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 巻第三 神日本磐余彦天皇 神武天皇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神日本磐余彦天皇。諱彦火火出見。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第四子也。母曰玉依姫。海童之小女也。天皇生而明達。意〓如也。年十五立為太子。長而娶日向国吾田邑吾平津媛。為妃。生手研耳命。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及年四十五歳。謂諸兄及子等曰。昔我天神。高皇産霊尊。大日〓尊。挙此豊葦原瑞穂国、而授我天祖彦火瓊瓊杵尊。於是火瓊瓊杵尊。闢天関。披雲路。駆仙蹕以戻止。是時運属鴻荒。時鍾草昧。故蒙以養正、治此西偏。皇祖皇考、乃神乃聖。積慶重暉、多歴年所。自天祖降跡以逮。于今一百七十九万二千四百七十余歳。而遼〓之地。猶未霑於王沢。遂使邑有君。村有長。各自分彊用相凌〓。抑又、聞於塩土老翁。曰、東有美地。青山四周。其中、亦有乗天磐船而飛降者。余謂。彼地必当足以恢弘大業、光宅天下。蓋六合之中心乎。厥飛降者。謂是饒速日歟。何不就而都之乎。諸皇子対曰。理実灼然。我亦恒以為念。宜早行之。是年也、太歳甲寅。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十月辛酉(五)》其年冬十月丁巳朔辛酉。天皇親帥諸皇子・舟師東征。至速吸之門。時有一漁人。乗艇而至。天皇招之。因問曰。汝誰也。対曰。臣是国神。名曰珍彦。釣魚於曲浦。聞天神子来。故即奉迎。又問之曰。汝能為我導耶。対曰。導之矣。天皇勅授漁人椎〓末令執、而牽納於皇舟。以為海導者。乃特賜名、為椎根津彦。〈 椎。此云辞毘。 〉此即倭直部始祖也。行至筑紫国菟狭。〈 菟狭者地名也。此云宇佐。 〉時有菟狭国造祖。号曰菟狭津彦。菟狭津媛。乃於菟狭川上。造一柱騰宮。而奉饗焉。〈 一柱騰宮。此云阿斯毘苔徒鞅餓離能宮。 〉是時。勅以菟狭津媛。賜妻之於侍臣天種子命。天種子命。是中臣氏之遠祖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十一月甲午(九)》十有一月丙戌朔甲午。天皇至筑紫国岡水門。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十二月壬午(廿七)》十有二月丙辰朔壬午。至安芸国。居于埃宮。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乙卯年(前六六六)三月己未(六)》乙卯年春三月甲寅朔己未。徙入吉備国。起行宮以居之。是曰高嶋宮。積三年間。脩舟楫。蓄兵食。将欲以一挙而平天下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二月丁未(十一)》戊午年春二月丁酉朔丁未。皇師遂東。舳艫相接。方到難波之碕。会有奔潮太急。因以名為浪速国。亦曰浪花。今謂難波訛也。〈 訛。此云与許奈磨盧。 〉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三月丙子(十)》三月丁卯朔丙子。遡流而上。径至河内国草香邑青雲白肩之津。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四月甲辰(九)》夏四月丙申朔甲辰。皇師勒兵歩趣竜田。而其路狭嶮。人不得並行。乃還更欲東踰胆駒山、而入中洲。時長髄彦聞之曰。夫天神子等所以来者。必将奪我国。則尽起属兵。徼之於孔舍衛坂。与之会戦。有流矢、中五瀬命肱脛。皇師不能進戦。天皇憂之。乃運神策於沖衿曰。今我是日神子孫。而向日征虜。此逆天道也。不若、退還示弱、礼祭神祇。背負日神之威。随影圧躡。如此、則曾不血刃。虜必自敗矣。僉曰。然。於是令軍中曰。且停。勿復進。乃引軍還。虜亦不敢逼。却至草香津。植盾而為雄誥焉。〈 雄誥。此云烏多鶏〓。 〉因改号其津曰盾津。今云蓼津訛也。初孔舍衛之戦。有人隠於大樹而得兔難。仍指其樹曰。恩如母。時人因号其地曰母木邑。今云飫悶廼奇訛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五月癸酉(八)》五月丙寅朔癸酉。軍至茅淳山城水門。〈 亦名山井水門。茅淳。此云智怒。 〉時五瀬命矢瘡痛甚。乃撫剣而雄誥之曰。〈 撫剣。此云都盧耆能多伽弥屠利辞魔屡。 〉慨哉。大丈夫〈 慨哉。此云于黎多棄伽夜。 〉被傷於虜手。将不報而死耶。時人因号其処曰雄水門。進到于紀伊国竈山、而五瀬命薨于軍。因葬竈山。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六月丁巳(廿三)》六月乙未朔丁巳。軍至名草邑。則誅名草戸畔者。〈 戸畔。此云妬轂。 〉遂越狭野、而到熊野神邑。且登天磐盾。仍引軍漸進。海中卒遇暴風。皇舟漂蕩。時稲飯命乃歎曰。嗟乎。吾祖則天神。母則海神。如何厄我於陸。復厄我於海乎。言訖乃抜剣入海。化為鋤持神。三毛入野命亦恨之曰。我母及姨並是海神。何為起波瀾。以灌溺乎。則蹈浪秀而往乎常世郷矣。天皇独与皇子手研耳命。帥軍而進、至熊野荒坂津。〈 亦名丹敷浦。 〉因誅丹敷戸畔者。時神吐毒気。人物咸瘁。由是皇軍不能復振。時彼処有人。号曰熊野高倉下。忽夜夢。天照大神謂武甕雷神曰。夫葦原中国猶聞喧擾之響焉。〈 聞喧擾之響焉。此云左揶霓利奈離。 〉宜汝更往而征之。武甕雷神対曰。雖予不行、而下予平国之剣。則国将自平矣。天照大神曰。諾。〈 諾。此云宇毎那利。 〉時武甕雷神登謂高倉下曰。予剣号曰〓霊。〈 〓霊。此云赴屠能瀰〓[口+多]磨。 〉今当置汝庫裏。宜取而献之天孫。高倉下曰唯唯而寤之。明旦、依夢中教、開庫視之。果有落剣。倒立於庫底板。即取以進之。于時。天皇適寐。忽然而寤之曰。予何長眠若此乎。尋而中毒士卒悉復醒起。既而皇師欲趣中洲。而山中嶮絶。無復可行之路。乃棲遑不知其所跋渉。時夜夢。天照大神訓于天皇曰。朕今遣頭八咫烏。宜以為郷導者。果有頭八咫烏。自空翔降。天皇曰。此烏之来、自叶祥夢。大哉、赫矣。我皇祖天照大神。欲以助成基業乎。是時。大伴氏之遠祖日臣命、帥大来目、督将元戎。蹈山啓行。乃尋烏所向、仰視而追之。遂達于菟田下県。因号其所至之処。曰菟田穿邑。〈 穿邑。此云于介知能務羅。 〉于時勅誉日臣命曰。汝忠而且勇。加能有導之功。是以改汝名為道臣。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八月乙未(二)》秋八月甲午朔乙未。天皇使徴兄猾及弟猾者。〈 猾。此云字介志。 〉是両人菟田県之魁帥者也。〈 魁帥。此云比登誤廼伽弥。 〉時兄猾不来。弟猾即詣至。因拝軍門而告之曰。臣兄兄猾之為逆状也。聞天孫且到。即起兵将襲。望見皇師之威。懼不敢敵。乃潜伏其兵。権作新宮。而殿内施機。欲因請饗以作難。願知此詐。善為之備。天皇即遣道臣命、察其逆状。時道臣命審知有賊害之心。而大怒誥嘖之曰。虜爾所造屋。爾自居之。〈 爾。此云飫例。 〉因案剣彎弓。逼令催入。兄猾獲罪兄於天。事無所辞。乃自蹈機而圧死。時陳其屍而斬之。流血没踝。故号其地曰菟田血原。已而弟猾大設牛酒。以労饗皇師焉。天皇以其酒完班賜軍卒。乃為御謡之曰。〈 謡。此云宇多預瀰。 〉
@于〓能 多伽機珥。辞芸和奈陂蘆。和餓末菟夜。辞芸破佐夜羅孺、伊殊区波辞。区〓羅佐夜離。固奈瀰餓。那居波佐麼。多智曾麼能 未廼那鶏句〓[土+烏]。居気辞被恵禰。宇破奈利餓。那居波佐磨。伊智佐介幾 未廼於朋鶏句〓[土+烏]。居気〓被恵禰。うだの たかきに しぎわなはる わがまつや しぎはさやらず いすくはし くぢらさやり こなみが なこはさば たちそばの みのなけくを こきしひゑね うはなりが なこはさば いちさかき みのおほけくを こきだひゑね (K007)
是謂来目歌。今楽府奏此歌者。猶有手量大小、及音声巨細。此古之遺式也。是後天皇欲省吉野之地。乃従菟田穿邑。親率軽兵巡幸焉。至吉野時。有人出自井中。光而有尾。天皇問之曰。汝何人。対曰。臣是国神。名為井光。此則吉野首部始祖也。更少進、亦有尾而披磐石而出者。天皇問之曰。汝何人。対曰。臣是磐排別之子。〈 排別。此云飫時和句。此則吉野国〓部始祖也。及縁水西行。亦有作梁取魚者。〈 梁。此云揶奈。 〉天皇問之。対曰。臣是苞苴担之子。〈 苞苴担。此云珥倍毛菟。 〉此則阿太養〓部始祖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九月戊辰(五)》九月甲子朔戊辰。天皇陟彼菟田高倉山之巓。瞻望域中。時国見丘上則有八十梟帥。〈 梟帥。此云多稽屡。 〉又於女坂置女軍。男坂置男軍。墨坂置〓[火+赤]炭。其女坂・男坂・墨坂之号、由此而起也。復有兄磯城軍。布満於磐余邑。〈 磯。此云志。 〉賊虜所拠。皆是要害之地。故道路絶塞。無処可通。天皇悪之。是夜自祈而寝。夢。有天神訓之曰。宜取天香山社中土。〈 香山。此云介遇夜摩。 〉以造天平瓮八十枚。〈 平瓮。此云毘邏介。 〉并造厳瓮。而敬祭天神地祇。〈 厳瓮。此云怡途背。 〉亦為厳呪詛。如此則虜自平伏。〈 厳呪詛。此云怡途能伽辞離。 〉天皇祇承夢訓。依以将行。時弟猾又奏曰。倭国磯城邑有磯城八十梟帥。又高尾張邑〈 或本云。葛城邑也。 〉有赤銅八十梟帥。此類皆欲与天皇距戦。臣窃為天皇憂之。宜今当取天香山埴、以造天平瓮。而祭天社国社之神。然後撃虜則易除也。天皇既以夢辞為吉兆。及聞弟猾之言。益喜於懐。乃使椎根津彦著弊衣服及蓑笠。為老父貌。又使弟猾被箕。為老嫗貌。而勅之曰。宜汝二人到天香山。潜取其巓土而可来旋矣。基業成否。当以汝為占。努力慎歟。是時虜兵満路。難以往還。時椎根津彦乃祈之曰。我皇当能定此国者。行路自通。如不能者。賊必防禦。言訖径去。時群虜見二人。大咲之曰。大醜乎。〈 大醜。此云鞅奈瀰爾句。 〉老父老嫗。則相与闢道使行。二人得至其山。取土来帰。於是天皇甚悦。乃以此埴、造作八十平瓮。天手抉八十枚。〈 手抉。此云多衢餌離。 〉厳瓮、而陟于丹生川上。用祭天神地祇。則於彼菟田川之朝原。譬如水沫、而有所呪著也。天皇又因祈之曰。吾今当以八十平瓮、無水造飴。飴成則吾必不仮鋒刃之威。坐平天下。乃造飴。飴即自成。又祈之曰。吾今当以厳瓮沈于丹生之川。如魚無大小、悉酔而流。譬猶〓[木+皮]葉之浮流者。〈 〓[木+皮]。此云磨紀。 〉吾必能定此国。如其不爾。終無所成。乃沈瓮於川。其口向下。頃之魚皆浮出。随水〓〓。時椎根津彦見而奏之。天皇大喜。乃抜取丹生川上之五百箇真坂樹、以祭諸神。自此始有厳瓮之置也。時勅道臣命。今以高皇産霊尊。朕親作顕斎。〈 顕斎。此云于図詩怡破毘。 〉用汝為斎主。授以厳媛之号。而名其所置埴瓮為厳瓮。又火名為厳香来雷。水名為厳罔象女。〈 罔象女。此云瀰菟破廼迷。 〉糧名為厳稲魂女。〈 稲魂女。此云于伽能迷。 〉薪名為厳山雷。草名為厳野椎。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十月癸巳朔》冬十月癸巳朔。天皇嘗其厳瓮之糧。勒兵而出。先撃八十梟帥於国見丘破斬之。是役也。天皇志存必克。乃為御謡之曰。
@伽牟伽筮能。伊斉能于瀰能。於費異之珥夜。異波臂茂等倍屡。之多〓瀰能。之多〓瀰能。阿誤予。阿誤予。之多太瀰能。異波比茂等倍離。于智弖之夜莽務。于智弖之夜莽務。かむかぜの いせのうみの おほいしにや いはひもとほる しただみの しただみの あごよ あごよ しただみの いはひもとほり うちてしやまむ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08)
謡意。以大石喩其国見丘也。既而余党猶繁。其情難測。乃顧勅道臣命。汝宜帥大来目部。作大室於忍坂邑。盛設宴饗。誘虜而取之。道臣命於是奉密旨。掘〓於忍坂。而選我猛卒。与虜雑居。陰期之曰。酒酣之後。吾則起歌。汝等聞吾歌声。則一時刺虜。已而坐定酒行。虜不知我之有陰謀。任情径酔。時道臣命乃起而歌之曰。
@於佐箇廼於朋務露夜珥。比苔瑳破而。異離烏利苔毛。比苔瑳破而。枳伊離烏利苔毛。瀰都瀰都志。倶梅能固邏餓。句鶩都都伊。異志都都伊毛智。于智弖之夜莽務。おさかの おほむろやに ひとさはに いりをりとも ひとさはに きいりをりとも みつみつし くめのこらが くぶつつい いしつついもち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09)
時我卒聞歌。倶抜其頭椎剣。一時殺虜。虜無復〓[口+焦]類者。皇軍大悦。仰天而咲。因歌之曰。
@伊莽波予。伊莽波予。阿阿時夜〓[土+烏]。伊莽〓而毛 阿誤予。伊莽〓而毛 阿誤予。いまはよ いまはよ ああしやを いまだにも あごよ いまだにも あごよ (K010)
今来目部歌而後大哂。是其縁也。又歌之曰。
@愛濔詩烏 毘〓利。毛毛那比苔。比苔破易陪廼毛。多牟伽毘毛勢儒。えみしを ひだり ももなひと ひとはいへども たむかひもせず (K011)
此皆承密旨而歌之。非敢自専者也。時天皇曰。戦勝而無驕者。良将之行也。今魁賊已滅。而同悪者匈匈十数群。其情不可知。如何久居一処、無以制変。乃徙営於別処。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十一月己巳(七)》十有一月癸亥朔己巳。皇師大挙。将攻磯城彦。先遣使者徴兄磯城。兄磯城不承命。更遺頭八咫烏召之。時烏到其営而鳴之曰。天神子召汝。怡奘過。怡奘過。〈 過。音倭。 〉兄磯城忿之曰。聞天圧神至。而吾為慨憤時。奈何烏鳥若此悪鳴耶。〈 圧。此云飫蒭。 〉乃彎弓射之。烏即避去。次到弟磯城宅而鳴之曰。天神子召汝。怡奘過。怡奘過。時弟磯城〓然改容曰。臣聞天圧神至。旦夕畏懼。善乎烏。汝鳴之若此者歟。即作葉盤八枚。盛食饗之。〈 葉盤。此云毘羅耐。 〉因以随烏。詣到而告之曰。吾兄兄磯城聞天神子来。則聚八十梟帥。具兵甲、将与決戦。可早図之。天皇乃会諸将。問之曰。今兄磯城果有逆賊之意。召亦不来。為之奈何。諸将曰。兄磯城黠賊也。宜先遣弟磯城暁喩之。并説兄倉下。弟倉下。如遂不帰順。然後挙兵臨之亦未晩也。〈 倉下。此云衢羅餌。 〉乃使弟磯城開示利害。而兄磯城等猶守愚謀、不肯承伏。時椎根津彦計之曰。今者宜先遣我女軍。出自忍坂道。虜見之。必尽鋭而赴。吾則駆馳勁卒、直指墨坂。取菟田川水以灌其炭火。〓忽之間出其不意。則破之必也。天皇善其策。乃出女軍以臨之。虜謂大兵已至。畢力相待。先是皇軍攻必取。戦必勝。而介胃之士。不無疲弊。故聊為御謡以慰将卒之心焉。謡曰。
@〓[口+多]〓[口+多]奈梅弖。伊那瑳能椰摩能。虚能莽由毛。易喩耆摩毛羅毘。多多介陪〓。和例破椰隈怒。之摩途等利。宇介譬餓等茂。伊莽輸開珥虚禰。たたなめて いなさのやまの このまゆも いゆきまもらひ たたかへば われはやゑぬ しまつとり うかひがとも いますけにこね (K012)
果以男軍越墨坂。従後夾撃破之、斬其梟帥兄磯城等。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十二月丙申(四)》十有二月癸巳朔丙申。皇師遂撃長髄彦。連戦不能取勝。時忽然天陰而雨氷。乃有金色霊鵄。飛来止于皇弓之弭。其鵄光曄〓。状如流電。由是長髄彦軍卒、皆迷眩不復力戦。長髄是邑之本号焉。因亦以為人名。及皇軍之得鵄瑞也。時人仍号鵄邑。今云鳥見。是訛也。昔孔舎衛之戦。五瀬命中矢而薨。天皇〓之。常懐憤〓。至此役也。意欲窮誅。乃為御謡之曰。
@瀰都瀰都志。倶梅能故邏餓。介耆茂等珥。阿波赴珥破。介瀰羅毘苔茂苔。曾廼餓毛苔。曾禰梅屠那芸弖。于笞弖之夜莽務。みつみつし くめのこらが かきもとに あはふには かみらひともと そのがもと そねめつなぎて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13)
又謡之曰。
@瀰都瀰都志。倶梅能故邏餓。介耆茂等珥。宇恵志破餌介瀰。句致弭比倶。和例破〓輸例儒 于智弖之夜莽務。みつみつし くめのこらが かきもとに うゑしはじかみ くちびひく われはわすれず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14)
因復縦兵忽攻之。凡諸御謡。皆謂来目歌。此的取歌者而名之也。時長髄彦乃遣行人言於天皇曰。嘗有天神之子。乗天磐船自天降止。号曰櫛玉饒速日命。〈 饒速日。此云爾芸波揶卑。 〉是娶吾妹三炊屋媛。〈 亦名長髄媛。亦名鳥見屋媛。 〉遂有児息。名曰可美真手命。〈 可美真手。此云于魔詩莽耐。 〉故吾以饒速日命為君而奉焉。夫天神之子、豈有両種乎。奈何更穏天神子。以奪人地乎。吾心推之、未必為信。天皇曰。天神子亦多耳。汝所為君。是実天神之子者。必有表物。可相示之。長髄彦即取饒速日命之天羽羽矢一隻及歩靭、以奉示天皇。天皇覧之曰。事不虚也。還以所御天羽羽矢一隻及歩靭。賜示於長髄彦。長髄彦見其天表。益懐〓〓[足+昔]。然而凶器已構。其勢不得中休。而猶守迷図。無復改意。饒速日命本知天神慇懃唯天孫是与。且見夫長髄彦禀性愎〓、不可教以天人之際。乃殺之。帥其衆而帰順焉。天皇素聞鐃速日命是自天降者。而今果立忠効。則褒而寵之。此物部氏之遠祖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前六六二)二月辛亥(廿)》己未年春二月壬辰朔辛亥。命諸将練士卒。是時層富県波〓[口+多]丘岬有新城戸畔者。〈 丘岬。此云 〓[土+烏]介佐棄。 〉又和珥坂下有居勢祝者。〈 坂下。此云瑳伽梅苔。 〉臍見長柄丘岬有猪祝者。此三処土蜘蛛並恃其勇力、不肯来庭。天皇乃分遺偏師皆誅之。又高尾張邑有土蜘蛛。其為人也、身短而手足長。与侏儒相類。皇軍結葛網而掩襲殺之。因改号其邑曰葛城。夫磐余之地、旧名片居。〈 片居。此云伽〓[口+多]韋。 〉亦曰片立。〈 片立。此云伽〓[口+多]〓[口+多]知。 〉逮我皇師之破虜也。大軍集而満於其地。因改号為磐余。或曰。天皇徃嘗厳瓮糧出軍而征。是時。磯城八十梟帥於彼処屯聚居之。〈 屯聚居。此云怡波瀰萎。 〉果与天皇大戦。遂為皇師所滅。故名之曰磐余邑。又皇師立誥之処。是謂猛田。作城処号曰城田。又賊衆戦死而僵屍、枕臂処呼為頬枕田。天皇以前年秋九月。潜取天香山之埴土。以造八十平瓮。躬自斎戒祭諸神。遂得安定区宇。故号取土之処曰埴安。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前六六二)三月丁卯(七)》三月辛酉朔丁卯。下令曰。自我東征於茲六年矣。頼以皇天之威。凶徒就戮。雖辺土未清。余妖尚梗。而中洲之地無復風塵。誠宜恢廓皇都、規大壮。而今運属此屯蒙。民心朴素。巣棲穴住。習俗惟常。夫大人立制。義必随時。苟有利民。何妨聖造。且当披払山林。経営宮室。而恭臨宝位。以鎮元元。上則答乾霊授国之徳。下則弘皇孫養正之心。然後兼六合以開都。掩八紘而為宇、不亦可乎。観夫畝傍山〈 畝傍山。此云宇禰縻夜摩。 〉東南橿原地者。蓋国之墺区乎。可治之。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前六六二)三月》是月。即命有司経始帝宅。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庚申年(前六六一)八月戊辰(十六)》庚申年秋八月癸丑朔戊辰。天皇当立正妃。改広求華胄。時有人奏之曰。事代主神共三嶋溝〓耳神之女玉櫛媛。所生児。号曰媛蹈〓五十鈴媛命。是国色之秀者。天皇悦之。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庚申年(前六六一)九月乙巳(廿四)》九月壬午朔乙巳。納媛蹈〓五十鈴媛命。以為正妃。
《神武天皇元年(辛酉前六六〇)正月庚辰朔》辛酉年春正月庚辰朔。天皇即帝位於橿原宮。是歳為天皇元年。尊正妃為皇后。生皇子神八井命。神渟名川耳尊。故古語称之曰。於畝傍之橿原也。太立宮柱於底磐之根。峻峙搏風於高天之原。而始馭天下之天皇。号曰神日本磐余彦火火出見天皇焉。初天皇草創天基之日也。大伴氏之遠祖道臣命帥大来目部奉承密策。能以諷歌・倒語掃蕩妖気。倒語之用始起乎茲。
《神武天皇二年(壬戌前六五九)二月乙巳(二)》二年春二月甲辰朔乙巳。天皇定功行賞。賜道臣命宅地、居于築坂邑。以寵異之。亦使大来目居于畝傍山以西川辺之地。今号来目邑。此其縁也。以珍彦為倭国造。〈 珍彦。此云于〓毘故。 〉又給弟猾猛田邑。因為猛田県主。是菟田主水部遠祖也。弟磯城、名黒速。為磯城県主。復以剣根者為葛城国造。又頭八咫烏亦入賞例。其苗裔即葛野主殿県主部是也。
《神武天皇四年(甲子前六五七)二月甲申(廿三)》四年春二月壬戌朔甲申。詔曰。我皇祖之霊也、自天降鑑、光助朕躬。今諸虜已平。海内無事。可以郊祀天神、用申大孝者也。乃立霊畤於鳥見山中。其地号曰上小野榛原。下小野榛原。用祭皇祖天神焉。
《神武天皇三一年(辛卯前六三〇)四月乙酉朔》三十有一年夏四月乙酉朔。皇輿巡幸。因登腋上〓[口+兼]間丘。而廻望国状曰。妍哉乎国之獲矣。〈 妍哉。此云鞅奈珥夜。 〉雖内木錦之真〓国。猶如蜻蛉之臀〓[口+占]焉。由是始有秋津洲之号也。昔伊弉諾尊目此国曰。日本者浦安国。細戈千足国。磯輪上秀真国。〈 秀真国。此云袍図莽句爾。 〉復大己貴大神目之曰。玉牆内国。及至饒速日命乗天磐船。而翔行太虚也。睨是郷而降之。故因目之曰虚空見日本国矣。
《神武天皇三二年(壬辰前二九)正月甲寅(三)》四十有二年春正月壬子朔甲寅。立皇子神渟名川耳尊、為皇太子。
《神武天皇七六年(丙子前五八五)三月甲辰(十一)》七十有六年春三月甲午朔甲辰。天皇崩于橿原宮。時年一百二十七歳。》明年秋九月乙卯朔丙寅。葬畝傍山東北陵。
日本書紀巻第三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