至蒼天。或知救軍敗績之怪。有童謡曰。
@摩比邏矩。都能倶例豆例。於能幣陀乎。邏賦倶能理歌理鵝。美和陀騰能理歌美。烏能陛陀烏。邏賦倶能理歌理鵝。甲子。騰和与騰美。烏能陛陀烏。邏賦倶能理歌理鵝。 まひらくつのくれつれをのへたをらふくのりかりがみわたとのりかみをのへたをらふくのりかりが甲子とわよとみをのへたをらふくのりかりが (K122)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正月壬寅【六】》◆七年春正月丁酉朔壬寅。御船西征。始就于海路。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正月甲辰【八】》◆甲辰。御船到于大伯海。時大田姫皇女産女焉。仍名是女曰大伯皇女。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正月庚戌【十四】》◆庚戌。御船泊于伊予熟田津石湯行宮。〈熟田津。此云爾枳陀豆。〉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三月庚申【二十五】》◆三月丙申朔庚申。御船還至于娜大津。居于磐瀬行宮。天皇改此、名曰長津。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四月》◆夏四月。百済福信遣使上表、乞迎其王子糺解。〈釈道顕日本世記曰。百済福信献書、祈其君糺解於東朝。或本云。四月。天皇遷居于朝倉宮。〉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五月癸卯【九】》◆五月乙未朔癸卯。天皇遷居于朝倉橘広庭宮。是時。〓[昔+斤]除朝倉社木、而作此宮之故。神忿壌殿。亦見宮中鬼火。由是大舎人及諸近侍病死者衆。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五月丁巳【二十三】》◆丁巳。耽羅始遣王子阿波伎等貢献。〈伊吉連博徳書云。辛酉年正月二十五日。還到越州。四月一日。従越州上路、東帰。七日。行到〓[木+聖]岸山明。以八日鶏鳴之時。順西南風。放船大海。々中迷途。漂蕩辛苦。九日八夜。僅到耽羅之嶋。便即招慰嶋人王子阿波岐等九人同載客船。擬献帝朝。五月二十三日。奉進朝倉之朝。耽羅入朝始於此時。又為智興〓人東漢草直足嶋所讒。使人等不蒙寵命。使人等怨、徹于上天之神。震死足嶋。時人称曰。大倭天報之近。〉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六月》◆六月。伊勢王薨。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七月丁巳【二十四】》◆秋七月甲午朔丁巳。天皇崩于朝倉宮。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八月甲子朔》◆八月甲子朔。皇太子奉徙天皇喪。還至磐瀬宮。是夕。於朝倉山上有鬼。著大笠、臨視喪儀。衆皆嗟怪。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月己巳【七】》◆冬十月癸亥朔己巳。天皇之喪帰就于海。於是皇太子泊於一所、哀慕天皇。乃口号曰。
@枳瀰我梅能。姑衰之枳舸羅爾。婆底底威底。舸矩野姑悲武謀。枳濔我梅弘報梨。 きみがめの こほしきからに はててゐて かくやこひむも きみがめをほり (K123)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月乙酉【二十三】》◆乙酉。天皇之喪、還泊于難波。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一月戊戌【七】》◆十一月壬辰朔戊戌。以天皇喪殯于飛鳥川原。自此発哀至于九日。〈日本世記云。十一月。福信所獲唐人績守言等至于筑紫。或本云。辛酉年。百済佐平福信所献唐俘一百六口。居于近江国墾田。庚申年。既云福信献唐俘。故今存注。其決焉。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六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