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巻第五

 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 崇神天皇
《崇神天皇即位前紀》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第二子也。母曰伊香色謎命。物部氏遠祖大綜麻杵之女也。天皇年十九歳。立為皇太子。識性聡敏。幼好雄略。既壮、寛博謹慎。崇重神祇。恒有経綸天業之心焉。
六十年(癸未前九八)夏四月。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崩。
《崇神天皇元年(甲申前九七)正月甲午。(十三)》元年春正月壬午朔甲午皇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
《崇神天皇元年(甲申前九七)二月辛亥(十六)》二月辛亥朔丙寅。立御間城姫為皇后。先是。后生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彦五十狭茅命。国方姫命。千千衝倭姫命。倭彦命。五十日鶴彦命。又妃紀伊国荒河戸畔女遠津年魚眼眼妙媛。〈 一云、大海宿禰女八坂振天某辺。 〉生豊城入彦命。豊鍬入姫命。次妃尾張大海媛。生八坂入彦命。淳名城入姫命。十市瓊入姫命。是年也、太歳甲申。
《崇神天皇三年(丙戌前九五)九月》三年秋九月。遷都於磯城。是謂瑞籬宮。
《崇神天皇四年(丁亥前九四)十月壬午(廿三)》四年冬十月庚申朔壬午。詔曰。惟我皇祖。諸天皇等。光臨宸極者。豈為一身乎。蓋所以司牧人神、経綸天下。故能世闡玄功。時流至徳。今朕奉承大運。愛育黎元。何当聿遵皇祖之跡。永保無窮之祚。其群卿百僚。竭爾忠貞。共安天下。不亦可乎。
《崇神天皇五年(戊子前九三)》五年。国内多疾疫。民有死亡者。且大半矣。
《崇神天皇六年(己丑前九二)》六年。百姓流離。或有背叛。其勢難以徳治之。是以晨興夕〓[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易]。請罪神祇。先是。天照大神。倭大国魂二神。並祭於天皇大殿之内。然畏其神勢、共住不安。故以天照大神。託豊鍬入姫命。祭於倭笠縫邑。仍立磯堅城神籬。〈 神籬。此云比莽呂岐。 〉亦以日本大国魂神。託渟名城入姫命令祭。然渟名城入姫命髪落体痩而不能祭。
《崇神天皇七年(庚寅前九一)二月辛卯(十五)》七年春二月丁丑朔辛卯。詔曰。昔我皇祖大啓鴻基。其後聖業逾高。王風転盛。不意。今当朕世数有災害。恐朝無善政。取咎於神祇耶。蓋命神亀以極致災之所由也。於是。天皇乃幸于神浅茅原。而会八十万神以卜問之。是時。神明憑倭迹迹日百襲姫命曰。天皇何憂国之不治也。若能敬祭我者。必当自平矣。天皇問曰。教如此者誰神也。答曰。我是倭国域内所居神。名為大物主神。時得神語随教祭祀。然猶於事無験。天皇乃沐浴斉戒。潔浄殿内。而祈之曰。朕礼神尚未尽耶。何不享之甚也。冀亦夢裏教之。以畢神恩。是夜、夢有一貴人。対立殿戸。自称大物主神曰。天皇勿復為愁。国之不治。是吾意也。若以吾児大田田根子。令祭吾者、則立平矣。亦有海外之国、自当帰伏。
《崇神天皇七年(庚寅前九一)八月己酉(七)》秋八月癸卯朔己酉。倭迹速神浅茅原目妙姫。穂積臣遠祖大水口宿禰。伊勢麻績君。三人共同夢而奏言。昨夜夢之。有一貴人。誨曰。以大田田根子命為祭大物主大神之主。亦以市磯長尾市為祭倭大国魂神之主。必天下太平矣。天皇得夢辞、益歓於心。布告天下求大田田根子。即於茅渟県陶邑得大田田根子而貢之。天皇即親臨于神浅茅原。会諸王卿及八十諸部。而問大田田根子曰。汝其誰子。対曰。父曰大物主大神。母曰活玉依媛。陶津耳之女。亦云。奇日方天日方。武茅渟祇之女也。天皇曰。朕当栄楽。乃卜使物部連祖伊香色雄、為神班物者。吉之。又卜便祭他神。不吉。
《崇神天皇七年(庚寅前九一)十一月己卯(十三)》十一月丁卯朔己卯。命伊香色雄而以物部八十手所作祭神之物。即以大田田根子。為祭大物主大神之主。又以長尾市。為祭倭大国魂神之主。然後卜祭他神、吉焉。便別祭八十万群神。仍定天社。国社。及神地。神戸。於是疫病始息。国内漸謐、五穀既成。百姓饒之。
《崇神天皇八年(辛卯前九〇)四月乙卯(十六)》八年夏四月庚子朔乙卯。以高橋邑人活日為大神之掌酒。〈 掌酒。此云佐介弭苔。 〉
《崇神天皇八年(辛卯前九〇)十二月乙卯(廿)》冬十二月丙申朔乙卯。天皇以大田田根子令祭大神。是日、活日自挙神酒。献天皇。仍歌之曰。
@許能瀰枳破。和餓瀰枳那羅孺。〓磨等那殊。於朋望能農之能。介瀰之瀰枳。伊句臂佐。伊久臂佐。このみきは わがみきならず やまとなす おほものぬしの かみしみき いくひさ いくひさ (K015)
如此歌之。宴于神宮。即宴竟之。諸大夫等歌之曰。
@宇磨佐開。瀰和能等能能。阿佐妬珥毛。伊弟〓[氏+一]由介那。瀰和能等能渡〓[土+烏]。うまさけ みわのとのの あさとにも いでてゆかな みわのとのとを (K016)
於茲。天皇歌之曰。
@宇磨佐階。瀰和能等能能。阿佐妬珥毛。於辞寐羅箇禰。瀰和能等能渡烏。うまさけ みわのとのの あさとにも おしびらかね みわのとのとを (K017)
即開神宮門而幸行之。所謂大田田根子。今三輪君等之始祖也。
《崇神天皇九年(壬辰前八九)三月戊寅(十五)》九年春三月甲子朔戊寅。天皇夢有神人。誨之曰。以赤盾八枚。赤矛八竿。祠墨坂神。亦以黒盾八枚。黒矛八竿。祠大坂神。
《崇神天皇九年(壬辰前八九)四月己酉(十六)》夏四月甲午朔己酉。依夢之教。祭墨坂神。大坂神。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七月己酉(廿四)》十年秋七月丙戌朔己酉。詔群卿曰。導民之本。在於教化也。今既礼神祇。災害皆耗。然遠荒人等。猶不受正朔。是未習王化耳。其選郡卿。遣于四方。令知朕意。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九月甲午(九)》九月丙戌朔甲午。以大彦命遣北陸。武渟川別遣東海。吉備津彦遣西道。丹波道主命遣丹波。因以詔之曰。若有不受教者。乃挙兵伐之。既而共授印綬為将軍。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九月壬子(廿七)》壬子。大彦命到於和珥坂上。時有少女、歌之曰。〈 一云。大彦命到山背平坂。時道側有童女、歌之曰。 〉
@瀰磨紀異利寐胡播揶。飫迺餓鳥〓[土+烏]。志斉務苔。農殊末句志羅珥。比売那素寐殊望。みまきいりびこはや おのがをを しせむと ぬすまくしらに ひめなそびすも (K018)〈 一云。於朋耆妬庸利。于介伽卑〓[氏+一]。許呂佐務苔。須羅句〓[土+烏]志羅珥。比売那素寐須望。おほきとよりうかかひて ころさむと すらくをしらに ひめなそびすも (K018a) 〉
於是大彦命異之。問童女曰。汝言何辞。対曰。勿言也。唯歌耳。乃重詠先歌、忽不見矣。大彦乃還而具以状奏。於是天皇姑倭迹迹日百襲姫命。聡明叡智。能識未然。乃知其歌怪。言于天皇。是武埴安彦将謀反之表者也。吾聞。武埴安彦之妻吾田媛。密来之取倭香山土。裹領巾頭。而祈曰。是倭国之物実。乃反之。〈 物実。此云望能志呂。 〉是以知有事焉。非早図必後之。
於是更留諸将軍而議之。未幾時。武埴安彦与妻吾田媛。謀反逆、興師忽至。各分道、而夫従山背。婦従大坂。共入、欲襲帝京。時天皇遣五十狭芹彦命。撃吾田媛之師。即遮於大坂、皆大破之。殺吾田媛悉斬其軍卒。復遣大彦与和珥臣遠祖彦国葺。向山背撃埴安彦。爰以忌瓮、鎮坐於和珥武〓坂上。則率精兵。進登那羅山而軍之。時官軍屯聚、而〓〓草木。因以号其山曰那羅山。〈 〓〓。此云布瀰那羅須。 〉更避那羅山。而進、到輪韓河。与埴安彦。挟河屯之。各相挑焉。故時人改号其河曰挑河。今謂泉河訛也。埴安彦望之、問彦国葺曰。何由矣、汝興師来耶。対曰。汝逆天無道。欲傾王室。故挙義兵、欲討汝逆。是天皇之命也。於是各争先射。武埴安彦先射彦国葺。不得中。後彦国葺射埴安彦。中胸而殺焉。其軍衆脅退。則追破於河北。而斬首過半。屍骨多溢。故号其処曰羽振苑。亦其卒怖走。屎漏于褌。乃脱甲而逃之。知不得免。叩頭曰、我君。故時人号其脱甲処曰伽和羅。褌屎処曰屎褌。今謂樟葉訛也。又号叩頭之処曰我君。〈 叩頭。此云迺務。 〉
是後。倭迹迹日百襲姫命為大物主神之妻。然其神常昼不見、而夜来矣。倭迹迹姫命語夫曰。君常昼不見者。分明不得視其尊顔。願暫留之。明旦仰欲覲美麗之威儀。大神対曰。言理灼然。吾明旦入汝櫛笥而居。願無驚吾形。爰倭迹迹姫命、心裏密異之。待明以見櫛笥。遂有美麗小蛇。其長大如衣紐。則驚之叫啼。時大神有恥。忽化人形。謂其妻曰。汝不忍令羞吾。吾還令羞汝。仍践大虚登于御諸山。爰倭迹迹姫命仰見而悔之急居。〈 急居。此云菟岐于。 〉則箸撞陰而薨。乃葬於大市。故時人号其墓。謂箸墓也。是墓者日也人作。夜也神作。故運大坂山石而造。則自山至于墓。人民相踵。以手遞伝而運焉。時人歌之曰。
@飫朋佐介珥。菟芸迺煩例屡。伊辞務邏〓[土+烏]。多誤辞珥固佐縻。固辞介〓[氏+一]務介茂。おほさかに つぎのぼれる いしむらを たごしにこさば こしかてむかも (K019)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十月乙卯朔》冬十月乙卯朔。詔群臣曰。今返者悉伏誅。畿内無事。唯海外荒俗。騒動未止。其四道将軍等今急発之。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十月丙子(廿二)》丙子。将軍等共発路。
《崇神天皇十一年(甲午前八七)四月己卯(廿八)》十一年夏四月壬子朔己卯。四道将軍以平戎夷之状奏焉。
☆《崇神天皇十一年(甲午前八七)是歳》是歳。異俗多帰。国内安寧。
《崇神天皇十二年(乙未前八六)三月丁亥(十一)》十二年春三月丁丑朔丁亥。詔曰。朕初承天位。獲保宗廟。明有所蔽。徳不能綏。是以陰陽謬錯。寒暑矢序。疫病多起。百姓蒙災。然今解罪改過。敦礼神祇。亦垂教而緩荒俗。挙兵以討不服。是以官無廃事。下無逸民。教化流行。衆庶楽業。異俗重訳来。海外既帰化。宜当此時。更校人民。令知長幼之次第。及課役之先後焉。
《崇神天皇十二年(乙未前八六)九月己丑(十六)》秋九月甲辰朔己丑。始校人民。更科調役。此謂男之弭調。女之手末調也。是以。天神地祇共和享。而風雨順時。百穀用成。家給人足。天下大平矣。故称謂御肇国天皇也。
《崇神天皇十七年(庚子前八一)七月丙午朔》十七年秋七月丙午朔。詔曰。船者天下之要用也。今海辺之民。由無船、以甚苦歩運。其令諸国俾造船舶。
《崇神天皇十七年(庚子前八一)十月》冬十月。始造船舶。
《崇神天皇四八年(辛未前五〇)正月戊子(十)》四十八年春正月己卯朔戊子。天皇勅豊城命。活目尊曰。汝等二子。慈愛共斉。不知、曷為嗣。各宜夢。朕以夢占之。二皇子於是被命。浄沐而祈寐。各得夢也。会明。兄豊城命以夢辞奏于天皇曰。自登御諸山向東。而八廻弄槍。八廻撃刀。弟活目尊以夢辞奏言。自登御諸山之嶺。縄〓四方。逐食粟雀。則天皇相夢。謂二子曰。兄則一片向東。当治東国。弟是悉臨四方。宜継朕位。
《崇神天皇四八年(辛未前五〇)四月丙寅(十九)》夏四月戊申朔丙寅。立活目尊為皇太子。以豊城命令治東国。是上毛野君。下毛野君之始祖也。
《崇神天皇六〇年(癸未前三八)七月己酉(十四)》六十年秋七月丙申朔己酉。詔群臣曰。武日照命。〈 一云。武夷鳥。又云。天夷鳥。 〉従天将来神宝。蔵于出雲大神宮。是欲見焉。則遣矢田部造遠祖武諸隅、〈 一書云。一名大母隅也。 〉而使献。当是時。出雲臣之遠祖出雲振根主于神宝。是徃筑紫国而不遇矣。其弟飯入根則被皇命。以神宝、付弟甘美韓日狭与子〓濡渟而貢上。既而出雲振根従筑紫還来之。聞神宝献于朝廷。責其弟飯入根曰。数日当待。何恐之乎。輙許神宝。是以既経年月。猶懐恨忿、有殺弟之志。仍欺弟曰。頃者於止屋淵多生〓。願共行欲見。則随兄而往之。先是。兄窃作木刀。形似真刀。当時自佩之。弟佩真刀。共到淵頭。兄謂弟曰。淵水清冷。願欲共游沐。弟従兄言。各解佩刀、置淵辺。沐於水中。乃兄先上陸。取弟真刀自佩。後弟驚而取兄木刀。共相撃矣。弟不得抜木刀。兄撃弟飯入根而殺之。故時人歌之曰。
@椰句毛多菟。伊頭毛多鶏流餓 波鶏流多知。菟頭邏佐波磨枳。佐微那辞珥。阿波礼。やくもたつ いづもたけるが はけるたち つづらさはまき さみなしに あはれ (K020)
於是甘美韓日狭。〓濡渟。参向朝廷、曲奏其状。則遣吉備津彦与武渟河別。以誅出雲振根。故出雲臣等畏是事。不祭大神而有間。時丹波氷上人。名氷香戸辺。啓于皇太子活目尊曰。己子有小児。而自然言之。
玉〓鎮石。出雲人祭。真種之甘美鏡。押羽振。甘美御神、底宝御宝主。山河之水泳御魂。静挂甘美御神、底宝御宝主也。〈 〓。此云毛。 〉
是非似小児之言。若有託言乎。於是。皇太子奏于天皇。則勅之使祭。
《崇神天皇六二年(辛未前三六)七月丙辰(二)》六十二年秋七月乙卯朔丙辰。詔曰。農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今河内狭山埴田水少。是以。其国百姓怠於農於農事。其多開池・溝。以寛民業。
《崇神天皇六二年(辛未前三六)十月》冬十月。造依網池。
《崇神天皇六二年(辛未前三六)十一月》十一月。作苅坂池。反折池。〈 一云。天皇居桑間宮、造是三池也。 〉
《崇神天皇六五年(戊子前三三)七月》六十五年秋七月。任那国遣蘇那曷叱知令朝貢也。任那者。去筑紫国二千余里。北阻海以在鶏林之西南。
《崇神天皇六八年(辛卯前三〇)十二月壬子(五)》天皇践祚六十八年冬十二月戊申朔壬子、崩。時年百二十歳。
明年秋八月甲辰朔甲寅。葬于山辺道上陵。
日本書紀巻第五 終